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LAQ CP:昊準

 

李準他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拒絕過了。等到回過神來,他已經多了許多工作。
多的有點讓他喘不過氣來。
雖然說多點曝光率是好的,但是、人不停的工作也是會累的。
可是他從來都不會說出口,即使自己已經累到笑不出來了還是會硬撐起笑容給觀眾看,把疲憊都藏在身後。
李準他有想過是不是該拒絕些工作,可是又怕別人說他紅了就大牌、難搞,一想到這,他就把先前的那些話全部往肚子裡吞下去。

 

拍戲忙碌了一整天,李準看著車窗外呼嘯過的路燈和景色,他有點迷茫。
他從不會思考,就因為他怕他思考了之後會有許多的負面悲觀想法,所以他會放空或者閉上眼睛讓自己睡著,這樣就什麼都不用想了。
開著車的經紀人從後照鏡看了一眼,便輕聲說:「準吶、你有在聽嗎?」由於車內的燈光過於昏暗,所以他不確定李準是醒著還是睡著了。
聽到聲音李準趕緊回神,「哥、抱歉,我剛放空了沒聽見你說什麼。」
「我說、明天你的行程下午再過去拍片現場就可以了,到時候哥在去載你。」
「喔好,我知道了。」李準挪了挪身體右肩有些痠痛,他舉起左手捏著右肩,希望可以減少些痠痛。
「等等回到公司我幫你跟代表說讓你先專心拍戲,其他的行程減少一些,看你累的。」
「哥沒關係的......」
經紀人嘆了口氣,「你啊就是這樣讓人擔心,以為哥看不出來嗎?」沒等李準反應,接著說:「你這孩子就算累了也不會說,哪裡疼了也不會說,非要等到真的沒辦法負荷才肯說出來。」
「哥......」
「等等我跟代表討論看能不能把你出演的一些節目給哲鏞。」
「這樣好嗎?」
「反正房哲鏞那小子有事沒事就在我耳邊喊說他沒有行程,他想上節目。我想哲鏞也去煩過代表,所以我想代表應該會答應。」提到房哲鏞,李準臉上露出了些微笑容。「其實啊、是哲鏞那孩子看你太多行程太累了,所以想替你分擔一些。雖然他嘴上說著要取代你的地位,可是那孩子心思可是老成的很。」
聽到這話,李準愣住了。
他一直以為房哲鏞是因為自己的行程沒有其他成員來的多,所以才會說想取代自己在綜藝節目上的地位。原來這背後的原因竟然是這樣。
李準他突然覺得有點想哭,不是難過那種,是感動。
「好了,到了。」經紀人把車停好,關了引擎。李準整理好思緒拿起身邊的包跟著下車。
夜晚八點多的氣溫有點低,李準吐了口白氣,拉緊大衣跟著經紀人進了公司。

 


在公司的楊昇昊正想回宿舍時看見低著頭眼睛都瞇成一直線的李準,以及在他前面的經紀人朝著自己的方向走來趕緊打聲招呼:「哥。」
「喔、昇昊啊,要回宿舍了嗎?」
「是啊。」
「要不要順路帶準兒回去,我看他都快睡著了。」楊昇昊看了眼李準,點了點頭。經紀人喚了喚李準,「準吶、等等你就讓昇昊帶你回去,我還有事不說了,開車回去時路上小心點。」
「好的,哥慢走。」楊昇昊看著經紀人離去,挪了視線對著李準說:「走吧。」
李準點了頭便跟上。

 

從公司到楊昇昊的車上,一路上李準很安靜,沒有說什麼話。
看李準這個樣子,楊昇昊多半能猜到一些,「是不是又發生了什麼事情?」
雖然說李準私底下很安靜,可是偶爾還是會說些話,沒有像現在一樣的安靜,安靜的彷彿連空氣都要結冰了。
「沒事。」
又是一樣的話,只要楊昇昊每次這麼問,李準都會說沒事或者沒有。
「說吧、現在只有我們兩人。」
手抓著方向盤,視線看著前方的楊昇昊沒注意到李準在那剎那間的表情。
「不要說話......」
李準突如其來的拒絕讓楊昇昊愣了些會:「啊?」
「不要說話、拜託......就這樣安靜一下就好......」彎起腰,李準把臉埋在雙手裡,彷彿要把什麼給隔絕在外似的。
那模樣讓楊昇昊看了皺起了眉頭,他一向最關心的弟弟竟然在這短短幾個月消瘦成這樣,臉頰邊都凹陷下去了。輕嘆了一口氣、抬起右手往李準的背上輕輕拍了又拍。
李準很少會對他要求什麼,所以他給了他安靜。雖然只有少許的幾十分鐘。

 

楊昇昊轉開了車內的電台,九點多的電台音樂少了那節奏鮮明的快歌,多了那安撫人心的抒情歌。
一首首抒情歌,溜進那不大不小的車內,溜進他們兩人的空間。
楊昇昊還是忍不住便說:「今天你就住在宿舍,別回家了。我想哲鏞也會很開心看到你。等等記得打電話回家說一聲。」
「好......」李準勾起了笑容,他們的隊長就是用這種強勢的方法關心成員。
「還有以後別再硬撐了,即使不想讓大家知道,讓我們知道不是很好嗎?累了就說,還有我們不是嗎?」
「可是......」
「你這小子!可是什麼,就這麼說定了,以後不管怎樣都說給哥聽。比起一個人擔心難過,大家一起分擔不是很好嗎。」
「嗯......」李準覺得心暖暖的。
「只不過你的房間又堆滿了東西,今晚就跟我擠一個房間吧。」
「沒關係,我睡客廳的沙發上就好了。」
「這種天氣你跟我說你要睡客廳是想感冒啊!哥的房間大就睡我那邊。」
「好。」李準沒膽跟楊昇昊說他沒有拒絕是因為他怕拒絕之後會被揍。

 

別說,因為他們都知道對方在想什麼,因為他們是兄弟是家人,所以別說。
李準他想,他可能會把房哲鏞的貼心藏在心底。既然房哲鏞沒有說明原因就代表不想讓他知道,他就這樣好好的收起弟弟的貼心。
到宿舍之前、他彷彿可以想像等等房哲鏞看到他時,開心的對他大喊「準哥」,或許會外加飛撲。
但是他想飛撲可能會在楊昇昊威赫的眼神下,取消成擁抱。

 

==END.

 

我本來想寫昊準的啊!!! 可是昊準在哪裡!!!
而且我不知道我在寫什麼阿太驚悚了QQ
錯字還是見諒(欸

, ,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