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03文區圭賢生賀.png 
奎賢09年生日賀文

(上)


  
接近傍晚的英國倫敦,空氣中彌漫著霧氣,那是從八O年代開始或者更之前就沒變過的傍晚景色。
充滿著霧茫茫的景色。
 
夜晚的聲色場所,入流的、不入流的都有,選擇樣樣百多。
人們說「夜晚是大人的世界」,這句話聽起來是那麼地諷刺。
或許說,是那些流連在聲色場所的人們,他們的夜晚世界才對吧。但是、有多少個是願意在這夜晚的聲色場所裡打轉呢?
風塵女子、男妓、陪酒小姐、牛郎、服務生,是哪個願意在這凌亂又複雜的夜晚工作呢?
為了家庭、為了生活,許多的原因都壓在那良心下面。
 
「不安的回憶啊…」
李特在調酒之於,聽著坐在吧台前的兩位客人的對話。
不安的回憶。
對李特來說,從他有記憶以來,每天都是不安的。年幼父親的家暴,母親的不關心,青年同學間的欺負,成年同事忌妒的毆打。
許多許多都是不好的回憶,至於好的回憶,李特他也想不起來了。
或許是自己的沉默寡言,所以李特他從不抵抗,都以默默承受。因為他知道,這要不反抗謾罵毆打都會很快就過去了。
「先生,你的酒。」
把調好的酒送到客人的面前,李特停止思考,動手洗好手台上的杯子,然後擺放。
背景駐唱歌手的歌聲還是持續著。
「So many nights I sit by my window.」
 
從酒吧後門走出。
微亮的天際。李特他瞇了眼吐出白色的霧氣,拉拉衣領不讓冷風透進去。
然後他邁步走回自己的小公寓。
清晨的英國倫敦一樣的是那霧茫茫的。
 
 
 
 
太陽在上方,燃燒著人們的髮。
搬運東西的少年臉頰邊的髮被汗水沾濕了黏在臉頰上,一動、汗水就隨著弧度墜落。
天氣是溫暖的,太陽的光讓人感覺好似炎熱。
少年用左手揮去額頭上的汗水,無奈地笑了。折起他那長袖的袖子,然後繼續搬運東西。
 
「奎賢,這箱搬好就可以先休息一下了。」另一位同事說道。
「喔、謝謝。」
 
搬運好最後一箱物品,奎賢伸直了腰側著臉四十五度視角看向天空裡的太陽,嘴邊扯出好看的笑容。
舒展筋骨,他走回店內享用他的午餐,口中哼著早晨店裡廣播播放的小曲,他只記得這句歌詞,其他的那麼的模糊。就這句歌詞顯得浪漫。
「Waiting for someone to sing me his song.」
他在速食店打工,剛開始他很愛吃漢堡和可樂那些。但是久了也膩了。
他今天的午餐是燻雞沙拉搭配一杯柳橙汁。
 
剛咀嚼下第一口沙拉時、「奎賢,能過來幫忙我一下嗎?」
他趕緊喝了口柳橙汁好讓自己不在那瞬間噎著,說:「好。」
 
他離開了了員工休息室,看向店內,櫃檯邊只有一人在服務,餐廳內忙進忙出的。他趕緊僑好他胸前的名牌,然後站到櫃檯前。
「歡迎光臨,有什麼能讓我為你服務的嗎?」
接著,客人點餐了。
在招待之於,在後幾個排隊的客人中,他注意到一人。那人口中一直唸唸有詞,奎賢也看不出個什麼。
「你的餐點,謝謝。」
 
接著,他注意到的那客人已經到他點餐了,在奎賢開口說話前。
「So many dreams…」
一句小聲的歌詞。奎賢並沒有太大的思考,一樣的是那不變的開場白,「歡迎光臨,有什麼能讓我為你服務的嗎?」
那人看了下桌上的菜單,再抬頭七十五度的地方看上面的菜單,然後說:「燻雞沙拉和熱咖啡,內用。」
「請問這樣就可以了嗎?需不需要再點些別的餐點呢?」奎賢一邊說著一邊在點餐機上面點下客人的餐點。
「不用了。」
「好的,那麼一份燻雞沙拉和一杯熱咖啡內用。請稍等一會。」
那人站到一旁好讓後頭的人能點餐,再站過去之於,那人又唱了一句歌詞,「I kept deep inside me, alone in the dark…」
這次奎賢聽清楚了歌詞,他記得這是早晨店裡廣播有撥過的曲子,他打算工作結束回家找找這首歌。
「先生,你的餐點好了。」
他把餐點盤拿像那人,那人拿了餐盤轉身。奎賢趕緊把視線拉回,繼續工作。
 
「奎賢,謝謝你啊,如果沒你幫忙我就真的忙不過來了。不過打擾到你用餐真是不好意思…」同事搔搔頭。
「沒關係。那我進去把午餐給吃完,忙的話在叫我。」
同事說聲好。
在奎賢走進休息室的時候,他看了眼坐在櫥窗前的那人。那人正望著街道上。
奎賢眨了眼、睜開,視線已停留在休息室的門把上。
 
 
 
 
又是夜晚。
一慣的,李特他調酒、他清洗杯子、他沉默、他聽著駐唱歌手唱的歌曲。
又過了一個夜晚也過了一天。
 
走出後門被叫住,轉頭一看。
是那俊美的年輕店長。
「這點東西你拿回去吃吧,好好照顧身體知道嗎?」
店長把東西塞到李特的胸前,知道他不回拿所以只能硬給。
「謝謝。」坳不過店長的固執,李特只好收下。看著胸前那包食物,他頓時感覺心暖暖的。
「那回去小心,最近夜晚都很不安寧。」
「我會的。」
道聲別,李特拐進酒吧旁邊不遠的巷子。
 
巷子很黑很暗,依偎著些許的路燈,勉強可以看的道前方的路。
他又哼著昨天駐唱歌手唱的那首歌,他喜歡前半部的歌詞,很憂很美。
突然地,背部被重擊到,胸前店長的愛心食物就這樣被掃落到地上,李特也跌在地上。
吃痛的爬起,正想撿起店長給他的東西卻被擋去了去路。他抬起頭,看清楚對方。啊…是酒吧裡的服務生之ㄧ。
「有什麼事嗎?」既然路被擋住了,東西也不能撿。李特拍拍身上的灰塵。
「不要以為自己長的那麼一丁點好看就受到店長的愛戴,別自以為是了。」
嘆了口氣,他知道這服務生愛慕店長有段時間了。英國吶、要什麼人就有什麼人。
李特撇了眼,露出譏笑的笑容,說:「自己得不到所以要毀了對方是嗎?」嘲笑地,「這樣的你只會更醜陋。」
 
對方惱羞成怒氣紅了臉。一拳打在李特瘦弱的腹部上,他悶哼一聲,彎下腰雙手抱著腹部被打傷的地方。
對方看他彎下腰,趁機往他的背部用手肘用力的捶下去,李特就這樣跪下地。
然後一陣拳打腳踢的,李特感覺到腹部的東西都要嘔了出來,思緒有那麼點的飄離。
不知過了多久,對方見李特不動。驚嚇以為自己本來只想給點教訓卻錯手殺了人,嚇的趕緊繞跑。
躺在冰冷的地方許久,李特用力的咳了幾聲,嘗到口腔裡的血腥味,他勉強的吞了一口。
奮力的起身。天旋地轉的讓他又倒下地。
「店長的愛心沒了呢。」他看著前方那被踩爛了的食物,他煩惱,「也不能吃了。只能對不起店長了。」
他靠著牆爬起身,一步一步跛著把那袋食物拿去前方不遠的垃圾堆丟了。
走一步就痛上很久,剛才走向垃圾堆的一段路就讓李特咬緊牙關。可是力氣都已用光,李特靠著牆滑了下來。
他輕笑,「還是沒變嘛…」
接著意識模糊,在被黑暗籠罩之前他真希望自己能走到有亮光的地方,這樣反而會更容易被發現他受了傷。
 
 
 
 
夜晚,對奎賢來說是涼爽的。
不用怕出門跟人擠,也不用怕酷熱的太陽。只需要自己小心自身的安全就好了。
奎賢看起來不壯,可是力氣可大的。他還隨身帶著武器。
可不是小女孩拿的防狼噴霧劑,他可是男子漢,拿著的是鐵製鉗子,好用方便又好攜帶,擺在腿上還可以練練腿力。對奎賢來說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左手抓著剛去完超市的生活用品,他哼著早晨廣播那首歌的後半部。「But now you've come along…」工作結束他回去找了這首歌,然後下載播放。「You light up my life.」
他不太喜歡前半部的歌詞,很灰很悶。他反而喜歡後半部的歌詞,那麼的充滿希望似的歌詞。
  
走過ㄧ個接一個的巷子口。
奎賢沒往巷子內看,因為他知道,怕一看了會惹來一身麻煩。所以他踩著不快不慢的腳步走過巷子。
 
很細微的聲音,如果沒仔細聽還真聽不見。在寧靜的夜晚這種小聲的聲音顯得格外清晰。
他知道這句歌詞,他這個晚上一直在聽的那首歌的歌詞。
他往巷子內看,可是太黑看不出什麼東西。
「咳咳…」
咳嗽聲嚇著了奎賢,「是誰?」
對方只有咳嗽沒有回話。奎賢踏出一步,小心翼翼的接近巷子。他拿出手機打開螢幕,希望那些微的光線能讓他看清楚對方。
當光線照著那人的臉,奎賢倒抽了一口氣。是他中午注意到的客人。
「你還好嗎?」奎賢趕緊跑到那人身邊想要扶他起來。
「痛!」扯到傷口。
「對不起,你還好嗎?」趕緊再把人放下。奎賢看著他的傷勢,「要不要我送你去醫院?」
「不…咳咳…不用…」
「那我送你回家。」奎賢拿著對方的東西想把他揹起,「你家在哪裡,喂、你家…」對方昏死過去。
奎賢嘆了口氣,揹上對方。
走出那黑暗的巷子口。
  
 
 
 

創作者介紹

Is.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