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年玟將生賀
 
  
  
 
我們約定好了。
不管五年、十年,還是二十年都還要一起吃蛋糕。
當初希澈這樣對著基范說。
  
「為什麼是吃蛋糕…」基范看著眼前嘴角上流著些微奶油的希澈。
「沒為什麼啊,這咖啡店店的蛋糕真好吃。」把嘴角的奶油舔掉,「我們來約定吧。」伸出小拇指。
「嗯?」
「約定啊。以後一起吃蛋糕。」硬把基范的小拇指扳了出來然後任自己意的打勾,「約定好了喔。」
「為什麼是我?」
「說這什麼話,我們是朋友啊。」
這時,基范胸口刺痛了一下,看著希澈笑著然後再吃口蛋糕。
  
之後基范才知道那時候的痛代表什麼。
朋友,或許自己沒那樣想。
但是希澈卻是那樣想。
 
那陣子,他們常一起去吃蛋糕,雖然每次基范都只喝咖啡被希澈嘲笑說裝大人。
但是基范從沒對希澈說自己還不是幼稚鬼,每次都只吃甜到要命的蛋糕。
基范他沒那樣說,因為他知道說了之後的後果,很慘。
 
 
 
 
之後,他們畢業,不在是學生。
已經是社會人士了。
一開始偶爾會一起去吃蛋糕,但是漸漸的因為忙碌而取消。
 
在之後,不會通電話約吃蛋糕。
取而代之的是開會、企劃、跑廠商。
約定悄悄的在剝落。
 
 
一年兩年過去,那之間。
希澈忘了約定沒有在跟基范去咖啡店吃蛋糕,反而是跟另個人一起去吃蛋糕。
基范看過對方,是個很溫柔的人,包容著希澈的一切,包刮希澈的怪脾氣。
沒有後悔,因為彼此根本沒在一起過。
那個約定只是朋友對朋友,不是戀人。
  
如果要說有沒有後悔。
基范會默認,因為小小的約定因為時間的關係而沖淡了。
或許多多少少都會帶點小小的後悔。
 
但是時間一久後悔也會沖淡的。
 
 
 
 
偷得優閒。
基范在當初約定的那間咖啡店吃著蛋糕配著咖啡。
甜配上苦,很怪異但是卻有總暖暖的感覺。
  
奶油香在口中化開滿足了嘴的饞。
咖啡香在空氣中飄著滿足了鼻的呼吸。
  
咖啡店依舊在某個時段撥著那首不變的歌。
即使離開了偶爾還是會想起那首歌還有那段時光。
雖然很胡鬧和是卻也感覺到年少的輕狂。
  
拿出手機,「我是基范,陪我喝咖啡好嗎?」
在這幾年,基范也碰到了緣分中的人,雖然對方有點煩,但那也是關心。
手機傳出歡呼聲另基范皺著眉頭拿遠了手機,對方說著「我去我去!」激動著。
 
交出了店名和路名,「那我等你。」
掛上電話,吸吮一口咖啡。滿足的笑。
  
小拇指的約定如今一方沒有實現會出現新的人來實現。
小拇指的約定依舊還在。
 
換了人的約定依舊可以一輩子。
一輩子一個約定不嫌少卻擁有。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