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年的文章了,我也忘了當初是發生什麼事情所寫的文章

現在回去看以前的文筆真的是矮額(????

總之看看就好(?


東海

恩赫…不要哭。
你哭我會跟著難過。我不要看到你哭。
現在,換我來保護你了。
 
從中國回來的時候,在機場我不小心說不了不雅觀的話。
回到韓國,被公司罵,連特哥也被拖下水…
ANTI抓到這個機會開始攻擊我…
當一名藝人不能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很痛苦。
那時候我真的很無助。
可是…那時候有恩赫你陪在我身邊。
在你的CY上跟大家說不要在攻擊我了,那時候我感覺的很欣慰。
是真的,我很感謝你…
謝謝…謝謝…
 
這次你在電臺不小心說出了讓大家驚訝的事情。
讓ANTI抓到機會也開始攻擊你。
 
看到在電臺哭泣的你。讓我的心好痛。
那個堅強的恩赫現在很脆弱……
這次換我來保護你了!
 
「喏!拿去,給你的。」我把信拿給恩赫。
「信?誰給我的?」你把信接過手。
「你看了不就知道了!」
「喔…」
「等等!」
「啊啊?怎麼了?」
「等我離開才可以拆開!」
「喔!好。」
我突然抱住恩赫。
「東海?怎麼了?」
「沒事!我先去趕通告了。晚上見。晚上很冷要多穿一件衣服喔~」
「嗯。好,你也要多穿一件衣服。晚上見。」
  
強顏歡笑的恩赫讓人很心疼…
昨天因為那些留言很晚才睡。對吧?
我們恩赫…辛苦了…

## 


恩赫
  
「東海那小子不知道在神秘什麼,居然跟我說等他走了才可以看信。現在應該可以看了吧…」我拆開信。
 
 
  
給 超級大呆子大傻瓜大笨蛋 李赫在
  
  你這呆子!!!
  幹麻一個人承受這種痛苦!真不是普通的笨!
  我們成員都是當假的啊!不找我們談談,當我們什麼!
  太過分了喔~
  這次就原諒你。下次要是這樣不跟我們討論的話…
  我就把你打成豬頭!!
  我說的是真的。不要把它當成玩笑!
  
  你可不可以不要自己一個人承受這種痛苦…
  可以跟我說啊…我會聽的…
  之前都是你來保護我,現在換我保護你了。
  不要讓我擔心好嗎?
  今天回家的時候,要把話全部說出來給我聽。
  知道了嗎?
  
    
                 by  東海裏面的小魚兒
 
 
 
「原來是寫給我的信啊。不過開頭怎麼儘是罵我的話…真是的…」
  
此時心暖暖的。
把信折回原來的樣子,收好放在平常背的包包裏面。
 
到了電臺。
「怎麼了?感覺你好開心…」特哥看著我說。
「嗯…沒有吧!」我想把東海寫信給我這件事情藏在我心裏。
「這樣啊…昨天沒睡好吧…」
「嗯…沒關係的!我今天會好好道歉的…」
「辛苦你了…」特哥拍拍我的肩膀。
「不會!特哥才辛苦了…」
 
這就是公眾人物的悲哀…
說錯話就要道歉。儘管我說我沒錯,但是以別人的角度來看就是錯…
即使是一個小小的錯誤。還是會被罵被說話。
這種生活要過到什麼時候…
我知道特哥累了,但是還是要照顧我們這12個弟弟。
比起我,他辛苦更多。

##


東海
 
打開電腦,看了網頁。
心情很沉重…
我的事、恩赫的事、還有希澈哥關閉CY的事…
真的累了……
 
最近真的發生很多事。
特哥最近臉上也常常露出疲憊的表情…
我知道…當我們發生什麼是的時候。都是特哥在擔心我們。也替我們被罵…
他扛下我們所有的過錯。自己一個人承擔。
特哥年紀也大了,還要他這樣為我們操心…
真的很辛苦…
特哥,對不起……
  
打開KTR電臺,看著特哥和恩赫開心的表情。我也笑了。
隱約可以看到恩赫的笑容不太自然  
藝人是帶給大家歡樂的。即使再怎麼傷心難過也不能表現出來。
一切不開心的都會過去的。
 
鈴!
「咦?是誰會在這時候傳簡訊給我…」
打開來看。居然是恩赫傳的簡訊。
 
親愛的東海啊~
信我看了喔!謝謝你。
我會把信一直留著喔~  
現在就很想趕快結束通告回家啊…
我想你了。
  
        By 恩赫
 
 
「呀!這傢伙還真是不認真工作。」
回傳了簡訊給恩赫。
  
死猴子
工作不認真傳什麼簡訊!
當心我跟經紀人哥和特哥告狀!
  
        By 東海
 
「哼哼!這下不敢傳了吧!」我得意的笑了。
過了幾分鐘。又來了簡訊。
一看,竟然是恩赫…
 
東海啊~
你真的忍心告狀嗎?
不要這樣啊~
我有認真工作啊!不過實在太無聊所以才會傳簡訊啊…
是說…
你跟特哥告狀好像沒用…
因為他也在跟強仁哥傳簡訊啊!!

        By 恩赫
 
「什麼!!」我對著手機大叫。
特哥啊…你真是為弟弟們做了好榜樣呢…
 
死猴子
別以為特哥這麼做了你就開始無法無天!
給我乖乖工作。
再傳簡訊你就死定了。
  
        By 東海

 
「這次就真的不敢傳了吧。」
把手機放下。
手機突然的響了起來。嚇了我一跳。
拿起來看是誰打來的。
手機螢幕上顯示著 恩赫。
 
「李赫在你真的找死喔!」一開頭我就破口大駡。
「我又沒有…你說不能傳的啊。我就想打電話比較快啊…」
「你…」
「唉呦!我真的很無聊啊~」
「那你不會找事做啊!」
「我現在就是在找事做了啊。」
「死猴子…你真的找死。」
「好啦!不吵你了啦!我電臺結束就回宿舍了。」
「嗯嗯。」
「累的話就先睡吧。」
「好~知道了!」
「那我掛掉了喔。」
「嗯。掰掰。」
「掰掰。」
 
通話結束。
心頭居然甜甜的。
跟恩赫講話感覺好像什麼事都沒有了。很輕鬆,很自然。
現在心情好多了呢!
謝謝你,恩赫。

##

恩赫
 
我看著手機。小小的報怨一下。
跟我聊天都不行……
特哥跟強仁哥就這麼恩愛的在聊天。
我忌妒啊!!!
 
「哼!」
「怎麼了?」特哥問著。
「沒有!」
「……」
  
我真的好忌妒啊!!!
 
「恩赫,強仁叫你聽電話。」
「耶!我?」
「嗯。」特哥把電話拿給我。
「喂。哥怎麼了?」
「死猴子!我們家特問你話幹麻不回答!」強仁哥吼著。
「我…」
看著特哥。
特哥給我個你活該的表情。
特哥……你陷害我…
 
「真的找死喔!」
「我沒有啊…」欲哭無淚…
「回來你就死定了!」電話掛斷。
「哥…還你…」我把手機還給特哥。
「強仁說什麼了?」
「哥明明都知道幹麻還問我……」
「啊哈!知道就好。」
哪有哥哥欺負弟弟還可以這麼開心的…
我真是可憐啊!!!
 
電臺結束。
和特哥搭著保母車回宿舍。
不知道為什麼特哥異常興奮…
只是因為我等等會被強仁哥修理嗎……
我還真是苦命啊~~~
 
「強仁!我們回來了~」特哥一進門就大聲的說。
「喔!回來了啊。」強仁哥從房間走出來。
 
看著特哥和強仁哥親親我我抱在一起。
我悄悄的走進房間。
就在自己房間門口要進去的時候…
 
「李赫在,你給我過來。」強仁哥說著。
「喔……」我走過去。
「還想悄悄的溜走!」
「……」我看著在強仁哥身後笑的很開心的特哥感到無言。
「你說。為什麼今天特跟你說話的時候你不理他。」
「我沒有啊……」冤旺啊~~
「@#%$&*!」
 
強仁哥霹哩啪啦說了一大堆。
突然。
 
「吵死了!!!」
這聲音的主人不是希澈哥。
反而是…東海。
  
「……」強仁哥和特哥愣在那邊。
「吵死了!給我閉嘴!」東海站在房間門口說。
「東海…」
「不知道現在幾點了喔。」東海不悅的說。
「……」一陣沉默。
「李赫在給我死近來。」東海說完走進房間。
「喔!好。」我跟著走進去。
  
在關門前我偷偷看了特哥和強仁哥。
他們還愣在那邊呢……
  
「嘿!東海。謝謝你替我解圍。」
「我不是替你。我是替我自己的耳朵。三更半夜的在那邊大吼大叫,吵死人了。」東海說完便躺在床上準備睡覺。
「東海啊…」
「幹麻?」
「你可不可以在寫信給我啊。」我坐床的旁邊。
「不要。」
「拜託啦~」
「不要。」
「東海~」我跟東海撒嬌著。
「李赫在你吵死人了。」
「……」
嗚嗚…
東海好狠心……
  
「下次再寫給你…」
東海小小聲的說了那句話。
害我當場愣住。
   
「東海我最喜歡你了。」跳到床上抱著東海。
「床快塌掉了!」
「耶耶!」
「李赫在!」東海吼了一聲。
「是。」
「給我睡覺。」
「是。」我乖乖躺下。
  
「東海。」
「嗯?」
「謝謝你啊~」我又激動了。
「嗯。」
「我好愛你啊!!」
「李赫在你真的吵死了人。」
「我愛你啊~」
「好。我知道。你趕快睡覺好不好。」
「東海晚安。」我抱著東海。
「嗯,晚安。」
 
 
  
夜晚正延續著。
 
 
 
 
END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