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碰觸肩頸,冰涼觸感傳過全身。

他知道,現在他又抱著自己。

依偎著自己,貪圖著身上的體溫還有那些微的安全感。

 

風、吹動了窗邊的風鈴,響起了他內心的不安。

空、移動了雲朵的漂浮,飄起了他腦中的恐懼。

   

他總是動手多過於動口。他自己也知道他不善於表達,所以包容他。

他總是晴時多雲偶陣雨。他自己也知道他脾氣很不穩定,所以他包容他。

 

 

 

 

橘黃色的天空,光線拉長影子。

他們走在河堤邊,沒有話語沒有笑聲,有的只有那輕輕擦碰過的肩頭與手背。

  

他想牽起他的手,可是再握住不久他掙脫逃開了。

  

他不解的看著他,說:「怎麼了?」

「如果我不給你牽手你會怎樣。」他緩緩的說出口。

「那我不會勉強你。」他放下那在半途空中的手。

  

他思考了一會,說:「如果我不牽你的手你會怎樣。」他把手放在身後。

他看著他淡笑,「那我會走到你後頭牽起你背後的手。」然後與他十指交扣。

  

「如果我不給你牽手你也不能勉強我。」

「嗯?」他不懂。

「沒事…」

  

無交談的走了一會,他看著他的側臉,一臉擔憂的說:「是不是心情不好?」

他抬眼,「沒有。」

「你不說我不會勉強你的,不過不開心就不要悶著,好嗎?」

他點頭回應。

「如果你不安可以依賴我沒關係的,如果你不開心可以找我出氣沒關係的,但是不要悶著都不說好嗎?」他真的很擔心。

「庚,我很好,只是好過頭有點不安…」他停下腳步。

他看著他,給他一個說話的空間一個宣洩的時間。

「太過幸福讓我感覺一切都不真實。」

「那我也不真實,是嗎?」他輕輕的說,只見他慌張的搖著頭,「希澈,這一切都是真實的沒有假象。」

「可是…」

「好了,別想太多了。你就是這樣放在心底想什麼都不說,遲早會悶出病的。」他溺愛的揉揉他的髮絲。「以後可別這樣,有事就說好嗎?」

他點頭。

  

「那我們在走一會在回去。」

「嗯。」他露出微笑看著他。

  

他牽著他的手,內心向大海一樣廣闊,煩惱憂愁一並消失。

他搖晃他的手,腦中向天空一樣晴朗,不安煩躁一並流失。

  

風、吹散了天空的雲朵,吹走了他內心的不安。吹起了幸福的風。

雲、移動了天空的變化,移動了他腦中的恐懼。移動了他們的幸福。

  

  

夕陽斜斜在微笑,雲朵漂移在遊樂,微風徐吹在環繞。

十指交扣的手在河堤邊輕輕搖擺著。

 

 

 

 

 

 

 

 

  

後記.

 

好久沒寫短篇,一寫卻不是強特,真是訝異

想寫另外一種感覺的庚澈,聽著歌曲就打了

 

幸福的風,是楊宗緯的歌,很喜歡他這首歌的聲音,很舒服很溫柔

建議可以搭配歌曲看這篇文章^^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