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利略同人
湯川學X內海薰
  
  
  
 
隔著那道門,湯川他聽見石神那悲痛的哭吼聲,以及花崗靖子聲聲的對不起。
或許就差那麼一步,他就可以明白石神為何要這麼做。
可是就那麼一點點,快抓住的同時消失了…
  
湯川他傷心,可是該向誰傾訴?
泛白的指頭明顯的可看出他的憤怒。
 
漸漸的那些聲音慢慢的消失。
湯川離開了門邊,坐回原來的位子上,他望向眼前的窗戶,然後想起以前和石神一起討論過四色問題的時候。
此時湯川的臉悲傷的彷彿快哭出來一樣。
 
 
 
 
內海安撫好花崗靖子之後,急忙的跑回審問室。
打開了門卻沒看到湯川,卻撇見放在門一旁桌子上的包以及大衣。
「老師…」
內海拿起了湯川的包和大衣,便往門口跑去。
她很擔心。
 
左右張望之餘從自己的包包裡面拿出了手機,在「湯川學」字樣上面撥了出去。
下一秒她手上的大衣響起了那平板的鈴聲。
內海停下腳步,在大衣的口袋裡面拿出了另支手機,看見上頭的來電顯示是自己的時候才意識到,湯川他什麼都沒帶,或許錢包也沒帶。
 
「怎麼辦…」
她又把手機拿到眼前,按著按鍵往下找著另個電話。
電話響沒多久就被接起來了。
『內海,怎麼了?』
「草薙前輩你知道湯川老師會到什麼地方去嗎?」
『欸?』
內海把一切的事情都告訴了草薙。
顯然草薙也很關心他這個大學的同學,把湯川會去的地方全告訴了內海。
「那麼謝謝草薙前輩了,你辛苦了!」
正想把手機移開耳朵同時…
『內海,找到湯川幫我安慰一下他,我想這次的案件他也挺難過的。』然後嘆口氣。
「好的,我知道了。」
  
內海坐在車內,不快不慢的速度開著車,她希望能在路邊發現湯川的身影。
雖然車內開有暖氣,但是內海還是會冷到發抖。
她想著,現在是冬天,這麼冷,湯川卻沒穿著大衣離開,會不會給凍著?
擔心的緊握住方向盤。
 
找了那些地方卻沒找到人,內海想到一個最有可能的地方。
她懊惱,兜了這麼大ㄧ圈卻有可能在最常的地方。
 
 
 
湯川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研究室,或許這裡才是會讓自己靜下來的地方,佔滿許多空間的實驗器材和書。
他低下頭,長長的嘆了口氣的同時。
 
「老師,原來你在這裡,找了你好久。」
內海走進研究室,她很喘,彷彿還可以看到從她口中呼出來的白霧。
「喏、這是老師的大衣和包,我快冷死了先讓我喝杯咖啡。」
把湯川的包和大衣丟放在研究桌上,自行的走到旁邊拿起了咖啡色的杯子。
 
湯川看著那從研究室的門被推開之後嘴巴就沒停過的內海。
看了下時間。
離石神被押走之後到現在已經經過了3 小時了,然不成內海找了他3 小時?
他想。
起身,伸手把放在研究桌上的大衣拿過來,注意到手機正在口袋裡響著。
他一看,是草薙傳來的訊息。
 
湯川,石神要我問你。
你知道愛嗎?你知道愛人的感覺嗎?
  
湯川看著,是幾分鐘前的訊息。
「老師?」內海走到湯川的旁邊。
湯川嗯了一聲。
「你還好嗎?」
「怎麼這麼問?」
「嗯…那個…就是這次的案件不是讓你…怎麼說呢…」內海支支吾吾的。
「說沒事是不可能的,但是時間一久可能就會好點了。」
「喔…」內海皺著眉頭。
沉默了一會,湯川說:「或許我永遠都解不開石神的題目。」
內海愣了一下,她不懂湯川再說什麼,「但、總會有解開的一天對吧!」勾起笑容。
湯川看著內海,內海眼神中那種閃耀的自信讓他露出了微笑,「嗯…」或許會有一天解開吧。
轉身把咖啡杯給洗了,「老師今天這麼冷,我們去吃點東西暖暖身體吧。」
「要不要順便喝點酒呢?」
「好啊!」轉眼間內海已經站在研究室的門口旁邊搓著雙手。
 
草薙,幫我告訴石神。
雖然我暫時解不開他出的題目,但是總有一天我會解開。

 
他這樣打著訊息,然後發送。
把手機放進包裡面,穿上了大衣。
湯川走出了研究室,把門戴上鎖上。
  
愛就像研究像實驗一樣,要經過許多次才能驗證成功。
 
 
 
 
 
後記.
 
究竟愛一個人,可以愛到什麼地步?
究竟什麼樣的邂逅,可以捨命不悔?
邏輯的盡頭,不是理性與秩序的理想國,
而是我用生命奉獻的愛。
↑我很喜歡這段話。
 
這是看完嫌疑犯X的獻身之後累積太久的心情打出來的…
說真的,比起日劇的內容我很喜歡嫌疑犯X的獻身的內容
或許是石神那無私的愛感動了我…
也或許是我看到不一樣的湯川學
以及湯川與內海的感情
  
整部電影我最喜歡最後部份
雖然悲傷可是讓人印象深刻…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