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他作了夢,兩百多年來唯一的夢。
夢中很灰,他沒有目的地一直行走。
不時的有些片段從他身邊快速的跑過,雖然看不清楚但是他知道。
那些是他經歷過的事情片段。
 
成為Vampire時候的片段、
想交朋友而接近村人反而被攻擊的片段、
被激怒而誤殺了人類的片段、
一直孤獨一直一個人沒有人可以和他說話的片段、
直到遇到同類,已經五十幾年之後了。
他的外貌一直沒變,改變的是季節的變換和這世界。
這樣的,他失去開口說話的方式和與人和平相處的方式了。

兩百多年來,他的悲傷在也隱瞞不住了。
淚水滑落,不止。

 

22.

 

「他身體為什麼會這麼冷呢?」
把P放在自個的床上,強仁坐在一旁握住他的手,他的手就像外頭下過雨的氣溫一樣冰冷,或者更低。
P呻吟了一聲,把頭轉向強仁的方向。
眉頭一樣皺的緊。

「你到底藏了多少秘密不能讓人知道呢…」
用手指劃開了P那皺的緊的眉頭。
強仁希望他這樣劃開皺緊的眉頭能不再皺起,也希望P能劃開自己心中的秘密。

 

23.

 

傍晚。
工作結束的韓庚和希澈回到家向已經在家的M還有剛跟他們一起回到家S說明了P的狀況。
「埃、那沒大礙吧?」即使知道Vampire恢復能力比一般人快,S還是擔心了下。
「沒事。」
「我…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如果我沒有刺激P的話他也不會受傷…」M低著頭已經做出了即將被罵的覺悟。
其他人看向他,只見M低頭啜泣。
一雙大的手掌覆蓋在他頭上揉亂了M的髮,M抬頭。
「這不是你的錯不是嗎?」韓庚微笑的看著M。
「可是這次是我激怒了P…」
「你是比誰都希望P能回到以前的樣子不是嗎?」停頓一會,「我和希澈討論過了,比起這樣讓還不如的刺激他讓他回到以前那樣子不是比較好。」
「F,這樣好嗎?」S顯然很擔心。
「我們會點到為止。」希澈坐在一旁輕鬆的說。

S在一旁呵呵的笑著,M也因為這件事情勾起了笑容。

「還有啊…可不可以別在家都用代號互相稱呼。」韓庚看著希澈。
希澈一臉無表情的。嘆了口氣:「你都這麼說了我還能說什麼呢?韓庚。」
「哇!希澈我好愛你。」S撲過去擁抱希澈。
「起來!你這臭小子!」

那半世紀的夢不遠了呢。

 

24.

 

因為貪婪那一些些的友情,純真的他忘了這世界已不是以前那樣子了。
被背叛、被嘲笑、被拋棄。
他曾經相信的那些朋友一個個的把他推向那無止深的黑洞。
他卻還相信那些朋友,相信那表面上虛假的友情。

在黑洞裡,他哭泣、他哀傷、他悲痛,他讓圍繞著他的那些絕望包圍自己,從此偽裝自己。
因為他知道,除了跟自己一樣是Vampire的人其他都不人相信。
他開始封閉自己。


現實。
淚流不停,多年來的壓力和孤獨在也撐不住,宣洩不止。

然,眼角滑落的淚水被雙溫暖的手給拭去了。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