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衍生文

吳二白X解連環

不能接受者請勿點即進入觀看



 

早晨的光線穿過木製的窗戶雕花,景色迷濛地讓他失了神。

一向淺眠的他這次也不意外的早早就醒了,或許該說他不敢睡的很深,深怕一個不小心透露出些什麼字句。

他捨棄了解連環的人生、解連環的一切、解連環這個名字這個人。

可是他卻沒捨棄喜歡看書這項。

當他摸上書本的時候,彷彿找回一些些安慰。

他的房間跟以前不太一樣,唯一一樣的是那放滿書籍的書櫃。

他喜歡在書櫃旁邊看書,只有這個地方可以讓他安心的放鬆心情。

他總是小心翼翼地,只要出了房門他就會鎖上門,不管是去多進還是多遠的地方,這是他捨棄解連環這個人不久之後的習慣。

他怕如果哪個萬一,有人進了他們房門看到那滿是書的書櫃,多少會起了疑心。

所以他不嫌麻煩的鎖門,就為了扮演好吳三省這個人。

徹徹底底的。

 

他走出了房門習慣地鎖上,來到了中庭。

空氣中帶點濕氣,以及未乾的地說明了昨晚下了小雨。

他走過這個廊到那個廊,他想起了些事,很細微很不重要的事。

不知覺地,眼淚滑落這地方他既熟悉又陌生。

他搬來這地方之後把所有的一切東西全都改了,從桌椅的擺設到牆上的畫軸,連門都給換了。

就為了想呈現當年那段他在吳家日子的殘影。

連他現再的行業也是賣古董,除了古董其他事情一蓋不碰。

即使謊言戳破了之後幾年,他一樣的過著吳三省的生活,這樣地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他不敢要回解連環的身分,因為是他自己放棄了解連環的身分。

他也不敢繼續裝做自己是吳三省,畢竟已沒那必要了也不敢要。

這樣地他不是吳三省也不是解連環,他恍恍惚惚的過了些日子,沒有目標。

每每醒來,他總要花上些時間去思考他現在是吳三省還是解連環,可到頭來他什麼都不是。

因為他沒那個資格。

想到這、他的心臟很很的被戳了下,痛了。

他順了順口氣,擦乾眼角的淚。

不再想了。

 

 

利用陽光穿透近來的光線他在帶點霧氣的大廳看著今早的報紙。

早已替自己泡了杯不熱不涼的茶,可是卻連一口都沒喝。

他嘆了口氣,已決定今個就不要開店。

自己扛起一家店就是有這個福利,想要開店就開、心情不好不開店誰也管不著。

就在決定不開店後幾分鐘,那木雕花的門被指頭敲擊著,那樣清晰地。

他沒抬頭的直說:「今天沒營業。」想說客人應該就會掉頭就走,卻又響了清晰的敲門聲。他又再次不疾不徐地說:「很抱歉今天沒有打算營業,客人你改日再來吧。」

正當他想說這次客人應該就會直接離開同時,敲門聲再度想起。

他心想,娘的該不會早上就撞邪之類的。

抬起頭往門的方向看去,卻因為光線穿過木雕花的門直直地往他眼裡照,讓他瞇起了眼也看不清來人。

對方的敲門聲很有頻率,敲了幾下停下,之後又繼續。

第四次敲門聲停止時,也挑起了他的怒氣。

他起身往木雕花門走去,手碰到門鎖,把門鎖打開之後正想大罵是哪個沒禮貌的傢伙忒早來擾人清夢生氣地打開門之前。

 

「是我。」

 

他狠狠的震住了。

他記得這聲音。

即使在人多吵雜的地方他依舊可以聽的出這聲音。

這次心臟狠狠地用力地刺痛了起來。

他愛到痛了,以為自己再次遇見的時候會沒有當初那以往的痛處。

或許痛到深處再痛也沒感覺了。

他希望在他哭出來之前可以聽到他喊他一聲「小環」。

然而他的願望實現了,還附加了個擁抱。

他的眼淚在他的胸膛暈開,成了一朵附再衣服上的花。

然後、心臟痛了也甜了。





後記.


好吧我從頭到尾都不清楚我再寫什麼

所以如果你也看的很亂請原諒我(誰要

有錯字請見諒(哭哈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