副標:Dark Blood
 
 
1.
 
夜色正美。
一人走在暗巷裡,嘴裡哼著小曲子、輕快抒情的。
「嘿!一個人嗎?」
嘴裡哼著的曲子斷了,他人回頭,有一人叫著他。
不理,轉頭往前走。
「別這麼急著走嘛。」
那人拉住了他的手,嘴裡吹了口哨手指又撘了個聲響,他前面的路被兩人堵住。
「不放手可是會很危險的喔。」他輕輕的說。
那三人大笑。
接著一陣陣扭斷他們手的聲音,骨頭碎了。
他看著那倒下的三人說:「不是說了不放手會很危險的嗎?」
 
接著,一人站在他身邊。
「S,謝謝你。」他微笑著。
S皺眉,「M!不是跟你說了不要一個人走暗巷。」
「我又不會有危險,你不是知道的嗎?」M拍拍身上剛才被那人摸過的地方。
「是不會有危險,但以你的性格是絕對不會攻擊他們的。還好G叫我跟著你,不然真不知道會出什麼事。」
「那我回去真的要好好謝謝G了。」
「得了吧你,F都知道這件事了,回去有好你聽的話了。」
語畢,S拉著M離開暗巷。
三人依舊躺在那,M回頭看著:「放著這樣不管肯定會死吧。」
S甩開M的手,「真拿你沒辦法。」

S走回暗巷抓起那三人的領子一路拎著往大馬路去,然後往地上一丟。
「肯定很痛。」M看著那三人被丟在地上的聲音悶哼了一聲。
「這樣可以了吧,真是軟心腸。」
M笑著跟在S的後頭。
 
2.
 
月缺之夜。
一人手上抓著一人。
手上那人厭厭一息,正想在下手打一拳,手機響了。
他接起,按下通話鍵。
『P,該回家了。』
P拿開手機不回應的切斷通話塞回口袋。
冷眼看著他手上不醒人事的人,甩開。
拿出身上的手帕擦掉手上的血漬,擦完往垃圾筒丟棄。
 
他優雅的腳步在路燈下拉長,有點長的髮尾因為走動而飄逸著。
塞進自己的車內,啟動引擎。
呼嘯過這街道。
 
3.
 
F坐在沙發上打著哈欠。
「F累了就去睡吧。」
「不要,我要等他們回來。」又打了個哈欠。
「等等他們回來就不要激怒他們,懂不懂。尤其是P,最好就不要激怒他。」
「好啦好啦,真像個老頭子一直說教。」F拍打著G的肩膀。
 
門被打開,冬天的冰冷空氣瞬間灌入。
「F我把M帶回來了。」
「沒事吧。」F上前。
「沒事,那些人只是骨折而以、死不了的。」
「那就好。」F微笑著。
 
一人從他們身旁走過無視著他們。
「P。」
本來坐在沙發上的F沒有回頭的叫住了P。
P停下腳步,看著前方沒有回頭。
「你是不是又去攻擊人了?大老遠的就聞到你身上的血味。」
眼神掃過F,「我是正當防衛。」
「臉上的血漬忘了擦掉,去把臉洗一洗、連頭髮都沾到了血,你是想讓我們破壞規定是嗎?」F帶點不開心的說。
「我沒有,我說過了我只是正當防衛並沒有破壞規定。」
「可是我不太相信。」F挑眉。

P皺起眉頭,喉嚨呼嚕呼嚕的發出低吼聲。
眼角看見一把剪刀。一手拿起剪刀一手捉起髮尾的頭髮,剪下。
攤開手掌,頭髮落下。
「這樣可以了吧。」
放下剪刀,他起身走進房間。
 
「嘖嘖,真是有個性。」F說。
「不是跟你說不要激他了嗎…」
「我有激嗎?」F無辜的看著G。
G嘆氣搖頭。
 
「S、M去睡覺吧,明天還得去學校。」G提醒著S和M。
「好。」兩人說道。
然,他們也離開。
 
「我說F啊、能不能這樣常常激怒P。而且你也知道P他就最愛他的頭髮,這下讓自己剪了真是可惜。」
「我這樣是為他好。」F說的激動,「常常沒表情我都怕他得了自閉症和憂鬱症。」
「Vampire是不會得自閉症和憂鬱症的…」
「誰說Vampire就不會得自閉症和憂鬱症,那些症狀又不是說得到就知道的。我說G、你待在家裡也要多看看書啊。」G拍拍F的肩膀笑著。
「好吧,算我說輸了。P他就是這樣你也早晚習慣吧。」
「看看囉。」
F蹦跳著回自己的房間,G邊搖頭邊跟F進了房間。
 

 
 
 
 
 
 
 
後記.

標題和副標都是英文XD 看了真是開心,只要去翻譯下大概就會知道這篇文章再說什麼了
然後我是用直接翻譯的,錯誤不是我的錯 (喂喂
還是沒公佈角色名字,這樣才有神秘感,哈哈
其實只要看清楚大概都知道是誰XD
 
然後這篇英文會比較多||| (最近瘋到美、英國了)
人物名字都是用英文,對話有些也會用英文
 
然後我不知道Vampire會睡覺還是不會,所以在這邊設定會睡覺但是是淺眠
還有飲食我也不太清楚Vampire會不會吃東西,這邊設定不吃但是會嘴饞偶爾吃些東西,這樣
還有、年齡啥的我亂弄請無視|||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