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一班楊潘同人文

 

嗯、我當年也有趕上流行(屁

所以那陣子沒少寫了楊潘

如今家裡好多篇楊潘文章都是未完成我就有點想哭(?

打算把他們的題材拿來寫別的配對,不過還是等我有時間寫QQ

以上。

 

一天、兩天,一個月、兩個月,一年、兩年。
多少個日子過去了。
多少個日子你缺席了,而今天你依舊缺席。

 


 
「阿潘、總威還不來嗎?」林宥嘉拿著湯匙揮舞被一旁的周定緯給阻止。
看著他們兩的舉動,潘裕文淡笑著說:「我不知道。」
對。
就跟當初他離開的原因是什麼潘裕文他不知道。
現在還是一樣不知道。
 
「唉呦、你就打電話給他然後總威他接起來你就說再不來我就衝到你家捅你眼睛讓你哀哀叫,這樣。」真狠。
不過這不是潘裕文會做的事情,比較像某人會做的事情。
沒錯就是某仁
「我手機沒電了,他也搬家了。」一派輕鬆的拿起桌上的杯水喝了。
「阿潘…」
騙人。
幾分鐘前薯哥才傳了簡訊跟他說之後的通告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沒電,還是很剛好的你手機爛到只剩一格。
總威搬家也都有跟他們說,難道總威沒跟阿潘說嗎?
「宥嘉,小美和仁杰來了。」周定緯拍拍林宥嘉的背。
 
林宥嘉站起來對著盧學叡和許仁杰揮了揮手。
「對不起來晚了。」然後盧學叡對著潘裕文說:「阿潘,宗緯他說他有事走不開所以今天不來了。」
潘裕文看了眼盧學叡,「不用特地跟我說,反正他缺席已經是理所當然了。」反正在等下去那人也不會出現,他拿起目錄研究起這家餐廳的菜色。
許仁杰用手推了推盧學叡意思要他做一旁去。
正想說話的時候,潘裕文說了:「點菜吧。」
許仁杰只能默默的把話給吞了下去。
 
這餐吃的很安靜。
 

 

飯後甜點對林宥嘉來說是種誘惑。
邊吃著邊對周定緯的甜點下手。
潘裕文看到了,說:「宥嘉我的給你,你就不要拿定緯的來吃了。」
林宥嘉眼睛張的跟什麼一樣大,嚇到嘴巴不敢咀嚼。
「今天不會唸你你就放心的吃。」把甜點放到林宥嘉面前。
然後整理起自己的包包。
「阿潘,你要回去了?」看著潘裕文已經拿起包包想離開的許仁杰叫住了他,「我們等等還要去逛街你不去嗎?」
「不了,你們去吧。我有點不舒服想回去休息。」
「要不要我幫你叫計程車?」周定緯拿起手機正想叫車。
「不用了,我坐捷運就好,計程車太浪費錢了。」起身,「你們慢慢吃,記得別玩的太晚,有事就打給我。」
看著潘裕文起身他們連忙也要起身。
潘裕文阻止了,「好了,我自己出去就可以了不用送了。」
「喔…」林宥嘉含糊的說著,「阿潘拜拜。」
他們揮手,潘裕文揮了手走出門口。
 
下午一點四十八分。
走在冬天的街道上很冷,尤其是寒流來襲的時候。
潘裕文把包包調整到好背的位子,雙手搓著放入外套口袋。
低著頭行走。
 
還好是非假日,沒有人認出他。
走進捷運站。
嗶的一聲感應,他收起悠遊卡戴上耳機播放iPod裡的音樂。
選了一首抒情歌。搭配著捷運進站的聲音很格格不入。
 
門開了,他上車。
人不是很多。
他隨意挑了一個座位坐了下來,拿出隨身攜帶的小本子記下薯哥今天給的日後的通告行程。
寫完,合起。
他看著窗外那飛快的風景視線凝視著然後模糊。
閉起眼睛讓自己些會,卻沒忘記要記下在幾站就下車。
 

還有五站。
大約五、六首歌的時間。

 
很快的到了。
門開了,他走了出去然後停下。
看著上方的捷運站的站牌。
這裡根本不是往他家的方向,而是楊宗緯住處的方向。
其實他知道楊宗緯搬到哪裡,只是不想去記得怕自己會在忍受不了的時候跑到楊宗緯家要他給個交代。
卻忘了早已經把地址寫在自己隨身攜帶的小本子上頭。
潘裕文笑了,很淡的笑了。

 


原來我還會微笑。
原來我還可以用另一種心情去面對你。
 
在我的未來你缺席了,可是在你的未來我可不會缺席。
你的缺席由我來遞補。

 


然後,他出了捷運站。

 

 

 

 


走到他家公寓樓下,潘裕文伸出手指狂按電鈴。
「請問是誰。」
潘裕文隱隱約約聽到東西倒在一旁的聲音。
可見楊宗緯是很慌張的來開門。
「是我,開門。」他知道楊宗緯愣了,「不開門我馬上報警說你昏倒在裡面然後順便請鎖匠撬開你家的大門。怎樣,開不開門?」一氣呵成。
「我開就是了…」很無奈。
哼著輕快的小曲坐上電梯,潘裕文臉上掛著笑容。

站在他家門口,潘裕文他知道楊宗緯沒那麼好膽敢鎖門不見他。
很豪邁的直接把門打開走進去。
嘖嘖,果然跟他想的一樣。
楊宗緯正在裝忙。
東摸摸西摸摸就是沒有停下來。
他索性脫下外套做在沙發上看著楊宗緯。

楊宗緯被看的有點渾身不自在,偷偷瞄著潘裕文。
「忙完了就過來。」
語畢,潘裕文拿起丟在沙發上的雜誌看了起來。
楊宗緯又偷瞄了下潘裕文,放下手邊假忙的東西走了過去。
「裕文…」
「為什麼躲著我?」
合起雜誌,他正眼看著楊宗緯。楊宗緯支支吾吾的一直說不出口。
「沒有答案我不會離開這裡的。」
索性拿起遙控器開了電視,真把這裡當做自己家了。
他需要給楊宗緯一個可以解釋的空間。

就像平常一樣,只是這次少了對話。
潘裕文看電視,楊宗緯依舊在一旁假忙。
時間就在這沒有交談的空間一點一滴的流失了。
 
潘裕文起身走向冰箱,這一動反而讓楊宗緯嚇的不敢動了。
「晚餐你想吃什麼?」他問。
「…都…都可以…」還沒從驚嚇中回神。
「嗯。」
打開冰箱。
不是空無一物,而是滿滿的罐裝礦泉水,家庭式的那種。雖然裡面也有可以煮的東西但是礦泉水也太多了吧…
他打開上層的冷凍庫,果然跟他想的一樣,塞滿了滿滿的哈根達斯。
青筋。
大哥你是很有錢就是了。
輕輕的嘆了口氣,關上上層的冷凍庫,他彎下腰看著有什麼東西可以煮的。
避開那些礦泉水,拿出一角落可憐的蔬菜。
關上冰箱,他轉身走到廚房。

「裕文…你不生氣了?」
楊宗緯站在廚房外頭,看了又看,終於還是打破了沉默。
正在切菜的潘裕文停下了刀子。
他怎麼可能不生氣,他氣的想把刀子指著楊宗緯,要他馬上給他個交代。
咳咳,更正…他氣的想拎起楊宗緯的耳多罵他。
只是都沒有做,因為氣過了頭也會氣消吧。
「怎麼問這個?」手邊的工作又繼續。
「你應該會很生氣才對…」
潘裕文不語。
「我知道我不應該躲你,但是我怕…」
「什麼?」潘裕文不懂楊宗緯的意思。
「我們的差距越來越大了…」楊宗緯低著頭靠著牆,「我怕會拖累你…」
他知道楊宗緯細心,會替別人擔心。卻總是都不替自己想想。
「你想太多了。」把視線移回手邊的工作。
真的想太多了,不只楊宗緯想太多,連潘裕文自己也想太多。
「裕文,我真的…」
「好了、宗緯,沒事的,好嗎?」他阻止了楊宗緯繼續說下去。
愣了一會,「之前我真的很抱歉…」
 
窗戶溜進來的冷空氣,讓潘裕文冷的眼眶發紅。
他現在很想哭,不知道為什麼就想哭。
就像電視裡正在播放著『幸福的風』MV,那是首之後潘裕文才了解歌詞中的意思。
了解的瞬間他哭了。
即使你逃避,你把手放在背後。我也會牽起你的手一起到最後。

「嗯,沒關係。」
「裕文?」
「可以來幫忙嗎?」
潘裕文抬頭微笑著看著楊宗緯。
「好。」他走到他身邊。
 
就像是撥開厚重的灰色雲層見到那溫暖的陽光一樣。
明亮。
一切又回到以前一樣了。
 
你的缺席已經由我遞補了。
以後我不准你在缺席了。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