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天氣陰,不冷帶點溫度。
學生們以不快不慢的腳步走進教室。
「P、中午餐廳見。」M微笑說著。
P不做回應的走進自己上課的大樓。
S看著P離去的背影說著:「還好我知道他個性是這樣,不然我早就上前揍了他。」
「唉呦,P就是這樣的個性,其實他人很好的呢。前幾天晚上很冷他還來看我會不會凍死。」M呵呵的笑,「我想P會不會是忘了我們根本就不會怕冷。」
「真是看不出來。」S一臉驚訝。
「在想下去你腦子都要熟了。上課去吧。」
M抱著書往前走。




5.


座位是兩人一桌的位子。
P一人獨自坐一桌,右手撐著臉頰支撐頭部,淡褐色的眼睛看著窗外那即將快下雨的天氣。
他摸摸髮尾皺起眉頭。「可惡。」

「P,你剪頭髮了?」
聲音從他的上右上方傳來。他抬眼,看著那一如往常會跟他說話的人,雖然他從沒理過他。
他把視線移回窗外,打算不理。
「雖然長髮也適合你,可是短髮看起來更不錯呢。」
「Ye Sung同學,已經是上課時間了麻煩把你的頭和身體轉回來。」教授在台前插著腰說著。
 
Ye Sung搔著頭呵呵的笑著把身體轉回去。
「今天有位轉學生轉進我們班級。」教授停頓下用眼神說明那轉學生可以進來,「他叫Kang In……」
P又在一次的把視線移回窗外,他根本不想聽教授口中的那些話。
「那麼Knag In同學,你就去坐在那個空位。」教授用手指著。「好,那我們開始上課。」

P感覺到身旁的位子有人坐下。
「同學你好,我是Ye Sung。以後請多多指教。」Ye Sung又把身體轉回來對著Kang In說。
「請多多指教。」Kang In回應。
「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問我喔。」Ye Sung拍著胸口,指向P,「對了,他叫P。」
「P?」
Kang In很懷疑,可是Ye Sung眨眼眨的很用力他也沒繼續問下去。
把身體面向P。「你好,我是Kang In。」伸手出。
「嗯。」P依舊沒回頭只回答了單音。
Kang In好像被激怒,他把伸出去的手朝著P的肩膀抓去。

被碰觸到那瞬間,P感覺很怪異,非常不喜歡。
馬上用肩膀撞掉Kang In抓著他肩膀的手,瞪著他生氣的說:「Don't touch me!」
右手在空中緊握著。

「你!」
「P真是抱歉。」Ye Sung連忙把Kang In抓住小聲的對Kang In說,「我等等跟你解釋。」

P瞪著Kang In,眉頭一直深鎖著,「哼。」
斜眼看了一會,便收回右手撐起臉頰。
 
Kang In一直感覺很奇怪,但是說不出個所以然。
直到Ye Sung遞了張紙條給他。

P不喜歡和人說話也不喜歡與人有接觸,所以不要太介意。大致上我中午在餐廳時在跟你說。

Y.S.


Kang In捏緊紙條眼神直直看著P。
「Kang In同學,我知道我們校園環境很美麗,但是、不用看到都不聽我的課了吧。」教授一附拿你沒辦法的表情說著。
「教授,抱歉。」
他把紙條塞進口袋翻開課本,又看了一眼P,然後認真上課。




6.


中午,天氣依舊陰。
餐廳很吵雜,嬉笑聲、談話聲,都會充斥著耳朵。
「你居然在吃沙拉真是少見呢。」
P抬眼看著說話的人,是S。
「誰惹到你了,表情一直沒放鬆。」S拉開椅子把手上的餐點放在桌上。「M你吃這樣就夠嗎?」
「夠了。反正不吃也不會死。」M小口小口啃咬手上的蘋果。
放下手上的塑膠叉子,P說道:「S別吃太多免的消化不良。」
「我消化一直都很好。」S雖然很驚訝P居然會跟他說話,不過很快就調適過來了。「是誰惹到你了,跟我說我去解決。」
「不用,吃你的東西。」P瞪著S。
S看向M,M拍拍他的肩膀要他安靜的吃飯。
「P你想不想吃甜點?」
M用著甜甜的微笑對著P說,手上的叉子叉著一塊小蛋糕。
P總是對M無法生氣。
「嗯。」
M把叉子遞過去,「很好吃喔。」微笑。
P吞下蛋糕,吐了舌頭,「好甜,我不喜歡。」
「那好可惜,這很好吃呢。」M咬著下嘴唇把頭撇向S,「S要不要吃呢?」
「我就免了…」他一向不太喜歡甜食。




7.


一樣的,Kang In和Ye Sung來到了餐廳,點了餐也找了位子。
剛把餐點放在桌上的Kang In他看到了坐在靠窗的P,還有P身邊兩位不認識的人。

「坐他旁邊的是誰?」
Ye Sung把餐點放在桌上往Kang In說的方向看去,「喔,坐在中間那位是M,M的右邊是S。」
拉開椅子坐下,「他們沒有名字嗎?不然怎麼都以單字來稱呼。」
「那就是他們的名字,雖然不是全名但是他們只對外這樣告知。」坐下,大口的咬了一口麵包,「別去探討他們的名字,他們全家可是不好惹的。」
「不好惹?他們是犯過法嗎?」

白了眼,「Kang In我看你是電影看太多了。」Ye Sung用手指點點他。「P、上課的時候你已經見識過他的脾氣了,他在家中排行老大。S、在他們家排行老二,雖然看起來正常,也會和人親近。但是只要有人欺負他的家人他就會把人揍到送醫院為止。那些被揍的人病情怎樣我是不確定,醫院也不肯透露。」
「這麼火爆。」Kang In啞口無言。

Ye Sung聳聳肩,「M、排行老么,再他們家族來看是最正常的一個人,很溫柔也會對人笑,但是他那笑容下面表達什麼根本就不清楚。但是算是最安全的一人了。」
「怎麼聽你形容的很詭異…」
「總之M是他們家族的乖孩子。這樣懂了嗎?」
「還是很複雜。」Kang In已經吃完他的餐點了。

Ye Sung像是洩了氣的氣球,無力的咬著麵包,「我看你有什麼問題就提出來這樣比較快。」
「那我要問了喔…」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