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終極三國衍生文

配對為 曹操x呼延覺羅‧脩

不適者請勿點即進入

 

 

冰冷的溫度冷的他縮起身子也溫暖不起來,雙手抖著抓緊衣服想要取些溫暖。

到底有幾次從黑夜哭成白晝,他數不清了。

只知道哭完之後他會把眼神看向同ㄧ處很久,之後昏睡,持續的不變。

 

曹操他知道脩在夜很深的時候總會偷偷哭泣,那是因為曹操睡不著或者煩躁出房門走走的時候聽到的聲音。

雖然哭聲很小可是在無聲的房子裡卻清晰的很。

今晚他又再次聽見了。

「劉…」話停止,舉起手想敲房門時卻又放下,曹操他皺緊眉頭跨步離開脩的房門前。

他始終不懂是什麼原因會讓脩哭泣,就如同他不懂脩這個人ㄧ樣。

 

清晨,溫度持續著冰冷。

陽光穿透過玻璃窗照進室內,看似溫暖卻是冰冷無比。

脩沒精神的走出房門,至樓下便看到他的兄弟有說有笑的再吃著早餐。

「大哥早。」眼尖的張飛看見脩下樓趕緊打聲招呼。

這ㄧ聲早引來大家的視線。

脩趕緊掛上笑容回應著,「大家早。」

再他坐下那刻,他身旁的曹操說:「劉兄,昨晚睡的可好?」

脩愣了會回答,「還不錯。」

人說謊時眼神會飄忽不定,修現在的眼神就飄忽不定。

如果是平常會以為那是脩特定的表情,因為他經常會這樣。

可是曹操可就不覺得了,他知道脩說謊不是因為他的眼神,是因為他知道脩昨天哭泣過,想要睡好是不太可能的。

「那就好。」

在脩微笑回應之後低下頭那一剎那,曹操看見了脩放下嘴角的苦澀。

突然地,他的心抽痛了起來。

 

 

徒步上學,是他們每天會做的事情,除了假日。

武虎將依舊打打鬧鬧的走在前頭,脩走在他們後面,把書包拿在前面腳踢著路上的小石頭。

曹操在他們後頭看著這樣的情況,他很喜歡脩這時候的樣子,看起來像個孩子一樣。

然後他欣慰的笑著說:「劉兄。」

「嗯?」脩轉頭回應著。

曹操看著脩眨啊眨的雙眼,微笑著說:「沒事。」

只見脩皺著眉頭歪著頭不懂曹操的意思轉回頭。

然後曹操跨步走到脩的旁邊。

「劉兄。」彷彿叫不膩的。

「什麼事?」

「我一直在這裡。」曹操看著脩。

脩愣了一會,「這我知道啊,會長你當然一直在這裡不是嗎?」他還是不懂曹操想說什麼。

「當然啦、劉兄,我會一直在你身邊待著。」

接下來的話語早被曹操的笑容給填滿。

脩瞪大眼睛看著曹操,似懂非懂的哈哈笑著,「哈哈,原來是這樣啊…哈哈哈…」

 

不知是些微回溫或者是體內散發。

脩感覺他的臉頰有點熱度,那種感覺透明的讓人不知。

或許那些微的感覺也開始從透明轉換成粉紅色也說不定。

 

 

 

 

後記.

 

對於我萌什麼就寫什麼已經絕望了(掩面哭

因為不小心踏進終三就這樣被召喚獸抓走了(??????

 

我根本不知道我再寫什麼

總覺得我寫的很混亂|||而且還沒頭沒尾的(快速跑走

然後我繼續惡補終三!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