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_情書

 

 

日子過的很快,已經夏天了。
海鷗繞著漁港打轉,時而參雜著叫聲。
 
教室內轟轟作響的電風扇根本吹不走熱暑。

「那我們就上到這邊,有問題的到老師辦公室問我。下課。」
金鍾云說完學生們便「哇~」的跑出了教室,收拾著書本然後走出教室。
 
白色短袖襯衫吸不了汗水。
金鍾云現在只想洗把臉讓自己涼快些。
 
看著跑過身邊的學生們,穿著卡其色的短袖制服。那種材質應該比他的襯衫材質還要來的熱。
他羨幕起學生天氣這麼熱居然還有這種興致跑去操場玩。
果然、跟年紀有關吧。

 


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把書放在一旁。他呼了口氣。
 
「金老師,等等有課嗎?」
抬起頭,對上微笑,「等等沒課,怎麼了李老師?」
是隔壁班教國文的李特李老師。
很別的名字,所以他也早就記住。
「沒事,想跟你聊聊這裡的生活還適合嗎?」
「一切都很好。李老師你坐著吧。」拉出一旁的椅子。
 
「謝謝。」輕聲的回答。
「李老師你是第一個跟我說話的老師呢。」
「咦?其他老師沒有跟你說過話嗎?」李特似乎很訝異。
點頭,「因為我是日本人,所以大家都不太敢跟我說話。」
「怎麼會這樣呢,金老師你人很好的啊…」
「可能因為是戰爭的因素吧,沒關係的,反正只要平安就好不是嗎?」
「金老師看的真開。」帶上很淺的笑容,「不然、中餐我們一起吃吧。你說好不好?」
眼神飄移,「可是…」
「有什麼可是呢?不方便嗎?」
「不是不方便。」苦笑,「是…」金鍾云指著李特的後方。
 
李特轉頭往金鍾云指的方向看去。
看到了一直看著他們兩人的人,無奈的笑了一下,然後起身走了過去。
金鍾云看著他們,聽不到他們交談的聲音只能看表情。
他理解了一些。
 
往窗外看像天空。
熱風吹進了辦公室,也帶來了熱氣。
初夏,已經到來了。


「厲旭,你中飯吃什麼?」朋友好奇著他的飯盒。
「還不是一樣,都是海鮮。你們的也是吧。」不甘願的拿起飯盒。
「對啊…」
「好想吃肉!!!」大夥喊著。
「別再抱怨了,有得吃就不錯了。我開動了。」
雖然百般不願的不想再吃海鮮,但是總比沒得吃的來的好吧。


「今天天氣這麼晴朗,出去吃飯或許不錯呢。」
鍾云勾起微笑,拿起錢包。
「李老師,今天天氣不錯我想我自己一個人吃就可以了,你和體育組長一起吃飯吧。」
「這樣不好吧,是我約你的…」
「沒關係的,反正又不差這天。」
看看李特在看看體育組長,他淡笑,拍了體育組長的肩膀輕聲說著:「加油吧。」然後離去。
他啊,可沒興趣拆散別人呢。


「厲旭厲旭,吃飽了要不要去運動?」
「喔、我不了,免的胃下垂。你們去吧我想去合作社一趟。」厲旭邊揮手邊走出教室。


「老師這時候才要吃飯?」老闆娘看著鍾云微笑著。
「是啊,老闆娘你們這邊有什麼好吃的?」鍾云看著菜單不知道要點什麼。
「我們這邊最好吃的…」
身邊一抹人影望著前方,鍾云忘了老闆娘正在介紹菜單,往旁邊看去。
是金厲旭。
悶熱的空氣讓他流了汗,汗在臉頰邊還沒墜落。
因為悶熱導致臉頰紅撲撲的,看起來像顆蘋果。
「金厲旭。」
厲旭猛然轉頭,叫了一聲,「老師…」
「來買東西?」
厲旭點頭,然後看向飲料,他正思考要喝什麼。

鍾云轉頭,「老闆娘隨便給我個東西吃吧,然後這孩子的賬我一起付。」
「好,那老師等一會。」老闆娘說完便轉進廚房。
「咦!老師這樣不好吧…」厲旭阻止。
「陪我一起吃午飯請你喝東西不算不好吧。」鍾云邊笑著邊推了眼鏡,「就這麼說定了。」

「哇,沒想到這邊還不錯呢。」
厲旭帶鍾云來到一個有樹陰遮陽的地方。
「這邊可是我的秘密基地呢,這是謝謝老師請我喝東西的謝禮。」
鍾云笑著坐下吃起午餐。

厲旭邊喝著飲料跟鍾云聊天。
他覺得,這個老師很健談,印象好像好了些。
 
突然吹過的風把厲旭的髮吹了起來,厲旭抬頭看著天空。
好藍。
厲旭勾起微笑,瞇起眼享受這初夏的感覺。
 
這孩子真的很不一樣呢。鍾云喝了口綠茶跟著厲旭一起看著天空。

很快的,一天到了放學時間。
厲旭和友人道別走向鞋櫃。
「這是什麼?」打開鞋櫃厲旭看到自個的鞋子上面放著一個東西。


「辛苦了。」
剛進辦公室的鍾云對著其他老師道別。
把手上的書放在桌上,眼角看見了一封信,拿起,「這是什麼?」

 

***

 

今天好熱,學校制服真的很不透氣。
中午因為太熱所以沒跟朋友去打球,我可不想剛吃完飯又流了一身汗。
黏答答的很討厭。
 
今天老師又請我喝飲料了。
明天一定要把陽春麵和飲料的錢給老師,不然等老師拿這當作把柄我就慘了。
 
對了,今天在鞋櫃那邊收到一封信。
後來才發現不是給我的,是放錯鞋櫃的啦!
我很熱心的把那封信放在收信人的鞋櫃,呵呵,又做了好事。
 
一九四五年六月五日  厲旭

 

天氣熱到讓我想是不是該去買些比較涼爽的衣服了呢。
下次假日再找個時間去買吧。
 
今天在桌子上發現了封信,是給我的。
打開看居然是情書,我嚇了ㄧ大跳。
為什麼是給我呢?這個問題大概可以讓我思考很久吧。
 
剛剛又看了下情書內容。
說真的,才到學校任教幾天就收到情書,會讓人以為是惡作劇呢。
大概是惡作劇吧…只寫了我的名字和內容,對方完全沒寫自己的名字,多多少少可以確定這大概是惡作劇吧?
嗯…完全摸不著頭緒。
沒名字也不知道怎麼回應。
我也不能拿著情書在辦公室大聲說這是誰給我的情書吧,如果這真的不是惡作劇,那麼這樣做不就傷害到對方了嗎。
啊…好苦惱啊…
如果真的不是惡作劇,那對方還會找上門吧。
嗯、就這樣確定好了,在思考下去我看今晚可能會失眠吧…

一九四五年六月五日  凌晨十二點零二十一分  鍾云

 

 

 

創作者介紹

Is.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