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標:名為人間的世界
 
上_
  
  
 
抬頭是天空,在天空上方的是天堂。
低頭是地上,在地表之下的是地獄。
真的假的?
嘖、騙人的吧。
 
「我說、希澈啊。」李特抬頭看了眼坐再一旁很不甘願翻著書的希澈,「你可不可以不要一有怨言就發出『嘖』的聲音,很吵啊。」
「呀呀呀,是誰說今天沒人陪要我陪他來看書的,是誰?」一邊說著一邊戳弄著李特的額頭。
「很痛啊,是我找你來陪我的這樣可以了吧。」李特貶了貶嘴,小聲咕噥ㄋㄨㄥˊ的說:「早知道就找別人了。」
「你說什麼?」
「我有說什麼?沒有吧,呵呵。」乾笑著把視線移回書本上。
 
希澈看著李特乾笑著之後又神遊到書本世界裡嘆了口氣繼續研討著他剛才的問題。
天堂和地獄。
我看啊這是人們的妄想吧,想出這些東西好來安慰自己,好玩嗎?
多想想如何整人不是比較好,而且腦筋也不會壞死。
嘖嘖,這才是對的嘛。
 
在冥想之餘,希澈聽到了倒抽氣的聲音。
「怎麼了?」
看著李特,往他的視線看去。
嘖,那不是他同班的金強仁和另一個…………
誰啊?
不認識,算了。
像是抓到什麼把柄,希澈勾起他的笑容,在李特的耳朵邊吹了口氣,「特兒~」
皺眉、用手捂起耳朵,「你幹麻啦…」
「看上哪個人了?」
「什麼哪個人?」
用下巴點點前面正在說話的兩人,「那兩個啊。我說你眼光怎麼這麼厲害…」
「什麼?」
「一個壯的沒話說一個瘦到那腰好像一折就斷了,嘖嘖、眼光真厲害。」李特正想反駁希澈又接著說下去,「太壯的那個不適合你,太瘦的那個也不適合你。」
「希澈。」
「兩個都給我吧。」腐笑。
「希澈!」
 
李特叫了一聲引來了前頭兩人的視線。
李特看到趕緊低下頭。
希澈則是嘴裡念念有詞斜眼看著他們。
 
「金希澈你來這邊裝什麼氣質啊你。」說話的是強仁。
對著的人是金希澈,「呀,什麼氣質。我本來就很有氣質了。倒是你來這裡幹麻,該不會也是來尋找氣質,還是來找馴獸師?」馴你這隻沒腦子的狸貓。
「馴獸師?」
「希澈,少說一點啦。」李特拉著希澈的衣擺。
希澈貶嘴,眼神飄向那腰彷彿一折就會斷的男人身上。
「特,你過來怎麼沒跟我說。」說話的人還是強仁。
「你說你今天會忙所以我想說自己來看書就好了…」越說越小聲。
「但是你來還是要跟我說一聲啊,如果我回去找不到你會擔心的你知不知道。」
「對不起嘛…」
 
希澈瞪大眼睛。
現在是什麼情況,嗯?
「等等!」拍了桌子,「你們兩個在一起?」伸手指了李特和強仁。
「怎麼,我和特在一起還要經過你同意?」
轉頭瞪著李特,李特連忙用視線道歉。
 
「呃…那個…強仁哥我看我先回去社團好了。」
「啊,顧著說話忘了。」把那人往前一推,「這是我的直屬學弟。他叫李赫在,是舞蹈社的副社長。」
「嘖嘖,副社長呢不簡單呢。」
「你也聽我介紹完好不好,每次都這樣把人的話聽一半。」強仁忍不住抱怨。
「好啦好啦你說。」靠著椅背。
 
強仁說了十句希澈只聽的進去一句。
李什麼在的,舞蹈社什麼的他都沒在聽。
看著強仁這麼熱心的介紹,是怎樣?急著把這腰一折就斷的傢伙給推銷出去嗎?
嗯…
總覺得這腰一折就斷的傢伙很像一種東西,是什麼呢…
 
「赫在因為長的有點像猴子還被東海給狠狠的笑了呢。」說完還哈哈幾聲。
「東海那孩子真是的。」李特輕笑。
 
猴子。
沒錯就是猴子,這腰一折就斷的傢伙很像猴子。
嗚吱嗚吱的那種猴子。會拿香蕉丟人的猴子。會突然抓狂大叫的猴子。
感覺、很吵呢。
希澈下定論。
 
 
「特,我忙完來找你,如果你有要去什麼地方記得要跟我說不然我會找不到你。」
「我知道。」
「好啦快滾啦。」希澈揮了揮手翻開書。
「啊,那本書我看過了。」赫在看著希澈手上的那本書,「這本書很好看而且很有趣呢。」
「赫在走了。」強仁在前頭催促著。
「喔,好。」
 
希澈看著他們離去。
看過這本書又怎樣,全世界看過這本書的人你手指頭都不夠算。
看過這本書又怎樣,很厲害啊,那我現在看了我不是也很厲害。
 
「那個,希澈啊…」李特湊上,「你在生什麼氣…」
「沒有。」大力的闔上書本。
看過這本書真的很了不起啊!
他金希澈完全看不懂是不是很了不起啊。
「希澈…」
「我沒有在生氣。」咬牙切齒。
 
嘖,他討厭死那笑起來會肉出牙齦的瘦猴子。
他討厭看過這本書的瘦猴子。
他非常討厭會嗚吱嗚吱的猴子。
 
「希澈…書是學校的…」
「我知道。」
「你快把它折爛了…」抖著說。
 
嗚吱嗚吱。
吵死了。
青筋。
  
 

創作者介紹

Is.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