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年始源生日賀文

 

 

如果當初沒有離開或許不會這麼痛哭這麼傷心。
或許。
應該是。


從窗邊吹進來的微風揚起了那一旁的窗簾,飄起的弧度很美。
啪撘啪搭的,書被翻過了好幾頁;髮絲也被吹起。
那廣播裡播放著抒情歌,卻是那麼的哀傷那麼的心痛。
唱的人彷彿要把一切的悲痛全給唱出來,彷彿全世界都離開了他。

厲旭嘆了口氣,把書給合上推到一旁。
他拿起放在他前面的已經微涼的伯爵奶茶吸吮一口,「還是熱的比較好喝…」
撐起下巴思緒飛的好遠好遠,他想起了當年他們…

 


「副會長,這個能麻煩你處裡一下嗎?」
已經忙的抬不起頭的厲旭壓根沒看是什麼東西只說了:「放一旁我等等處裡。」
就這樣又接下了可能是某班級的活動開銷或者是某活動的決定權。
「副會長副會長…」

厲旭沒有抬頭的皺了眉頭。
他是為了什麼而在處理這些事情呢,而該處理這些事情的人又跑到哪裡摸魚了。
壓不下心中那把怒火。
「副會長…」
拍桌起身,「有什麼要處理的放著人就可以走了。」
厲旭這一拍桌嚇著了那名正想拿給厲旭同意書的學生。
「我…」或許是第一次看到那溫和的副會長生氣,那學生嚇的話都說不出來。
嘆了口氣,「我出去一下,東西就放著吧。」
不再理會那名學生,厲旭已不快不慢的速度離開學生會長辦公室。

午休時間。
厲旭踏上了頂樓。
推開了那扇鐵門,風從他的身旁溜走,順便頑皮的撥起髮絲。
夏天的風很悶熱,夏天的天空很藍,夏天昆蟲很吵雜。
伸出左手拉鬆了領帶,厲旭找了個有牆壁遮住的陰影地方坐下,抬頭看著那劃過天空的飛機雲。

「好美。」可是很遙遠。
風吹不走他的疲乏,卻吹走他的思緒。
這樣的,厲旭在頂樓發起了呆。

 


走進學生會長辦公室的始源看到了一團亂。
書紀、總務、公關各各都在翻著資料。

「怎麼了?」始源說。
「會長,你終於回來了。」
「會長,副會長把這些東西放著沒處理人就不知道去哪了。」
「會長,這些東西今天就要處理完了,該怎麼辦?」
蜂擁而上一人一句,始源暈了頭,「說重點。」
「這些東西必須今天就處理完,但是副會長只弄了三分之ㄧ人就不知道去哪了。」書紀。
「我進來的時候就沒看到副會長,最後走的同學跟我說副會長出去一下。」公關。
「還有好多活動都需要過目這怎麼弄得完。」總務。
始源沉默了一會,「我想我知道他在哪,我去找他。你們就先把這些東西給分類下,這樣處理起來也比較快速。」
等他們應聲,始源走出學生會長辦公室。

他去了幾個他認為厲旭會去地方,結果都沒找到。
抬頭看著頂樓那扇門,他往上走。


「找到你這翹課的好學生了。」
始源勾起嘴角看著那在牆壁陰影下熟睡的厲旭,走到厲旭身邊蹲下,親吻起他的臉。
感覺到搔癢,厲旭睜開了睡眼惺忪的眼。
「醒了?」把厲旭拉向自己的懷抱,「怎麼事情沒做完就跑出來摸魚呢。這樣可不行呢。」
用手指點著厲旭的鼻子卻被厲旭給拍掉。
「我並沒有摸魚,摸魚的是你。」厲旭轉過頭瞪著始源。

沉默,始源看著厲旭,眼中察覺不到他正在想些什麼。
「…你變了,你從沒用這種態度跟我說過話。」
「是你變了才對。」駁回。
「哪裡變了你說說看?」
「以前你不是會把工事給丟下的人,和我在一起就是為了我會幫你處理那些公務?」始源正想開口被厲旭打斷,「我不是你的傭人,大少爺。你要玩的遊戲我認輸我現在要退出。」
拍掉抱著自己的雙手,厲旭起身離開了頂樓。

背對著那片頂樓的天空離開,厲旭忍住眼淚。
為何會那麼痛,錯的不是自己卻是那麼的痛。
已經下定了決心絕對不再回頭。


之後沒有交談。
始源也開始做回他原本該做的事情,厲旭也跟平常一樣,不同的是,他該處理的東西明顯的減少。
之後沒有道歉。
厲旭對自己說「不是自己的錯不用道歉」,他卻一天一天的等著始源的道歉,等了一個禮拜、等了一個月、等了半年、等了一年、等到了最後離開了那片學生時代的天空以及生活。
他依舊沒等到始源的道歉。
之後出社會。
更奔東西早已沒時間連絡,厲旭的手機裡頭還存放著第一位始源的電話號碼。
他每天等著始源的來電,依舊的反覆再反覆。

 


思緒拉回。
厲旭淡笑的一口喝完伯爵奶茶。
拿起書到櫃檯付了帳,走出店門口。
迎接著春天的風、春天的天空、春天的百花盛開。
頓時、他覺得自己的心情好像好了那麼多。


如果在離開之後相遇給聲「嗨、好久不見。」
是不是一切都會不一樣呢?

或許吧。
厲旭低頭輕聲的笑了。

 

 

 

 

 

 

 

 

 

 

 

 

肩膀被一拍,回頭。
「嗨,好久不見。」
微笑揚起在天邊。

 

 

 


 

創作者介紹

Is.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