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宗煒X潘裕文

不適者請勿點擊進入

 

叮咚。

睡眼惺忪的你開了門,早已知道來的人是誰。

「裕文早安。」

「已經不早了,你醒了沒。」額頭上那個應該是青筋。

「還沒,我可以在睡一下嗎?」

「不行。」咬著牙說著。

潘裕文用肩膀推開擋在他前面的楊宗緯,沒辦法、誰叫雙手拿著一個又一個的環保袋。

嘖、我潘裕文可是很環保很愛地球的。

 

一進到客廳,額頭上的青筋都快噴出血來了。

「你昨天是開了什麼轟趴…」真是一團亂。

急急忙忙把門關起來然後走到潘裕文旁邊,「呃呵呵…昨天學叡他們來過然後喝酒…」越說越小聲。

「喝酒!」很大聲。

「唉呦阿潘,只有幾杯幾杯而已,真的!」雙眼誠懇的很,「裕文,昨天真的被他們纏到很晚…讓我在睡半小時就好好不好?」

「就半小時,不能再多。」把手上的環保袋交給楊宗緯,「把這些東西該冰的不該冰的都弄好在去睡覺。」

「好~」開心的勒。

 

楊宗緯拿著環保袋開心的走到廚房把東西放好。

回頭看著已經脫下外套和圍巾捲起袖子在幫他整理客廳的潘裕文。

楊宗緯真覺得這時候好幸福,雖然有些碎碎念的聲音。

不過此刻睡覺才是最幸福的事情,他愉快的邊走邊跳躍的回房間。

 

關上門之前潘裕文交代他別再穿著短袖睡覺換件長袖。

 

 

 

 

 

 

 

潘裕文抱著曬好的衣服走進楊宗緯的房間。

「宗緯,起床了。半小時都過去了。」

「好…你弄什麼好香…」

「中餐啊,快去洗臉刷牙。」把楊宗緯推向浴室之後把遺落地上的衣服全扔到洗衣籃。

 

突然潘裕文覺得很怪,「我怎麼感覺我每次到你家就是幫你整理東西。」朝著那沒有關門的浴室喊著。

刷著牙露了頭在門外,乾笑。「嘿嘿…」

「還笑,刷完牙來幫忙。」又扔了一件衣服到洗衣籃。「洗好之後把你那些衣服折一折。」

梳洗好,楊宗緯走到床邊坐下來折起衣服,「裕文,中餐吃什麼?」

「雞湯。最近天氣太冷所以燉個雞湯讓身體比較不怕冷。」

「那你都弄好了?」

停下手邊的工作,「還沒啊!」丟開衣服拔腿衝向廚房。

看著潘裕文離開自己的房間楊宗緯傻笑著。

 

也把衣服擺旁邊走向廚房。

在外頭靠著牆壁看著裡面忙來忙去的人,楊宗緯真覺得自己很幸福。

 

「裕文。」

「嗯?」沒有抬起頭看著楊宗緯,自顧自的品嘗著雞湯的鹹度。

 

「我在我的左邊心口替你保留個永遠的位子。」

 

「那麼是要讓我永遠住在那邊是嗎?」

「如果你願意當然可以。」

「那給我把鑰匙。」伸出手。

愣了,「要鑰匙做什麼?」

「以後如果我想住進去或者進去看看這樣比較方便啊。鑰匙。」

聽懂了潘裕文話中的意思,楊宗緯拿出他準備已久的備用鑰匙給了潘裕文。

「以後進來如果我在睡覺不能偷襲我喔!」然後遮住自己的C Cup

「我幹麻偷襲你。是跟小美混太久快變的跟他一樣是不是。」

「好吧,這不好玩。」

「這本來就不好玩了!」

 

伸手拿走鑰匙在丟到楊宗緯臉上。

楊宗緯唔喔一聲,倒在一旁掩面。

應該很痛或者假的?嗯、多半是後者。

 

「我丟太大力了嗎?」著急的想拉開楊宗緯的手。

也只有潘裕文天然呆才會受騙。

仰頭、偷親一下。

 

「薄荷口味…」

這時候是討論什麼味道的時候嗎?潘裕文先生。

「我剛刷完牙啊。」看著潘裕文沒表情以為他生氣了,「我去擺碗筷…」先賠罪再說。

手被拉住,轉頭。這次反而是被潘裕文給偷親了。

「這是反擊。」微笑。

 

「裕文~」整個人撲上去抱。

「我圍裙是濕的不要抱著我啊!」想掙脫楊宗緯的懷抱。

「反正等一下就會被脫掉沒差。」

「什麼啦!」青筋。

 

 

最幸福的事。

就是你在我身邊。

不強求每分每秒的在一起,只要能見一面也是幸福的。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