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同人  
楊宗緯X潘裕文
 

 

 

 
這天下午忽然,天空落下了眼淚。
 
 
他仰頭看著窗外的天空微笑,注意到你的視線轉頭看著你,皺起眉頭嘟著嘴。
你笑著說好可愛,卻換來他一掌拍打你的肩頭。
你揉著肩頭笑著。
  
 
「你知死了。」
當你聽到他用台語說出那句話你差點笑到岔氣。
你不可否認他說台語的樣子很可愛很彆扭,彆扭到你覺得他真的很天真。
   
 
他轉頭過去看著車窗外的雨滴,食指在窗上畫啊畫的。
彷彿要把那些雨滴連在一起,然後讓他們集中滑落。
你笑的更深了。
  
 
「笑什麼。」他忽然轉頭。
「沒什麼。」你還是笑著。
「奇怪。」他又轉頭之於你彷彿看到紅潤爬滿了他的臉頰。
   
 
這時候你突然好想親吻他的臉頰。
自己搖了搖頭,確認自己不是變態要冷靜。
睜開眼卻看到他盯著你看。
  
 
「你怎麼了?」
「呃…沒有。」
「嘖,你今天好奇怪。」
 
 
你傻笑,而他好像因為得不到答案一直發出不愉快的聲音。
 
 
嘖。
他出最後一聲不滿,他坐正。
  
 
「回家。」
「咦!」你不知所措。不是說好了今天都在外頭怎麼突然要回家。「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
   
 
你一臉擔心的看著他,手也摸上他的額頭。
結果,他只是臉紅的拍掉你的手。嘴巴嘟的很高很高。
  
 
「在嘟下去你就要跟宥嘉一樣了。」食指點了點他嘟起的嘴唇。
下一秒他突然抱住你,你也知道自己嚇到了。
印象中的潘裕文可沒這麼主動。雖然自己也很開心他這麼主動,但你也真的擔心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他抱的很緊很久,不放手。
你在空中的手撫上他的背,輕輕的拍著。你沒有說話。
「我們去陽明山好不好。」
「不是說要回家。」你故意的。
「楊宗緯。」
果然,他小小的生氣了。
「開玩笑的啦。」你拍著他的背,然後移開他。「你多穿件衣服,等等到山上會冷。」說完你從後座拿了外套替他披上。
「那你呢?你不也會冷。」
「我身體勇健的很,不用擔心。」說完你拍了自己的胸口。
「少來。」然後他解開繞在自己脖子上的圍巾替你圍上。「等等會冷要說喔,外套可以給你穿。」
「一起穿不好嗎。」
「喂!」他臉紅。
 
 
 
 
沒有了你傾訴的日子 耳朵就感覺悵然若失
生活上來了又去 得了又失 你是我的堅持

 
 
 
 
一路上,你們哼著很多首歌。
你唱的時候他微微晃動著腦袋跟著你的聲音走。
他唱的時候你敲打著扶著方向盤的手指跟著他的節拍走。
    
 
這段路很遠但你們的距離很近。
這條路很冷但你們的心很溫暖。
 
 
那晚,陽明山的夜景很美。
美的讓潘裕文流下了眼淚。  
現在的他是代替天空哭泣。
   
 
你笑他說那麼愛哭,他反駁說你才是哭點最低的。
「宗緯,答應我。」他擦拭眼淚。
「嗯?答應什麼?」
拍了你的肩膀,「答應我就是了啦。」
「好。我答應你。」你伸手幫他拉好外套免的山上的冷風讓他著涼。
「答應我,以後也要陪我來看夜景好嗎?」
你揉亂他的髮,「以後你要我陪你去哪裡我一定會陪你去,不管發生什麼事情。」
「那我回鄉下種菜你也要跟著我回去喔。」他嘲笑著。
「種菜好啊。」
「是你自己說的喔。」
「當然,反悔的話我就讓你唸我ㄧ輩子。」
他歪著頭,「怎麼感覺受苦的是我。」
「想太多了你,吃東西吧。」你牽起他的手往一旁的餐廳走去。
    
 
 
  
陪我同遊餘生的日子 就算走到了窮途末日
天涯咫尺 在人生的白紙 同愉快的寫詩
 
 
 
 
「裕文,下次我寫歌詞給你唱好不好。」你突然想到。
他像著孩子晃著你們牽在一起的手,「怎麼,想做大詩人了啊。」
「嘿,互換嘛,你也寫歌詞讓我唱,好不好。」你靠近他撒嬌。
他笑著,「好啦好啦。幼稚鬼。」
「那裕文不就是愛哭鬼。」
「你才愛哭。」反駁。
 
 
後頭城市的街燈點亮夜晚。
暖暖的。
  
  
 

創作者介紹

Is.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