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衍生文

吳二白x解連環

不適者請勿點入觀看


 


 


 

 

這種梅雨季節外頭開始下起了小雨。

解連環撐起油紙傘,發現小細節的地方壞了,但是不會影響開傘。他沒多想的撐著傘直接出門。

這幾天的混亂加上吳二白找到他之後,混亂加上混亂讓他差點忘了他在隔街訂做的衣服早已經好了。於是他趁著空檔打起傘,去領回他的衣服。

他沒忘的拜託吳二白幫他看了下店鋪。

穿著長袍唐裝的吳二白坐在他平常的位子上正在喝著茶,點頭回應。那畫面讓他失了點神,以為自己還在作夢。

那個人總是穿著唐裝,甚少會看到他穿著其他類型的衣服。

他總是襯衫西裝褲穿著,雖然很體面可是行動不太方便,動作稍大西裝褲就開心的給你開個口。

他看了看天空,希望雨勢不要太大,打著傘出門。

 

訂做的唐裝摸起來質感就是不一樣,柔順的很。鵝黃色的素面長袍唐裝,彷彿那早晨溫暖的陽光。

他突然想起以前偶爾也穿著唐裝,只可是都擺在那無法回去的家了。

眼看雨勢漸漸轉大,他帶點慌張的把錢付清,把衣服頂在頭上,用左手壓著,右手則是抓緊了紙傘的手把,深怕個不小心紙傘它漂亮的開出一朵花,這下可就不好玩了。

這時雨勢已大到他身體都濕了,他懷疑這雨勢是直接往他身上打著來的。不然怎麼可以濕的這麼離譜。

 

雨勢很大,視線很模糊。

在離店鋪不遠的距離,他看到模糊的身影朝著他走來,一看、他立馬跑了過去,反正衣服都濕了也沒差。

「怎麼出來了?」

吳二白撐著跟你一樣的油紙傘,溫柔地伸出手替你撥開了那黏在臉頰邊被雨水打濕的髮,「我看雨勢這麼大怕你回不來,所以就打傘出來找你。」

那一個感動,「別說了,瞧你唐裝下擺都濕了。」

「不打緊的。」吳二白牽起了解連環的手。

他皺了眉頭,嘴裡嚷嚷著趕緊回店舖之類的話。

 

兩把油紙傘靠在牆上,雨水順著紙傘的傘面慢慢滑落至地上形成了小水灘。

「嘖,都濕了。」他拉了拉那黏在他身上的襯衫和西裝褲。說了聲我進房換個衣服卻沒看見吳二白那透露出不一樣的眼神。

他把唐裝放在床上心想著等等換上這套。

衣服黏著他的皮膚那一整個忒不舒服,解開了襯衫的釦子,卻聽見了腳步身。他轉頭一看是吳二白,說:「有客人嗎?」

「沒。」停頓了會,「我看雨勢很大貌似不會有客人來所以我把門關了,跟你說一聲。」

「我知道了。」

把釦子都給解開脫下襯衫時,吳二白的手指一路從他的腰摸上了後頸,那觸感讓解連環顫抖了起來,雙腳有點軟。吳二白另一隻手環住了他的腰,讓他不會因腿軟而跌坐在地上。

他羞紅了臉看著吳二白,正想說些什麼時吳二白吻上他的唇。

「唔……等、唔……」他悶哼著,推著吳二白的胸膛。吳二白離開他的唇,他喘著息,說:「你衣服會濕掉。」

事後想想他真覺得自己腦袋傻了怎麼會先擔心吳二白的衣服,應該是擔心自己才對吧。

「沒關係。」語畢,正想在親吻上解連環的唇時解連環的指內輕碰著吳二白的唇,「怎麼了?」他不太懂解連環的意思。

「我不喜歡這樣……」又或者說他還不太習慣這樣的吳二白。

低下頭咬著唇,他似乎很怕這樣拒絕會讓吳二白生氣,他緊閉著眼睛等待吳二白的怒吼,卻聽見了嘆息聲,「咦?」

鎖骨狠狠地被咬了,他驚嚇,從喉嚨跑出了一聲不算很大的尖叫聲。

吳二白滿意的看著解連環的反應,笑著說:「這是懲罰。」看著滿臉通紅的解連環他輕啄著他的臉頰,「沒想到我們小環原來是這麼害羞。」

 

他紅著臉硬把吳二白推出房門,說了聲我要換衣服就把門關上,他可以聽到門的另一邊吳二白正過分的大笑,彷彿自己的計謀得逞。

他摸著臉頰覺得自己全身發燙。

 

 

解連環扯了扯身上的唐裝總覺得哪裡怪,可是又說不出來。或許是因為太久沒穿唐裝所以不習慣起來。

出了房門吳二白早已換好衣服等著他。

他看著吳二白身上那套藍底黑色龍紋的長袍唐裝,一開始想到的是這人真的除了唐裝就沒別的衣服了嗎?然後接著想到這套衣服還真忒適合吳二白。

「好久沒看你穿唐裝了。」

他淡淡的笑了,「是啊……」真的好久了。

吳二白柔亂解連環那半乾的髮,說道:「我泡了茶來喝喝暖身子吧。」

「好。」

 

看著往大廳走去吳二白,那景象讓他覺得自己彷彿回到以前。

唐裝和這小小的古董店沒有視覺衝突,是那麼的融洽。

 

「小環。」

「我馬上過去。」

他跨出腳步噠噠噠的,在這不會說很長的長廊跟著雨聲響起了旋律。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