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飛蛾


 

外頭閃電一個接著一個,雷聲轟轟作響,彷彿怒吼般地。

他實在是不喜歡這種雨天,總要再閃電閃過下一刻做好心理準備,免的雷聲在你還沒有心理準備同時「轟」地一聲嚇你一跳。說真的這樣對老人家的心臟不太好,……喔、他不是老人家,他只是比較沒什麼膽而已。

然而閃電又閃過,他立馬做好準備,卻哪知雷聲弱的連午睡的老人家都吵不醒,有時候他真覺得這雷公也挺愛玩人的。

他看了眼坐在太師椅另一邊睡著的悶油瓶,心想、剛雷聲這麼大都可以嚇醒人了,他怎麼還睡的著。

正想叫來王盟看有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做的,他閒的發慌。在這時,電瞬間就斷了。

他慌了一下,警戒了起來,環顧了鋪子,心說還好不是全暗。

放鬆心情之於,只聽見王盟在電腦前哀號著些什麼,仔細聽還真是不得了,說什麼他做到一半的作業,他解了一半的任務都沒有完成之類的。

他心想,好你個王盟,上班時間給我做作業玩網遊,一心三用很厲害啊。

他微笑,雖然這大下午的又停電看不太到彼此的表情,但是他還是微笑了,而是那種開心的微笑:「王盟我對你太好了是不是?要不要來扣個薪資啊?」

王盟抖了下身子,帶點哭腔說:「老……老闆不要扣我薪水好不好。」王盟衝到他身邊抖著手替他到了杯茶。

他喝了口茶,「我記得你不是畢業了,哪來的作業?」

王盟小聲的說句那是他女朋友的作業。

他嘆了口氣直搖頭,想說些什麼又覺得太多管閒事,「等會電來打開電腦你小女朋友的作業應該可以補救,但那任務就白做了。」王盟那一個感激的眼神,「先說好,這次看在你蠢的份上我就不扣你薪資,下次上班時間給我玩網遊我就扣你一兩個月。不要那種眼神,我知道小爺我心地善良。去倉庫給我找來可以照明的東西。」

王盟說聲是就連忙離開,那一個踏步可以說是雀躍啊。

他放下杯子,走到門口看著外頭的雷陣雨。他不知道為什麼這幾天心情忒憋悶,就彷彿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就那樣堵在你心上,難受的很。

 

正想轉身走回太師椅上坐著時,被人推了一把,唔啊一聲,腳步一個沒踩正確,等回過神他已經站在店舖外頭淋著雨。他帶點憤怒的轉頭看著罪魁禍首。

「開個玩笑。」邊說著邊把頭歪了一邊。

他站在暴雨中,任憑雨水打在他身上,他很火,他覺得自己的青筋都快噴出血來了,但是他沒辦法反抗,因為對方是那殺粽子和血屍不手軟的倒斗影帝悶油瓶。他要是一個反抗絕對不是被瞪了一下就可以解決的,所以他忍了,忍的很不甘願。

他看著悶油瓶把頭歪著一邊,貌似想裝出些什麼東西,但他只覺得惡寒。「小哥這不好玩……」他真覺得他想破頭也不懂悶油瓶到底想玩什麼……

 

此時王盟從裡頭跑了出來,打破了他們的沉默。

「老闆~我找不到照明用的東西,哇哇哇哇老闆你怎麼在外頭淋雨啊?」

他沒有多做解釋的繞過站在門邊的悶油瓶,「找不到就算了,我去洗個澡免得感冒,你等等就把這地上的水擦乾,之後就可以滾回家了。」他指著他走進來帶滿水滴的腳印。

「可是……老闆外面還在下大雨耶……」王盟看著外頭的樹向不倒翁般的倒過來又倒過去,這沒淋個全身濕也會被吹走。

「嘖、那你等雨小點再回去,我今天不營業了,回去之前記得把門給我鎖好。」

本以為可以聽到王盟說聲好之類的,卻聽到王盟抖著聲音說:「呃……我記得我家裡的窗戶好像沒關,我看我還是現在立刻馬上回去好了,老闆再見!」王盟臉色難看地抓過他的東西立馬衝出店舖。

他不懂為什麼王盟會突然想直接回家,嘴裡嚷嚷著,也穿個雨衣在走不然也替我鎖好門窗再走啊。

「我來關。」悶油瓶勾起嘴角,似笑非笑地。

「啊、小哥謝謝你,那我先去洗澡。」他往後頭走去,看到浴室那只有窗戶帶進來的光線,他心裡面就毛了起來。猶豫了一會,他走向前廳,看到已經把門窗都關好的悶油瓶正蹲在地上不知道在看什麼。

「小哥、你能不能陪我洗澡啊……」他問著悶油瓶,只見悶油瓶轉頭站起來,瞇起他的眼睛不知在想些什麼,他才恍然大悟自己說錯話,「呃、我的意思是小哥你就站在門口陪我聊天,行不?」

悶油瓶挑了下眉,穿過他身邊站在浴室門前。他說了聲謝,正想脫衣服時才覺得不太對勁,他這不是引狼入室嗎?洗澡給悶油瓶看,娘的他怎麼可能做得到!

連忙拉下衣服改口說:「我看我還是擦擦身體換衣服好了……」邊說邊走進房間。

咦?剛才他好像聽見悶油瓶嘖了一聲,一定是他聽錯了,對、一定是聽錯。

 

「吳邪。」

悶油瓶叫了他一聲,他轉頭卻發現悶油瓶手指抓著東西,那東西離他的雙眼大概只有兩、三公分左右,模模糊糊地他看不太清楚,往後退了一步才看清楚悶油瓶手上的東西。

他怪叫一聲,反射性動作的直接把悶油瓶的手打掉、用腳攻擊悶油瓶的腳做為報復。

悶油瓶來不及反應他會來這招,手上的東西掉在地上,腳也拐了一下,臉上依舊是那面癱臉。

他定眼看了地上的東西,是下大雨前都會出現的大水蟻,「小哥不要拿這種東西嚇我!」娘的他的心臟啊……

雖然悶油瓶才抓了一隻給他看,可讓他想到那每次下大雨都會出現的昆蟲幾十隻的出現,就一陣惡寒,尤其是大雨過後的地上……那情況可以說是噁心來形容。

「小哥,跟你生活我心臟真的要很強才可以……」他帶點無奈的說著。「小哥我問你,你是不是把嚇我當作興趣開始玩了。」

「沒有。」回答的還挺快的,一秒呢。

他總是拿悶油瓶沒輒,每次的。理所當然這次也是一樣,「小哥你知不知道有種愛情叫飛蛾撲火。」

「嗯。」

「明知道前方有危險還是抵擋不了誘惑靠近。」他朝著悶油瓶微笑,「我現在就是這樣呢。」

悶油瓶沉默了一會,說:「所以我誘惑你?」

「我只是比喻!比喻!」他滿臉通紅的反駁。

「那……現在是你誘惑我。」

悶油瓶咬上他通紅的耳朵,惹的他輕聲悶哼,「等等小哥……不要脫我衣服!」他尖叫。

「我幫你換衣服。」

「不用了!」

「……」

「張起靈你幹麻脫衣服!」

「濕了,一起換。」

他真不知道自己該回答什麼了……與悶油瓶拉扯衣服中,他總覺得自己忘了些什麼,貌似不是很重要、所以他也沒多想了。

 

隔天店鋪未開門,他感冒了,並不是因為被雨水淋溼而感冒,而是和悶油瓶拉扯衣服時,身上的濕衣服穿太久又吹到風。

被脫掉衣服之後被悶油瓶吃乾抹淨,醒來他只有滿嘴的髒話,但卻不敢說出口,他腰疼不能再受苦了。

他真覺得自己是笨到不行的飛蛾,直往悶油瓶身邊飛去。嘴裡埋怨但心裡卻心甘情願,誰叫他愛他。

 

 

 

 

後記.

 

口口聲聲說了第二章不能有進展騙誰!!

我只能說後面我寫到沒梗了

 

然後神說我可以把歌曲名丟出來所以我丟了(?

歌曲依舊在相簿裡面喔~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