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戀人 同居20題】

 

 
 
01.叫對方起床
鄭澤雲和車學淵住在一起,也就是同居,但是他們不是情侶,目前來看是這樣。
每天早上叫醒對方的任務就是看哪一方先起床,就是他必須要去叫醒對方。
住在一起快滿一年了,幾乎每天都是車學淵去叫醒鄭澤雲。也還好鄭澤雲偶爾會賴一下床,沒有起床氣。
偶爾鄭澤雲會先起床,他會走到車學淵的房門前敲了門,開了門看著早已起身卻因為睡眠不足而坐在床上不願下床的車學淵,讓鄭澤雲輕笑了一聲。
「澤雲吶……你五分鐘後再叫我好不好……」含糊不清。
「不行。」無法通融,朝著對方睡亂的頭髮輕輕的巴了一巴掌下去。
「呀……」車學淵只好揉著被巴的地方不甘不願的下床。

 

02.輪流做早餐
每天早餐的部分都是鄭澤雲負責的,自從知道車學淵不管煮什麼東西都可以煮到燒焦之後,連烤個吐司他都可以烤到燒焦。
之後他就禁止車學淵進入廚房開火煮東西了。所以廚房裡除了飲水機之外,車學淵不能碰任何東西。
 
每天梳洗完畢車學淵只負責坐在餐桌前等著鄭澤雲把早餐端上來。
他總是說:「喔呼~我們澤雲的愛心早餐~」吵鬧的吃著早餐,然後會在鄭澤雲丟個眼神給他之後,安靜的吃著早餐。
吃完之後他們會一起出門,上班。

 

03.飲食習慣
車學淵不敢吃生魚片,鄭澤雲則是什麼都吃。
偶爾鄭澤雲會玩性大開約車學淵去吃日本料理,看著只能吃蛋壽司和小黃瓜壽司一臉哀怨的車學淵,鄭澤雲心情不知道為什麼就特別的好。
另一方面就是車學淵回到公寓肚子就會餓,然後就會對著他開始撒嬌請他煮泡麵給他吃。
鄭澤雲不否認的他很喜歡對著自己撒嬌的車學淵,那樣子非常的可愛。
在工作時偶爾想到那樣的車學淵,鄭澤雲都會勾起嘴角會心一笑。

 
 
04.餵食
車學淵每天下班最期待的就是不知道鄭澤雲今天晚上又要煮什麼好料的。
回到公寓直接把公事包丟在沙發上,踩著小碎步的進到廚房,看到早已在準備晚餐的鄭澤雲,馬上靠了過去。
「今天晚餐是什麼?」他把下巴靠在鄭澤雲的肩膀上說著。
「泡菜鍋、豬肉炒年糕、雜菜。」抖了下肩膀意思車學淵不要煩他,「去換衣服,馬上就可以吃飯了。」
「先給我個年糕!」
鄭澤雲用著有帶著塑膠手套的左手捏起了一塊年糕塞近車學淵的口中。
「喔呼~好吃!澤雲讚!」
蹦蹦跳跳的回房間換下西裝,準備大快朵頤。

 

05.嫌亮叫對方關燈
車學淵睡覺時喜歡把燈關掉,也把窗簾拉上。
每當鄭澤雲早起要去叫車學淵起床,打開房門時總是黑的,他會先在房門口叫著車學淵。
如果車學淵沒反應他會直接打開一旁的電燈開關,這招對賴床賴習慣的車學淵很有效。
「啊!!!我的眼睛!!!」立馬拉起被子蓋住頭。
「起床。」
在被子裡蠕動,「你先把燈關掉!」
「起床。」走過去一把掀開被,拉起對方的身子。
「嗚……過分……」搖搖晃晃站直身體,「你下次不要這樣叫我起床,很傷眼睛耶……」揉了揉受到刺激的雙眼。
拍掉車學淵揉著眼睛的雙手,「……再說。」
語畢,直接走出房門往廚房去準備早餐,留獨車學淵在房內抗議。

 

06.一起逛街購物
他們通常會在周末一起去趟超市購買下個禮拜的用品和吃的食材。
每次鄭澤雲推著推車時車學淵總會在一旁說著:「喔摸喔摸,我們這樣好像小夫妻喔!」然後會假裝嬌羞的拍了鄭澤雲的肩膀。
鄭澤雲丟了個嫌棄的眼神給他之後,推著推車快步離去,佯裝不認識車學淵。
「呀!你也回應我一下啊!」
「是是是……」隨意拿起前排的牛奶。
「呀、說過多少次了,買牛奶要挑後面一點。」車學淵雖然不會烹飪,但是對於挑食材他可是很在行,「還有我要買香蕉牛奶回去囤貨!」
雖然每次逛超市車學淵都會比平常還要嘮叨,但是鄭澤雲不否認他很喜歡和車學淵逛超市的感覺。

 

07.被人纏上解決後回家
『澤雲啊,快來救我,我們公司的迎新會我無法抽出身離開啊。』
『你在哪?』
『我們公司也就只會在老地方聚會你知道地點的,快來救我啊!前輩一直逼我喝酒嗚嗚嗚嗚嗚……』
 
一近到包廂,五音不全的歌聲瞬間強姦了鄭澤雲的耳膜。
不耐煩的皺起眉頭,向著已經半醉半醒的倒在包廂沙發上的車學淵走去,然後對著一旁要阻止鄭澤雲把人帶走的前輩說了一聲家裡有急事這種在平凡不過的謊言,頭也不回的抓著車學淵的手腕離開包廂。
「澤雲背我……」車學淵不開心被拉著走,用力晃了晃手以示抗議。
鄭澤雲任命的背起車學淵,因為他知道醉了之後的車學淵有多麼的任性以及難纏。

 

08.替對方蓋被子
背著車學淵回到公寓,背上的人早已經不知道睡了多久了。
走向車學淵的房間,小心翼翼的把對方放在床上,脫掉對方的西裝以及領帶,走去浴室把毛巾弄濕後替車學淵洗了把臉。
替對方蓋好被子時,或許是太悶熱,車學淵痛苦的呢喃著:「好熱……」
他轉頭看了下窗戶,稍微打開了些好讓空氣流通。初春夜晚的空氣帶點涼意,可是卻很舒服。
再次拉好因為車學淵翻身而跑位的被子。
輕聲說道:「晚安。」
關燈,離開房間。

 

09.一方生病
鄭澤雲發燒了。
「怎麼辦怎麼辦……」
看著在床邊走來走去的車學淵,鄭澤雲不暈也都暈了,「呀。」
聽見聲音,車學淵立馬蹲在床邊,「澤雲啊,哪裡痛嗎?嗯?」
「沒有。」他不痛,他只是暈。
「我去熬粥給你吃好了。」
才剛起身就被抓住了手腕,「不准進廚房。」鄭澤雲一臉非常認真。
「可是生病要吃粥啊,吃了粥才可以吃藥。」
把身體往牆壁挪了挪,讓出個空位,「陪我睡一會,這樣體溫才可以降的比較快。」他可沒有說謊。
「嗯?是嗎?」歪著頭,「好吧。」沒多想的躦進鄭澤雲的被窩。
鄭澤雲再次保護了避免被車學淵炸掉公寓的廚房了。
但是要車學淵陪他睡覺是為了保護廚房還是另有私心?

 

10.窩在同張沙發上
他們會在晚餐後窩在沙發上看電視吃水果。
車學淵很喜歡看連續劇,看到喜歡的戲劇總是每個禮拜都會追的程度,最近迷上看懸疑劇。
鄭澤雲則是無所謂,大多都是車學淵拉著他看,然後聽著車學淵抱怨劇情,跟大媽似的。
車學淵總是愛邊看戲劇邊說或者問問題,「澤雲啊,你覺得兇手是誰?我覺得那個男二大概是兇手。」
鄭澤雲對著車學淵無言地白了一眼,他最好是知道,他又不是編劇。
「但是那個女主角的叔叔也很讓人懷疑耶,你不覺得嗎?」
「車學淵。」
「嗯?你知道兇手是誰了嗎?」
「閉嘴。」
「唔!」被塞了一口削好的蘋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s.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