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手滑過弦,聽著吉他共鳴箱發出陣陣的低鳴聲,似風挾著剛強撞擊山谷,陣陣渾勁。
往上一挑,撫過輕細的細弦,鈴鈴綿柔的脆響,也輕震著我的耳膜。

這種樂趣其實我已經聽了不下千萬遍了,但每每聽到,卻還是有種成就感,這樣如此美妙的旋律竟然讓我演奏出來,也能向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聆聽我的樂趣,這就是我喜歡穿踏在世界之間的理由。

漂流的身軀,卻沒有漂流的心。
我的孤單不會減少,但體會孤單的幸福感亦是。

誰知道呢?

誰知道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會不會有著讓我停止漂流的事物出現....


「啊~」伸個懶腰,度過了個美好的早晨時光,我躺在河岸旁的長椅上,準備來個悠閒的午後小憩。
風吹過樹葉的聲音,我早已把他們當成催眠曲。
人們雜踏中帶點規律的腳步聲,我也愉悅地享受著。


但,高掛在空中的太陽,讓準備睡午覺的我感到些許刺熱。
睜開眼,把手掌張開貼上太陽,光線透過手指間的縫細閃著我的眼睛,真刺眼哪...
想到了什麼,我坐起身,開始在布袋包裡翻找著。

「找到了!」從包包裡拿起一頂破爛爛的草帽,我有些懷疑...這頂草帽真的可以為我遮太陽嗎?
看著有著鬚鬚的帽緣以及鬆散的編織,我感慨了下,看來要換頂新帽子了。
要丟了這頂跟了我至少五年的帽子,還真有些捨不得啊...

想了一下,隨口問了一位路人,我決定帶著家當們一起來到市集。
丹麥的市集跟其他歐洲國家沒有什麼不一樣,一樣的熱鬧卻不雜亂、整齊卻不冷冰。

「老闆,你這裡有大一點的草帽嗎?像這頂一樣的。」我看著店裡掛著琳瑯滿目的帽子,但都沒有可以遮太陽的,我晃晃手中破爛的草帽問。
「有的,你等我一下啊。」老闆走進後面的小房間,從裡面拿出了跟我以前一模一樣的帽子。「這頂可以嗎?」
「是是!老闆謝謝你啊~」接過草帽,看著縝密的編織,我想我等下可以好好睡個午覺了。「多少錢?」
「十五歐元。」老闆笑得開心,但我聽到價錢卻冷了一下。
「十五歐元?!」我摸摸口袋裡早上賺來的錢,頂多也只有十二歐元....
我揚起討好的笑:「老闆,能不能算我便宜一點?」
「不行啦!這可是手工編織,十五歐元已經很便宜了。」老闆擺擺手。
「老闆~」我指著帽子的一處:「你看,這邊的紋路有些分歧,有瑕疵耶~算我便宜一點啦!十歐元?」
老闆看了一下帽子,眉頭微皺:「十四歐元!」
再挑一處:「老闆,你這裡用得並不全然是天然的竹子吧?這裡有些明明就是用尼龍做的,十一歐元?」
「十三歐元!」老闆有些頭痛的樣子:「不能再低了!」
十三歐元我錢也不夠啊...
「老闆,要不我來給你唱首歌吧?」我拿起背上的吉他,笑說:「我是吟遊詩人,如果我唱得好就算我十二歐元,好不好?」
老闆的樣子有點為難,但我手指已經在輕撩著弦了:「老闆,點首歌吧!」
「那就來首『Tears In Heaven』吧,幫我招點客人我就算你十歐元!」


『Would you know my n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Would it be the s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I must be strong and carry on
Cause I know I don’t belong here in heaven...』

 

戴上草帽,拍拍我的吉他,聽著口袋裡叮叮作響的兩枚硬幣。
想著老闆大叔開心的笑臉,用三歐元換一首歌,應該是值得的吧!
開玩笑,這種方法我可是常用呢,佔過世界各地的便宜了,在丹麥也不例外。

重新躺回我的河岸,草帽覆蓋在臉上的清新味道騷擾著我的鼻翼,在軟暖的陽光下,我想我可以睡個好覺了......


============
P.S..
【Tears In Heaven 天堂之歌】 BY 『吉他之神』--艾力克客萊普頓 Eric Clapton

中譯:
『你還記得我的名字嗎
如果我在天堂遇見你
你我還能像從前一樣嗎
如果我在天堂遇見你
我必須堅強、堅持下去
因為我知道我並不屬於天堂...』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