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故事在雨季發生。

或許是更早。

或許就在那梅雨季節來臨之前的故事。

 

不愛你。

 

他依舊記得那天多話的他沒說出任何一句話。

周圍氣氛讓他凍結。

他依舊記得那天在他旁邊的人對著他面前的人說的那句話。

頓時他察覺到他旁邊的人眼眶有著淚。

他依舊記得那天在他們面前的人很平靜的沒有任何脾氣。

隱約他感覺到了那背後的悲傷氣氛。

他依舊記得那天咖啡廳外頭的空氣開始了潮濕。

因為雨季快到了。

他依舊記得,他、希澈依舊記得那天是那麼的灰。

灰的讓人喘不過氣,即使走到了外頭還是ㄧ樣,彷彿空氣都消失了。

 

之後之後。

在他們之間希澈的話少了,明顯的少了。

不懂得怎麼安慰雙方,不懂得怎麼挽留雙方。

希澈不語。

給予他們一個可以療傷的空間。

 

 

他依舊記得之後正洙對他說:

任何的點點滴滴提醒著我,我還記得他。

是那麼的清醒,可是我卻不敢睜開眼睛。

 

想著要忘了他,可是我的心卻沒答應忘了他。

我無法說服自己不愛他。

 

之後、正洙哭了,安靜的哭了。

就像外頭那落下了ㄧ陣子的雨,那樣的安靜。

 

 

他依舊記得之後英云對他說:

我沒資格、我保護不了正洙。

對不起。

 

我的愛或許讓正洙喘不過氣,或許是我愛的太深,愛的太深所以也傷的太深。

對不起我沒有實現當初你對我說的話,對不起。

 

之後、英云安靜了,安靜的望著那外頭的天空。

誰說分手就是新的開始,沒有。

ㄧ切還是那麼的沉重,喘不過氣。

 

 

即使再怎麼掙扎在怎麼遺忘,記得的還是記得。

即使忘了,但是記憶就像是毒癮般的,那樣的拔除不掉。已生根的愛情,用盡力氣的拔除只會弄得一身傷痕和淚血。

很痛很痛,痛的彷彿都忘了流淚,忘了已刀割下的手腕正如流水般的流血,不止的。

沒知覺,或者已痛過。

 

 

之後又之後。

希澈看見他握緊的拳頭緊握住又放開、放開之後又緊握住。

希澈看見他紅著雙眼眼淚不停的滑落、落下之後又再落下。

 

 

是誰說不愛就不愛了呢?

或許是單方、或許是雙方。

是誰說了不愛就不愛,連上帝都沒這個資格。

因為太愛了所以要提早放棄,怕愛過了頭ㄧ切都變了樣。

 

之後之後。

誰有追上誰還是放棄了誰呢?

希澈不知道。

他望向那片依舊灰色的天空。

創作者介紹

Is.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