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_初夏的海風

 

 

早上被媽媽叫了起來,很睏。
看了時間才九點二十九分,什麼啊!不能再讓我多睡些嗎?
雖然昨天晚上我很早就睡了…

哎呀哎呀!本來想說今天認真點把一整天的事情都寫下來的說。
可是媽媽在樓下催促著,不知道要做什麼?
吃飯?也早飯來說有點晚了。中飯?太早了啊。
 
唉呦…又吼叫了…
剩下的晚上寫吧,等等我應該會出去玩,嘻嘻。
 
來不及寫日期了反正晚上也會寫  厲旭

 


今天醒來我到了海邊吹吹風。
早上的海很藍,可是風有點冷。
旁邊的魚市場也開始熱鬧起來了,大家都出來買東西了吧。
 
很奇怪的,今天我居然會帶著平日不曾帶出門的日記,把現在的心情寫下來。
或許是到了一個新的地方所以會這樣吧。
但是只是暫時的呢,畢竟我不是台灣的子民啊…
 
海風啊,吹散了雲朵映照出天空的一片藍。
陽光啊,照耀著海平面閃閃發亮著。
 
我脫下鞋子捲起褲管在沙灘上走著。
太陽已經到了七十五度的角度了,快中午了吧。
鎮上的孩子們在一旁嬉戲著。
 
啊啊…我也該為我的中餐打理了,就先暫時寫到這裡。
 
一九四五年六月四日  接近中午十點四十七分  鍾云

  

***

 

海鮮。
對靠海的居民們這是最正常的一餐。
不對、是每天餐桌上最常見的料理。
 
「媽媽!我不要再吃海鮮了啦。」
「唉呦,讓你有吃的就不錯了還挑!」怒瞪著自己的孩子。
「我要吃陽春麵。」金厲旭伸手跟自個的母親要錢。
「不准,吃這個不准吃陽春麵。」把盤中的魚推到金厲旭面前,「不吃這個你就不要吃。」
「不管不管我就要吃陽春麵。」
「哎呀,死孩子。不吃就出去。」
朝自己的母親做了個鬼臉,「哼,出去就出去,我要去吃陽春麵。」
 
看著自己的孩子跑出去,搖了搖頭。
「海鮮很好吃的,真不懂那孩子為什麼會不喜歡…」
「媽…妳每天都弄海鮮,我是沒差啦,但是厲旭他還在登大人啊,總要營養平均吧…」
「你登大人的時候我還不是一樣都弄海鮮給你吃,厲旭照這樣吃也會跟你一樣壯的。」
「呵呵…」
金厲旭的哥哥苦笑,他總不能說自個在登大人的時候也偷偷去吃了好多肉吧…

 

 

 


「老闆,給我一碗陽春麵。」

叫了一碗麵,之後找個位子是可以看著店門口外面的景物,坐下。
襪子裡面的小細砂刺的他的腳掌很不舒服。
他想著,早知道會這樣就不應該脫掉鞋襪赤腳走在沙灘上了…

「還是趕快吃ㄧ吃回去吧。」他低咕著。
眼角剛好撇見剛進店裡的孩子,好熟悉。
腦袋運轉,想起來了。
 
「金厲旭。」他輕聲說著。
那孩子慌張的轉過頭,看著他自己,然後嘴巴張很大的手很沒禮貌的指著金鍾云「啊啊…」的也不叫出聲。
金鍾云忍住笑開差點都要內傷了,「來吃麵?」
「不然我來吃飯的啊。」自行的坐下。
 
金鍾云輕笑。
他很欣賞這孩子的直來直往的個性,外表雖然看起來像是個好學生,可是骨子內卻是個好動的孩子。
好動?應該是吧。他自己這樣猜測。
他這樣的個性應該也是授于南台灣這地方的熱情給影響的吧。
 
「老闆我也一碗麵,料要多一點喔!」他轉頭過去跟著麵攤老闆說。
金鍾云看著他觀察著,「你…有點奢侈喔。」
「什、什麼啦!」
「不是嗎?」換了個姿勢看著金厲旭,「一個小孩子哪來的錢來吃陽春麵。」
「誰說小孩子就不能吃陽春麵,好歹我也快十七歲了,說這什麼話。」
「十七歲啊,還小。還是個孩子。」不慌不忙的笑著說。
「你…」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你媽媽沒煮給你吃?」拿起了一旁的筷子。
「有啊,只不過每天吃海鮮我都快膩死了。」也跟著拿起筷子,然後邊說邊敲打著桌子。
 
金鍾雲看著她拿著筷子敲打的桌子,很想搖頭。
這根本就是鬧脾氣的舉動。

「也是啦。那你有錢付陽春麵的錢嗎?」
被戳重要害,「當然!」低下頭,「沒有…」
金鍾云看著他白了眼,真不知道該怎麼說這孩子,罵也不是好好說也不是,真難教。
 
「剛好遇到老師就老師請客了,嘿嘿。」俏皮的說著。
金鍾云頓時覺得無力,「只僅一次。」
麵,端上了。
 
吃著麵,周圍夾帶著賣菜賣魚的呦喝聲。
海風還是一樣帶著鹹味。
 
太陽移到另一邊,正在頭頂上的八十六度的地方。

 

***

 

接著寫。
 
中午去吃了陽春麵了,好好吃。
雖然媽媽沒有給我錢,不過我也賺到一頓了。
本來想說去麵攤看老闆可不可以讓我欠一次,下次再給他錢。卻沒想到碰到了討人厭的老師。
還說了一些話很討厭。雖然我也有一點點錯,不過只有一點點。
 
現在煩惱的是、之後去學校該不會老師都會用陽春麵來當我的把柄,怎麼辦…
還是快點給他陽春麵的錢,這樣比較安心,嗯嗯。
 
啊,媽媽叫我去洗澡了,洗完就睡覺。
 
一九四五年六月四日  厲旭

 

 

 

意外的驚喜,算一半。
 
請了那孩子吃碗麵。
挺好的不是嗎?正好可以跟學生增進感情。
嗯…那孩子今天好像沒有叫我老師。
算了,反正在學校他不可能不叫,在校外就隨他吧。

學到了教訓。
以後光著腳丫走在沙灘上之後要把腳拍乾淨。
小細砂刺著腳掌真不舒服。

已經初夏了。
海風已經帶有點熱度了,雖然還是一樣帶有鹹味。
在這樣的夜晚,這樣的南台灣,豈不是很棒的感覺。

海風啊,依舊吹著。
星星啊,閃爍光芒。
月亮啊,引導著迷途的孩子歸回故鄉吧。

一九四五年六月四日  晚上十一點零六分  鍾云

 

創作者介紹

Is.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