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一片遼闊的草原,風輕拂過我的臉,瞇起眼,我記得這裡,這裡是西藏,那個淳樸虔誠到落後的地方。
望去,零零落落的牛羊散佈在綠色地毯點綴著吃草,牧羊童嘴上吹著清脆的牧羊笛,悠悠揚揚隨著風傳到我耳邊。
我拿起吉他和著笛聲,交錯的兩種樂器,同樣的天籟美音,在一望無際的香格里拉追逐著,感覺真好。

突然,我的一根弦斷了,『啪-唧--』刺耳地劃破一切寧靜,我自己也被嚇到了...
原本安靜吃草的牛羊群,似乎被我的斷弦聲嚇到,紛紛轉頭看向我的方向,焦躁地跺著腳,想向我衝來。
我一見情況不對,原本想求助於牧羊童,轉頭卻找尋不到牧羊童的身影。
牛羊們看起來益發生氣,加速地刨著地上的草地,揚起塵土,向我奔來!

我本能轉身要跑,但發現腳怎樣也動不了,只好絕望地閉上眼,等著感受被踩過的感覺。
『咚咚咚...』沉重的聲音來到了我耳邊,感覺就要撞上了!


「喵~」
忽然出現的輕柔叫聲,我身體猛地抖了一下,蓋在臉上的草帽滑落,刺眼的陽光照在我眼斂,睜開眼,卻見一個黑影坐在我胸口安靜地洗著臉。
定睛一看,原來是那隻貓啊...
坐起身,小傢伙隨即用爪子勾掛在我胸口上,我無奈,抓起小傢伙正要教訓教訓時,抬頭卻見到前面還站著一個人。

那人一臉驚嚇,呆愣愣地站在原地,看著我手上的小傢伙,好像想講什麼卻又講不出來,好生尷尬。
我拎著小傢伙,問道:「這是你的貓嗎?」
那人點點頭,定了一下,又搖搖頭。
我苦笑:「那到底是還不是?」


那人窘了一下,衝過來從我手中抱過小傢伙,說:「抱歉,我家貓咪打擾你了!」
我點點頭,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就默默地看著他把小傢伙扣住懷中轉身要離去,我看了下時間,應該還可以再睡個半小時...
正準備躺下時,耳邊卻傳來『砰!』的一聲,我轉頭看去的一幕,就是我可愛的吉他被某個男人壓在身下,好像很痛...
而那小傢伙不知道什麼時候掙脫他主人的懷抱,跑到我的吉他套裡去窩著了。

我心疼我的吉他啊,起身過去把那人拉了起來:「你沒事吧?」
「沒事,謝謝你!」說完他便東張西望在找著什麼。
「找小傢伙嗎?」撿起吉他,我手指著另一邊:「牠在我吉他套裡窩著呢!」說完我隨即開始檢查吉他的音準。
開玩笑,我下午的表演還要靠它呢~

「喔、喔...」他看了看吉他套,再看了看我,問了一句:「你是街頭藝人?」
「吟遊詩人。」我堅持。
「喔...」他點點頭,有點疑惑。
看他好像為我的堅持感到莫名其妙,我邊撥著弦邊說:「街頭藝人可是有雜耍的,我只是會吟詩跟唱歌而已,稱不上藝人。」
「原來有這樣的差別啊,」那人走向我的吉他袋,企圖抱走小傢伙幾次都沒有成功,又問:「我在這附近工作,沒見過你,你從外地來?」

「嗯,剛從巴西過來,」重新上緊了弦,我對著那人笑笑:「我叫金鍾云。」
那人也笑了,眉眼間笑意都在跳動,一彎明月:「我是金英云,我名字只跟你差一個字,真是稀奇!」
「呵呵!」是啊,這世界上真是什麼緣分都可以發生,我跟這位金英云亦是。

我看他怎麼樣也無法把小傢伙勸離我的吉他袋,我只好說:「你乾脆連同我這吉他袋把小傢伙帶回去好了,袋子有機會再還我便成,我這幾天都會在這駐唱的。」
「真的嗎?真是謝謝你了,我明天一定會把袋子還你的!」明亮的笑眼在我眼前晃啊晃,我有些暈了。
「嗯。」

提起手跟他道別,我對那雙笑起來像貍貓似的眼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拿起了Berimbau,一根弦產生的樸實音調撫平了我內心的期待。


 

,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