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東_天空在哭泣

 

 

 

 

「外面還在下雨...就像某人的心正在哭泣。」


轟隆轟隆────
梅雨季節的雨總是讓人措手不及,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啊啊,忘了關窗戶。」
  
快速跑進自己的房間,關起那忘記關的窗戶。
  
「好痛!」
  
雨水打落到我的臉上,本以為不會痛,卻怎知心痛了起來。
是誰在哭泣?天空代替了誰在哭泣?
  
不多想,關好窗戶看著自己房間的地板。
  
「都被噴濕了…」
  
拿起衛生紙一一的擦拭那地板上的雨水。
  
「看來要多加一件衣服了,這種天氣出去肯定感冒的。」順手把衛生紙丟到垃圾桶,起身「咦、停了。」

我打開窗戶,伸出手。
屋簷上的雨水滴落到我的手心上,彷彿就像是滑落到臉頰邊的淚水然後順著臉的弧度滑落、滴下。
  
  
走出房門,剛好特哥回來了。

特哥一直低著頭,我指著外頭的天氣說,「哥,你回來啦,剛我要拿雨傘給你你怎麼就…」
  
我話還沒說完特哥就走進房間把門關起來,好像也鎖起門了。
我聳聳肩,不知道怎麼一回事。


人的情感總是讓人這麼不清不楚,摸不著頭緒。

 

 

梅雨季節的雨還是讓人這麼措手不及,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是不是眼淚可以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呢?如果可以那眼淚就會馬上停止。
但是,為什麼特哥要躲在我們發現不到的階梯上偷偷的哭泣,口中一直說著「不准哭了」可是眼淚卻沒停過。

是不是心痛可以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呢?如果可以那心痛馬上就會消失湮滅。
但是,為什麼強仁哥總是要在頂樓大吼大叫宣洩情緒然後安靜的回到宿舍,可是強仁哥的眼神充滿著血絲、憤怒、和他的不滿、他的心痛。

是不是愛情可以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呢?如果可以那愛情會馬上結束。
但是,為什麼東海看著恩赫的眼神中還充滿的愛,其實東海的內心正在寂寞正在哭泣。

是不是原諒可以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呢?如果可以那麼笑容會馬上展現在臉上。
但是,為什麼恩赫的臉上的笑容是那麼的虛假那麼的苦澀。

梅雨季節、傾盆大雨,雨一直在下,天空一直在哭。
愛情讓人措手不及、眼淚讓人慌了手腳、心痛讓人不想知道、原諒讓人無地自容。


梅雨季節的雨不可能說停就停。
看吧,雨又開始下了…

 

 

雨不停歇_END.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