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穿著白衣,在走廊上蹦跳著,在肩膀上的咖啡金頭髮因為跳躍而飛起。
「Dr.G。」
F跑向前方G的身邊。
「F、在醫院走廊不要用跑的。」
「那有什麼關係。」
嘆氣,「你也是Dr.要有點好的榜樣好嗎?」
「是是是,Dr.韓庚。」
「希澈!在外頭不能這樣叫我。」韓庚連忙捂住希澈的嘴,左顧右看的。
抓下韓庚的手,「你也不是一樣。」
 
希澈用手指戳戳韓庚的臉頰。
「好了別玩了。總覺得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
「唉呦!是你太敏感…」
 
「Dr.G、Dr.F,緊急事故發生,快到急診室。」護士從一旁的走廊跑向急診室。
希澈暗地的叫了一聲。
「看吧,我的直覺很準的。」拍拍希澈的肩膀。「走吧,急診室血腥味可是很重,你得忍住。」
「你也是啊。」
「放心,我忍的住的。」
 
兩人快步走向急診室。


 14.


 
「雖然我答應今天和你出來,但是並沒有答應要和你過夜。晚上七點我會請人來帶我。」
「我帶你回去不好嗎?」
「李赫在,你吃了熊心豹子膽是嗎?還想送我回家,再等五十年吧你。」S用力的戳著赫在的頭。
「好好好,我知道了…」沮喪。
 S開心的一笑。
「接下來我要吃那個,快去買。」指著遠處的蛋糕。


15.

 
P用力的甩上家門,可是卻沒發出撞擊聲。
「你要發洩也別破壞家具…」
P轉身對著M怒吼,「為什麼阻止我!」
「我只是解危,並沒有阻止。更何況沒有證據說他們在跟蹤你不是嗎??」
「他們擺明了就是跟蹤!」
「你怎麼了、平常你是不會這樣大發脾氣的…是不是他們其中一人惹到了你?」M皺眉。
轉身,「我說過我的事情我會自己解決,不用你管。」

「你這樣根本就不是我認識的人,就因為成了Vampire所以你拋棄的你的理智嗎!」M對著P的背影大吼,「我知道,你比我們任何人都還要來的溫柔。兩百年前的你是那麼的讓人親近。是什麼讓你變成這樣呢…」
「我現在不想和你說這件事情,M。」撇過頭,「不管是人類還是Vampire回不到兩百年前的那個人了。」
 
撇下在客廳的M,P沒有往房間去而是往後門走去,在那片森林裡面。
M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啜泣著。
  

16.

 

他坐在一棵最高的樹的樹枝上,最靠近天空的地方。
離地面很遠卻離雨水最近。
雨水的滴落,他身體已經半濕。
隨著雨水他的臉頰濕潤了,摸摸臉頰,是淚嗎?
 
抹乾臉上的水,他縱身從樹頭躍下至地上。
剛踩到地那瞬間,小腿疼痛的讓他悶哼了一聲。
「嗚!」
低頭,他看見了一匹狼正咬著他的小腿,暗自喊了聲糟了。
他,好像侵襲狼的地盤了…
 
抓起咬傷他的腳的狼,往旁邊的樹幹用力一丟。狼吐血身亡。
其他匹狼見同伴慘死在眼前,開始發出低沉的吼叫聲。
 
該死的狼,一向是他們的天敵。
他在森林中穿梭著,想就這樣甩開後頭的狼。
可惜被咬傷的腳已經拖累了他,速度不是以往的快。
在這樣下去不行的。他這樣想著,然後往大馬路的方向跑去。


17.

 

狼無法離開自己的地盤,P跑到馬路上,狼不敢往前只好回到自己的領域。
P知狼不會向他撲了過來,他放心的坐在柏油路上,喘著氣。
該死的,他很痛。
 
一聲刺耳的煞車聲,惹的P看像聲音來源的方向。
他視線很模糊看不清對方是誰。
他吃力的起身想離開這地方,對方見他這樣馬上過來攙扶,嘴裡還說著什麼P他沒聽清楚。
他只知道這樣子被F知道會很慘,他這傷勢也只能去那地方。
「不要去醫院…」
吐出這句話便昏死過去。

 

雖然這邊的超商不大,但是東西算是齊全。
強仁領著兩大袋的東西。
把它們放在腳踏車前的籃子,跨過車身,踩了踏板。

才離開超商沒多久他看見了熟悉的身影,那不是P。
他不是回家了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視線移到P的腳上,強仁倒抽一口氣。
「喂,你還好嗎?」看著P強行起身連忙攙扶他。「要不要去醫院?你傷的很嚴重耶。」
「不要去醫院…」
P吐出這句話,然後癱軟在強仁的身上。
「喂喂!醒來啊!」
 
他抱著P,不知道在怎麼辦。
P說不要去醫院,但是傷勢這麼重。不去醫院他又不會包紮…
受傷的人沒有辯論的機會。他不知道從哪聽到這句話,現在也管不了這麼多。
醫院是去定了。
他唯一的優點就是力氣大,扛也要把他扛到醫院去。
強仁把P放在腳踏車後座讓他坐好,跨過車身。他讓P的臉部靠著他的背部,把他的雙手抓住好讓他不掉落。
用著笨拙的右手操控著腳踏車方向,他用踩下踏板,賣力的往醫院騎去。

 

 

 

後記.

答案揭曉!
F=希澈
G=韓庚
至於代號為什麼這樣弄等全部答案出來我會在解釋
喔、我想有人猜到S的身份了XD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