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 Say.

此BLOG文章大部分為BL,不適者請勿點擊觀看。
此BLOG所有文章不提供轉載。
請尊重每個作家寫出來的文章,請不要拿去第二次創作當成自己的作品。

伽利略同人
湯川學X內海薰

 
 

 

研究室一如往常的只有機械轉動的聲音。
內海永遠不知道那些聲音是怎樣發出來的,她想破頭也想不出來的。
 
「老師…」不知道是不是太過無聊內海有點不自在。
湯川沒什麼反應。
內海以為湯川沒聽到她在叫他,這次他提高了音量,「老…」連師都還沒說出口就被打斷了。
「如果妳無聊可以去別的地方,我並沒有要求妳待在這裡。」
「唉呦、老師…」
「能不能麻煩妳不要除了每次辦完案之後再我這發牢騷這種壞習慣之外無聊的時候也不要往我這裡跑,妳會妨礙到我的實驗。」
她傻笑ㄧ番,「我只是坐在這裡沒去動到東西,說什麼妨礙啊。」
「這種妨礙叫做壓力。」
「壓力?」
「是,壓力。」湯川把從筆電上的視線轉移到內海臉上,「當一個人被壓力壟罩的時候,那是很難察覺到的,除非自己早已知道有那種壓力。而再說壓力這種東西是無形的…」
「老師!」
內海大叫一聲讓湯川停下他滔滔不絕的話。
湯川眨了眨眼睛,點下頭,然後默默喝口咖啡。
 
「我要回去了。」
內海瞇了一下眼,湯川卻不在意的只回應一聲。
「嗯。」
然後聲音不算太小的離開了研究室。
 
走出研究室,一路上內海嘴巴沒停過的正數落著湯川,邊說還邊學著湯川的固定台詞。
「既然這麼愛研究,我就出個題目考倒你!」
然後,內海彷彿想到什麼,拿出了手機打了些訊息。

老師,你知道幸福論嗎?
 
發送之後,內海她一直認為會在五分鐘內收到湯川的訊息回應,她猜一定是表情符號。
過了五分鐘、十分鐘。
她正納悶怎麼還沒收到回覆。嗯、或許正好在忙吧,再等等吧。
之後又過了一個小時,她在外頭也晃了差不多正準備想回家的時候,手機卻響了起來。
 
『妳過來一下,我在研究室等妳。』
『欸?』
『過來就對了。』
然後掛斷。
 

內海以她自己不快不慢的步伐回到了帝都大學,她喘吁吁的在物理學科第13研究室外頭停下腳步。
推開門就先發牢騷,「不是說我在這會妨礙到你。」
「妳不是問我問題,我這給你答案。」湯川正好在倒咖啡。
內海雙手垂了下來,自然在肩上的包包掉落到地上,「這種事情不會再電話裡面說嗎,你知不知道我都快到家了耶…」
「喔、這樣啊。」湯川走向內海,把包包撿起來。
內海瞪了湯川一眼,「好吧,答案呢?」
「無解。」內海一臉不懂的讓湯川繼續說下去,「因為太過巨大,所以無解。」
點點頭,彷彿知道了些,「原來也有老師你解不開的東西啊。」
「不是解不開,是無解。」
「喔…」
內海似笑非笑的眼神讓湯川很不自在,輕咳了一聲說:「我要繼續實驗了。」
「嗯。」這次換內海不在意的回應一聲。
 
又因為無聊,所以內海東看看西看看,看到了湯川的手機。
惡作劇孩子的感覺漸漸出現,她看了下湯川正在認真的研究他的實驗,偷偷的把手機拿了過來。
內海偷偷看了下湯川的手機,發現訊息部分有個草稿,她打開一看愣住,然後眼角撇見,研究桌的另一邊角落擺放著一些書。
內海忍住大笑,然後不管危不危險衝過去抱住正在研究實驗的湯川教授。
當然,湯川硬生生的被嚇著了,雖然臉部表情看不出來。

原來,那訊息草稿的內容是當時內海傳的那封訊息之後湯川想回覆的。
很顯然的湯川想了很久找了很多資料才出現那些很奇怪的字眼。
回覆內容則是,幸福論這種東西…(以下空白)。
以及研究桌的另一邊角落的那些書是,《所謂幸福》、《幸福這種東西》、《世界上所有的幸福事物》,等等之類的。
 
 
「老師,原來你怕寂寞啊。」
「妳這句話我可不認同…」
「嘻嘻,承認吧。」
「……」
 
當然,接下來內海可是留在研究室給湯川照成了無形的壓力。
或許,湯川真的怕寂寞呢。
 
 
 

創作者介紹

Is.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喜歡Masha的人
  • 真是有趣

    哈哈
  • 謝謝親來看文^^

    Kate 於 2010/01/08 14:4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