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年藝聲生日賀文

 

 

紙窗被戳破了個洞,緩緩的一根小竹子進入,煙瀰漫。
躺在床上的人渾然不知。
然而,有人破門而入,床上的人兒受了極大驚嚇起身想拿起掛在床頭的劍,徒勞無功。
雙手被人擒住。
  
「你是誰?你想幹麻。」
「在下金鍾云。並沒有想幹麻,只想給朴正洙大人你一些些快樂。」然後抽出繩子把正洙的手綁在床頭。「你一定會很喜歡的。」
「什麼?!」正洙反抗。「賊人,放開我!」

藝聲輕笑,伸出舌頭舔舐著正洙的臉頰。雙手沿著正洙的背摸下。
  
「唔嗯……」正洙張開口嗚吟,藝聲隨即從袖口取出小瓶子咬開瓶塞把裡面的液體倒入正洙的口中。「咳咳…你給我喝什麼?」正洙咳著想把液體給咳出來,可液體早已下了肚。
「沒什麼,只給大人您喝了會放蕩的春藥。」然後再正洙耳邊呼出一口氣,「感覺熱起來了對吧。」
「你…」正洙攤在床上。
「大人,這只是給你小小的教訓。很難受對吧。」隨即撫摸正洙的腰部。
「唔…你…」怒瞪瞪的看著鍾云,「放開我你這卑鄙小人。」

劍光一閃,鍾云放開了正洙。
  
「哼,還真是忠心的狗呢。」鍾云嘲笑的說著。
「不准你碰大人。」
「怎麼?碰一下也不行。嘖嘖、
還真是愛護心切呢。」
「你住口!」
  
語畢,英云提起劍向鍾云砍去。
刀光四影。

這時。

「大人,發生什麼事情了…」體型瑞為嬌小的男子走過來。
「厲旭快離開。」正洙用盡所有力氣喘吁吁的說著。
「什麼?」厲旭站在門口愣愣的看著。
「厲旭快點離開這裡!」英云對著厲旭吼叫。
  
鍾云趁英云一不注意揮刀用力回擊英云,輕鬆一躍到厲旭身邊環住厲旭的腰,輕功一躍跳上了屋簷。
  
「呀!你幹麻?放我下去。」厲旭掙扎著。
鍾云險些抓不住厲旭便給他點了昏穴。「金護衛,我送給你的見面禮希望你會喜歡。那煙霧帶有催情作用,你好好享受大餐吧。」
「你做了什麼!」英云大吼。
「沒什麼,這夜晚必定讓你銷魂。以後你必會感謝我的。」然而狂聲大笑的離開。
  
英云咬牙,收起劍提起腳正想追上去時…

「英…英云…」
英云轉頭。「大人你還好嗎。」轉身快步走向床頭的正洙,解開綁著正洙雙手的繩子。
「很難受…」
「可惡,這該怎麼辦。」英云抵著正洙的胸口不讓他在靠近,「大人你忍些會,我去打桶水讓你洗把臉。」正想起身。
抓住英云的手,「英云…我好難受…」雙手攀上英云的肩,正洙眼神散漫喘著氣時而帶點嬌媚聲。「我好熱…抱我…」正洙吻向英云。
「唔!」看著眼前放大的臉孔,英云推開正洙慌亂不已。「大…大人!」
正洙拉下英云跨坐在他身上,「英云…我真的很難受…拜託你抱我…」雙手摸上英云的臉龐。
「大人,這不可以的。」
正洙淚眼汪汪的看著英云,「難道你從沒喜歡過我…」
「不是的!我…」

人總是會有情慾的,英云再怎麼正直再怎麼理智也抵擋不了那排山倒海而來的情慾。

「如果你還喜歡著我,那就抱我。」正洙搭上英云的肩抱著他。
「正洙…」親吻著正洙的耳垂。
「唔嗯…」正洙敏感的呻吟。
  
雙手摸上正洙的腰,替他退去衣裳。
然後吻上那可口的小嘴。

  

  
某處客棧。
  
「好疼…」厲旭緩緩睜開眼睛。
「抱歉,一不小心出手太重。」
突然的聲音讓厲旭嚇的坐起身,「你想把我幹麻。」他看著坐在圓桌旁的人。
鍾云愣了會,便大笑起來笑到都岔氣了,「我說你這小傢伙會不會太寶了一點。」哪有人一醒來就擔心自己會被怎樣的,應該都會先問這是哪兒吧。鍾云笑到上氣不接下氣。
看著眼前的人笑的如此過分,厲旭嘟起嘴說:「什麼啊!」

鍾云順了口氣,替自己到杯茶,喝了。「小傢伙,我生平可沒做過壞事。」
「那你為什麼擅闖正洙兄的宅院。還把我抓來這裡。」
「因為看不慣某兩個人扭扭捏捏不敢承認自己的感情。把你抓來這裡是不讓你去打擾到他們。」鍾云又喝了口茶。
「咦?」厲旭歪頭愣著,「大人和金護衛…他們…」
「就如同你想的一樣,他們就是那樣。」
「所以你打算湊合他們。」
鍾云點頭不語。
「可是你那方法太過於偏激了。」
「哦,是嗎。」鍾云挑了眉說:「那如何不太過於偏激你說說看。」
「應該要安排他們巧遇的見面之類的,這才不偏激。」
鍾云在一次的差點笑到岔氣,「小傢伙,你太可愛了。」揉揉厲旭的髮絲,「我看用你的方法也不見得對他們有用,依他們那種個性巧遇見面只會淡聲招呼,到老了都還沒在一起。」
「你這樣羞辱我太過份了。」厲旭跳下床走到圓桌在鍾云身邊坐下。
「羞辱?」鍾云輕笑,「小傢伙,你叫什麼名字。」
「金厲旭。」
「那我向你陪罪,喝杯茶吧。」鍾云替厲旭倒了杯茶。
接過茶水一口飲進,「哇,這茶好好喝吶。」厲旭放下杯子舔了舔嘴唇。「涼快了些。」滿足的笑了笑。

鍾云看著厲旭嘴角也微微被勾起,什麼時候覺得這孩子挺可愛的,有種想把他好好保護的感覺。
正想著要接下來要如何,厲旭已先開口。

「吶,你有沒有覺得有些熱?」厲旭用手搧了搧想讓自己涼快些。
「熱,沒有。」雖然是夏季但也接近夏末加上晚上都比較涼爽,哪來的熱?鍾云瞪大眼睛,像是想到什麼一樣。「在我把你擄來之前你是不是有聞到什麼氣味?」
「好像有,正洙兄房裡的味道,甜甜香香的。」厲旭摸摸自己的額頭。「總覺得我身體有些熱熱的,我是不是發燒了…」
「那不是發燒,那要做一種運動才能散熱。」
「什麼運動?」
「乖別說話。」
  
抬起厲旭的下巴,鍾云吻了上了厲旭的紅唇。柔軟的唇生澀的表情另鍾云瘋狂。
厲旭被吻的不知道方向,雙手也不知道何時無力的攀上鍾云的肩。
厲旭張開口想呼吸卻怎知被人侵入,嚇的把舌頭縮向口腔內部。
  
「把舌頭伸出來纏上我的舌頭。」鍾云微微離開他的唇說。

厲旭不懂但也跟著做,唾液交換著,他全身燥熱。他低吟著回應。
厲旭羞澀的用著自己的舌頭與鍾云的舌頭纏綿。
被吻的不知道方向,鍾云離開厲旭的唇,厲旭的力氣像被抽光一樣全身無力的靠在鍾云的胸膛上。
鍾云把厲旭橫抱起來,輕輕的放在床上,退去他的衣裳露出他那潔白的身軀。

低頭舔舐著他的乳尖,讓厲旭輕顫了一下。

「啊哈…」

從沒聽過這種聲音的厲旭睜大了雙眼捂住口,他羞恥的想找個地方鑽下去。
鍾云拉開他遮著口的雙手,親吻著他的雙手。

「不要忍著,你聲音很好聽的。」愛撫著厲旭的背。
「哈嗯…別…」

鍾云那男性氣味讓厲旭模糊的意識。
後庭突然被撫摸上,厲旭倒抽了一口氣,紅著臉看著鍾云。

「你要做什麼!」
「我不是說了別說話了嗎。」

又一次的吻上厲旭的唇,手也沒停過的愛撫。鍾云自己的欲望越來越擴大,厲旭粉嫩的大腿不小心碰觸到鍾云的欲望,厲旭嚇的不知所措。
來不及知道那是什麼被一波波的愛撫給昏了頭,厲旭忘情的低聲呻吟著。

強忍情慾讓鍾云快受不了,用力一挺深入厲旭體內。還未適應的後庭突然被東西給挺入。
那感覺彷彿身體被撕裂,厲旭痛的尖叫起來。

「好痛!」厲旭用力抓緊鍾云的背。
「放輕鬆點,不然你會疼的。」
「不要了…好痛…」淚珠滑落,厲旭抽抽噎噎的哭著。
「乖,我不動你就不痛了。」
  
鍾云停下動作輕輕的吻著厲旭的唇,吻上厲旭的眼角,吻去那些淚。

「你…唔…」
「叫我鍾云。」鍾云低聲喘息。
「鍾…鍾云…」厲旭眼眶泛淚的看著鍾云。
「小傢伙,你真的讓我忍不住了。」
  
腰間的動作沒停過,由快而慢在由慢而快的抽插著。疼痛之後帶給厲旭的是那無止盡的舒服。
在鍾云低吼聲鍾他釋放了熱液,厲旭也在歡愉中昏了過去。

「小旭,睡吧。」鍾云撥開沾濕的髮絲,親吻著他的額頭。

直到天的另一邊露出了光線。厲旭才微微睜開眼,看著眼前放大的臉孔,忍不住紅了臉。
想起昨晚的事,厲旭都快羞愧而死了。

「你醒了。」剛睡醒的鍾云聲音帶點沙亞聲,「不再多睡一會嗎?」
厲旭搖頭。
「身體還好吧。有沒有哪裏疼?」
「下面…有一點點疼…」厲旭非常的小聲說著。
「我幫你上點藥,不然你會更疼的。」
「咦!」厲旭睜大眼睛。
「怎麼?怕我在要你一次。」
「我…」
「雖然我很想再來一次,但是你身體已經負荷不了了,就留著下次吧。」鍾云賊賊的笑著。「我就抹藥不會亂來的。」
「嗯…」厲旭點頭。
  
抹完藥,鍾云替厲旭穿上衣裳。
此時的厲旭羞愧的想逃走,剛剛抹藥之於自己又發出那種聲音,厲旭真的想一頭撞上枕頭昏了過去。

伸出手,「我帶你回去吧。」
「嗯。」厲旭害羞的把手放在鍾云的手上面。

鍾云輕身躍下,然後把自個抱著的厲旭放下。英云看見鍾云便一步作兩步走到鍾云面前。

英云大吼的說:「金鍾云,你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沒什麼,只不過讓你認清了些事情,昨晚不錯吧。」
鍾云的話讓英云紅了臉,「你知不知道我昨晚差點砍傷了你。」
「但我閃過了不是嗎,真沒想到你愛護心切呢,看的為兄直感動。」鍾云把雙手放在胸口,「記得要感謝我,要不是為兄我這麼為你的將來著想,你可到老沒辦法抱得可人兒呢。」
「金鍾云你…」英云咬牙切齒的看著鍾云,巴不得在昨個就把自己的親兄給解決掉。
厲旭拉著鍾云的衣角,「所以說…你和金護衛是兄弟?」
「是啊。我沒說過嗎?」
  
厲旭搖著頭。
而在一旁待上許久的正洙用著他那怪異的姿勢不快不慢的腳步走到英云身邊,怒氣沖天的狠瞪著英云。
  
「金英云!」正洙扶著他自個的腰大叫。
「啊──對不起,大人我不是故意瞞你我和鍾云是兄弟,而且昨晚那件事我壓根都不知道啊…」
「你這王八…我的腰…」正洙抵著牆痛苦的呻吟。
「大人!」
「你這負心漢,王八蛋,玩弄我的感情,你太過分了!」正洙氣的都不知道自個再說什麼了。
「我…」英云慌張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嘖嘖,我看我們還是不要打擾你們好了。」鍾云出聲。
「我們?」厲旭愣愣的看著。
「走了,小傢伙。」
  
不給厲旭反應,鍾云環繞著厲旭的腰,縱身一躍已不見人影。
英云看自個的親兄帶走了正洙的表弟沒去關心,反正也不會壞什麼事。現今英云只擔心眼前的人兒。
  
「大人你還好嗎?」
「還叫我大人!」
「還不帶我去房裡休息,我腰疼的快斷了。」正洙臉紅的說著。
「是的正洙。」笑的眼睛像月牙彎的。

輕輕抱起正洙,帶入房裡。
濃情密意,聲聲呼喚。只知道的該把握現今。

「鍾云兄我還是回去看看好了…」厲旭拉扯著自己的衣角。
「你回去準打擾到他們。」
「可是他們不會吵架吧…」
「你擔心的太多了。」
「可是我…」
  
鍾云堵住厲旭的嘴,手搭上厲旭的腰,而厲旭的雙手則放在鍾云的胸口。
  
離開他的唇輕聲說道:「還疼嗎?」
意識到鍾云指的是什麼,厲旭害羞的低下頭,「一點點。」
「那我等等不會讓你太痛。」親吻著厲旭的眼。
「什麼!還要做?」厲旭半推開鐘云,「我不要了,我好疼好疼。」
「來不及了喔。」
「唔…」

吻落語停。
夜夜聲聲不息,日日甜甜不膩。
夜風輕輕觸摸著樹的葉子,雲朵輕輕觸摸著月的光影。

 

END.

 


******

後記.

太刺激我心臟了這篇文章###

H部分快寫不下去||| 藝旭對我來說是很純情的CP,現在卻要情色,我的心臟啊OTL
所以看的出來我有點草草結束H部分,沒辦法...在不結束我可能會對不起我的心臟...

大概就這樣,最近我很愛古文 (拇指)

希望會喜歡這篇賀文,雖然強特我故意讓他有點搶戲,嘖嘖,我需要平衡 (你屁


以上.心臟快爆了的某K

, ,

Posted by Kate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