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嗯......
因為晚上有點無聊,和空空聊SK聊一聊說,今年你們生日都沒有送什麼東西,要不我就打篇文章送給你們
然後我就打出來了(欸
一個小時完結他,我......怎麼了(驚恐

 

 然後這篇是赫/特,不是赫特
裡面圭賢我還是打奎賢,抱歉打了三年我還是改不過來,就見諒
然後錯字無視謝謝。

喔、這是送給空空2012年的生日禮物喔! I love you so much, you konw.

 

 

 

十一月的冬天,冷風早已把樹上的枯葉給吹落,一個都不剩,任憑那些枯葉在柏油路上隨風而去。
空曠的大學校園早已沒了高中校園那些下課的嘻笑聲,有的只有歲月的痕跡和那長大的瞬間。

 

那天赫在校園看到他低著頭走路,那瞬間彷彿除了他之外其他都是黑白的。
棕褐色的頭髮遮住了他的雙眼,抱著書的指尖帶點微紅,不快不慢的步伐。
就這幾樣,讓他入了赫在的眼。
之後,赫在總會不經意的看到對方。一開始沒有仔細尋找,只是剛好那個瞬間他看到,就認出對方了。

 

有的時候他會抱著好幾本原文書走過籃球場,腳步有點快,赫在坐在籃球場邊的椅子上想著、可能是他上課快來不及之類的。然後赫在一轉頭就被自己的朋友打了一下頭,他恍恍惚惚的想說什麼卻被自己的朋友給打斷。
原來是朋友問著自己要不要再打最後一場。赫在沒有猶豫的笑著答應了。
起身,要跨出第一步的時候赫在轉頭,發現對方早已經不見人影了。

 

有的時候他會經過餐廳可是卻從不進來餐廳吃飯,赫在嘴裡嚼著飯想著、可能是他剛好吃跑要離開之類的。然後赫在一回神發現他本來想留著最後再吃的豬排已經不在盤子上了。瞪大眼睛看著自己的朋友們,才發現他們嘴裡都鼓鼓的。
原來是朋友趁著自已恍神的時候偷夾走豬排給分著吃了。朋友笑他說又不知道看什麼看到出神,連豬排被夾走都不知道。
赫在欲哭無淚,只好反擊,開始鎖定朋友們盤子裡的食物。

 

有的時候他會待在圖書館好久好久,赫在是在不經意陪朋友還書的時候注意到的,赫在想著、他可能很喜歡閱讀和書籍之類的。然後赫在一眨眼之後發現他一直把視線放在對方身上,直到朋友要離開呼喚他。朋友問他說剛剛怎麼沒有嚷嚷著要離開。
原來是朋友注意到自己的失常,本來只要赫在走進圖書館就會不對盡,自己本身就是好動,要他停下來安靜看書是不可能的,更何況是安靜的空間。
赫在笑著搖著頭說自己剛好在發呆,在離開圖書館之前他又回頭看了對方一下。

 

這幾天赫在才發現,他好像太注意對方了,總會忍不住在人群中尋找對方。
他不知道對方的名字、不知道對方喜歡哪些書籍、不知道對方是哪個科系的。
他也想要認識對方,可是這樣唐突上前搭訕總覺得有點怪,所以他還在等待那巧妙的時機。

 


那天。
赫在到了自己已經打工有一年半的咖啡廳,換上服裝、橋正自己的名牌,走到吧台看了下店內的客人才發現對方坐在窗邊的位子。
他的右手抵著下巴,左手放在一本書的上面,眼睛看著窗外下了又半小時的雨,嘴巴微嘟著好似有點不耐煩。
赫在壓抑自己有點激動的心,問著他的同事:「欸、奎賢啊,坐在窗邊那位客人是新客人對吧。」
正在擦杯子的奎賢被他這樣一問,抬頭一看:「喔,你說那位客人啊,他算是常客。」
「可是我怎麼沒看過他……?」赫在想,自己來這家店打工也有一年半了,要是常客自已也認得出來。
放下擦好的杯子,又拿起一個,「以前是常客,幾乎每個禮拜都來,只是這幾個月比較不常來。有時候他來你剛好休息,不然就是你在內場作事情。」
「喔~」赫在點點頭。
奎賢看著赫在,「怎麼?想認識對方啊。」
赫在抓了抓頭髮,呵呵幾聲:「是想認識,只是找不到機會。」
奎賢用手肘撞著赫在的手肘,一點壞笑,「去打聲招呼或者送些小餅乾說是招待之類的。」
「不要啦……」
一秒,「那就算了。」
聽到奎賢這麼回答,赫在帶點激動的說:「欸、你怎麼這樣!」
「不然要我怎樣?是你想要認識對方的耶又不是我。」
「好啦……就、送招待餅乾喔。」
揮了揮手,「快去、反正我沒意見,餅乾錢就當作今天的營業額囉。」奎賢邊說邊拿出單子寫下餅乾的金額。

 

赫在把手工餅乾放在盤子上,腦中想著等著要說出的話。
在準備把餅乾端過去給對方那時、客人進來了。
他端著盤子說聲歡迎光臨先讓客人從他面前過去。他隨即正要跨出腳步,抬頭一看才發現原來剛才的客人是來找對方的。
「抱歉我遲到了。」
「沒關係。」
赫在第一次聽到對方的聲音,很溫柔。在這瞬間赫在才發現,對方有著好看的笑容,以及美麗的梨窩。
他默默的把餅乾收回吧台。
奎賢拍著他自己的肩膀說:「我肩膀今天可以介給你。」
「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赫在苦著臉。
奎賢哼了一聲:「當然、我比你資深耶。」
「嗚……我怎麼感覺我跟戀愛絕緣啊……」
「乖、吃餅乾安慰自己。」奎賢拍拍赫在的背,立刻離開吧台,去詢問那位男子需要些什麼東西。
赫在看的對方和那名男子,他淡淡的笑了。
反正跟戀愛絕緣也沒什麼,該來的還是會來。赫在整理好心情繼續工作。

 

 

傍晚八點十三分。
外頭的雨已經停了,下過雨後的冬天格外的冷。
赫在他洗著吧台的杯子,聽到門上的風鈴又響了,他抬起頭露出笑容說聲歡迎光臨。
只見一位穿著墨綠色連身外套的男孩走進來,毛茸茸的帽子戴在他的頭上顯得十分清秀。
對方朝著吧台走過來,拉開椅子坐下。
赫在把手上的泡沫給沖掉,擦乾了手,拿出單子:「請問要點些什麼嗎?」
「欸、我叫李東海,我想認識你,你叫什麼名字?」
赫在看著對方,有些反應不過來。等到他腦袋接收到對方的話語時,他只能用單音來回答。
「欸?」
赫在他有點搞不太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
他只能愣愣的看著對方乾淨的笑容久久無法了解對方話語的義思。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