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很重的血腥味。
不同的是,這味道很不一樣。
正忙完包紮病患的希澈,抬起頭張望。
「F,怎麼了?」
韓庚抬頭看著希澈。
「血腥味,不一樣的血腥味…」
「我怎麼沒聞到?」韓庚拉長脖子在空氣中嗅著。
像是想到什麼,希澈瞪大他那藍色的雙眼,雙手抓著韓庚的醫袍,「我認得這味道…」
 
「Dr.,他被野獸咬傷,請幫他包紮。」
希澈看著男人抱著一人衝進來。
他就知道,那味道在熟悉不過了。
看著被抱住的人,韓庚終於知道剛才希澈的意思。
 
「請交給我們。」韓庚見希澈沒行動便上前。
「拜託了。」把P交給了韓庚。
韓庚催促著希澈要他陪他進病房。
強仁跟在後,也想跟進去,卻在門口之前被希澈給阻止了。
「在這等,很快就好。」


19.


 
看著桌上每一道美食,S滿足的笑了。
雖然這些食物可能會讓他消化不良。美食在前誰會不吃呢。
「不知道M有沒有吃好吃的呢。」咬了一塊多汁的牛肉,S那樣說著。「打電話好了。」
「S…能不能別再點了…」
赫在看著S右手拿出手機撥出電話左手拿著菜單目錄口中還唸著其他想吃的東西,那表情愉悅的很。
S把目錄丟向赫在的臉上,赫在悶哼一聲之後低著頭檢查自己的錢包。
嗚…他可憐的紙鈔和銅板啊…
S滿足的大笑兩聲,然後聽著手機裡面的嘟嘟聲。
「奇怪,怎麼沒人接…」


20.

 

疼痛之中,他睜開了眼睛。
「醒了?」
希澈不悅的看著P。
那該死的堅強讓希澈想撕毀它。
撥開希澈的手,「不要碰我,我沒你們想像中的軟弱。」
「不是想像,是你本來就軟弱。給我躺好。」
希澈把P的肩膀壓下。
「已經止血不用包紮,不過怕會起疑所以還是得包紮下。」韓庚細心的幫P的小腿纏上一圈又一圈的繃帶。
「待會可要好好的謝謝人家知不…」看了眼P。他對韓庚說:「該死的他又昏睡過去了。」
「這次失血有點多,不過睡一會就會好多了。」韓庚看著希澈垂下去的眼睛,「我知道你擔心他,但是據我所知,S現在應該還在鬼混,M沒有跑車也沒辦法來接P回家…而你,必須留在醫院,和我ㄧ起,別忘了我們還在工作。」
「可是…」
「就讓那人帶P回去,回那人的家不是回我們的家。」韓庚阻止了希澈想說出的話,「我知道你要提醒我什麼,但是這樣風險比較小不是嗎?」
拍著他的背,然後韓庚走出病房。

他不想要再有危險的日子了,只想要平安的過,就這樣。
以前的那些日子他不想再重蹈覆轍一次了。
 

 

交代在交代,提醒在提醒。
韓庚把該注意的事情交待給男人。

「謝謝Dr.,病患我會照顧的。」
「記得傷口不要碰到水。」韓庚提醒著他。
強仁點頭,抱著P離去,希澈想衝過去可惜被韓庚阻止。
「放心,P不會有事的。」
「我擔心的不是他的傷勢,而是…」
「Dr.這邊還有病患。」護士著急的叫著。
韓庚朝護士的方向點下頭,「沒事的,P一向是我們之中恢復的最快的。」
「可是…」
「你忘了我的直覺很準的。」韓庚拍拍希澈的肩,要他不用擔心。
咬著下嘴唇,「好吧…」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