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 Say.

此BLOG文章大部分為BL,不適者請勿點擊觀看。
此BLOG所有文章不提供轉載。
請尊重每個作家寫出來的文章,請不要拿去第二次創作當成自己的作品。

 



寫在前面.
這算是同居20題的前傳(?) 就是大學時期的鄭澤雲和車學淵ww
大概有些地方會有BUG(嗯?) 就當作沒這回事吧(欸#
一樣、鄭澤雲視角! 一樣、搭配音樂會更棒(煩

 

 


文藝30題

 

 

01.前後桌
新生活、新學校、新環境、新朋友。
這對許多人來說都是一種不一樣的感覺,但是鄭澤雲除外。
大概是個性的關係,鄭澤雲比起跟朋友在一起更喜歡一個人待著,那樣方便舒適。
 
新學期的第一天第一節課。
坐在教室角落的鄭澤雲看著手機想著,不知道學校美食街的菜色好不好,等等要吃什麼,想著想著他都餓了。
在那時,他前面的位子有人坐下了。鄭澤雲覺得沒什麼,畢竟第一節課都是系主任的課,曠課總是不好的。
「欸欸、同學你一個人嗎?」
鄭澤雲從手機上移開視線抬頭一看,是坐在前方的人轉身過來跟他搭話。
皮膚很黑、眼睛很大、笑容很好看,這是鄭澤雲的第一印象。
對方見鄭澤雲沒有回話,接著又說:「同學你好,我叫車學淵。」歪著頭又露出個笑容。
「鄭澤雲。」語畢,視線又回到手機上面。
「那我可以叫你澤雲嗎?你也可以叫我學淵喔,嗯?」
「嗯。」
「澤雲啊、我聽說美食街有家店很好吃喔,中午我們一起吃飯吧。好不好?」
鄭澤雲在新學期第一節課還沒結束、應該說還沒開始,他的心得就是,前面的那位很吵。
「還有啊、校門口對面那間大嬸賣的小吃聽說也很好吃喔!我們放學一起去吃吃看好不好?」
嗯……是非常吵。

 

02.走廊拐角
車學淵突然從走廊另一邊衝出來,鄭澤雲真的嚇了一跳,雖然臉上看不出來。
「澤雲啊、一起吃午餐吧!」
學校這麼大,為什麼車學淵還找的到他,這是鄭澤雲到畢業都解不開的迷。
「你怎麼找的到我。」
「嘿嘿、我有裝澤雲雷達啊~澤雲在哪我都知道喔!」伸出兩隻食指放在頭上轉著。
鄭澤雲斜眼看了車學淵一眼後推開他,無視他裝可愛的樣子。
「澤雲你中餐想吃什麼?」
「嗯……」他還在想。
「我吃豬肉泡菜炒飯,你吃海鮮泡菜炒飯。」
為什麼都是泡菜炒飯,還有為什麼是你決定。鄭澤雲用著眼神詢問著車學淵,很遺憾這時候的車學淵還讀不懂鄭澤雲眼神中的意思。
「唉呦、走啦走啦,還想什麼,我肚子餓扁了!」勾著鄭澤雲的手臂往前走。
鄭澤雲現下突然有種衝動想把手上的原文書往車學淵的後腦杓砸下去。

 

03.夏與蟬與風鈴
六月中、夏天,蟬鳴聲在樹梢裡發出陣陣聲響。
炎熱的天氣讓車學淵忍不住用著雙手狂搧風,偶爾露出小舌頭想要散散熱。
「你狗嗎?」鄭澤雲補一刀。
「呀!」用左手朝著前方鄭澤雲的背拍打一下,「澤雲啊~我們去吃冰吧,熱到我都快融化了……」
鄭澤雲往後看了一眼瞇起眼睛的車學淵,嗯、巧克力遇熱會融化沒錯。他沒有說出口,因為想也知道車學淵會回答「我哪有像巧克力那麼黑!」這種話。

陣陣溫熱的風伴隨著風鈴聲繞過他們倆。
「啊……風鈴聲。我好喜歡這聲音。」車學淵跟上鄭澤雲的腳步,「我之後出去住也要在窗邊裝個風鈴,夏天聽的時候很舒服。」
「嗯。」鄭澤雲不否認。
「啊對了、澤雲你一個人住對吧。」
「嗯。」迎面撲過來的熱風讓鄭澤雲根本無法思考。
「我搬去跟你住好不好?」
「嗯、…………嗯?!」車學淵剛說了什麼他又回答了什麼?
「那我兩個月後就搬過去喔!」
嗯?現在是什麼情況???他剛才到底答應了什麼???
這是他們邁入大二只剩下三個月前的某一天。

 

04.虹
夏季的梅陣雨。
車學淵很喜歡下過雨後的天空,在昌原的時候他總會在下完雨之後跑出門,抬頭看看天空有沒有彩虹。可是到首爾讀書之後他就沒看過彩虹。
「為什麼首爾沒有彩虹!」坐在鄭澤雲隔壁的車淵噘著嘴表示他的不開心。
「為什麼要問我。」鄭澤雲正看著書複習著下一節課要上的地方。
「哼。」
鄭澤雲嘆了口氣,拿出被壓在書下的筆記本攤開,拿過車學淵畫重點的七彩粉彩筆。在筆記本上塗塗畫畫。
「拿去。」
車學淵看了眼筆記本上的粉彩筆彩虹,噗哧笑了一聲,「好吧,我勉強接受澤雲版的彩虹。」
 
之後,車學淵撕下了那頁,拿去表了框,放在房間裡。
他說,沒看見首爾的彩虹,看一下澤雲畫的彩虹心情也會很好喔。

 

05.車站月台
大一下學期準備升大二的那個暑假,車學淵每天都從昌原打電話給在首爾的鄭澤雲。
並不是問好之類的,而是騷擾。
『我們澤雲有沒有想我啊~一個人很孤單對吧~果然沒有我不行呢我們澤雲~』
掛斷。
『呀!鄭澤雲你幹麻掛我電……』
掛斷。
手機再度響起,鄭澤雲看了一眼來電者,拒接。
應該說是車學淵太執著還是太堅持,短短十分鐘內,鄭澤雲已經按了十來次的拒接。
現在、車學淵又打來了。
『講正事。』
『唔……好啦……我下禮拜就要回首爾了,你來車站接我好不好?』
『再說。』
『拜託啦~我會帶上昌原特產,嗯?』
『……前一天提醒我。』
『喔呼~我就知道我們澤雲對我最好了~』
『這幾天你再打電話給我就別想要我去接你。』
然後掛斷。完全不給車學淵發牢騷的機會。
鄭澤雲絕對不會對車學淵說他是敗在昌原的特產上才肯去車站接他的。

 

06.雨中的紫陽花
在升上大二前的暑假某個下雨天,鄭澤雲突然想繞點路回公寓。
讓他撞見了猶如圍牆般長的紫陽花花圃,大小不一的一球一球,鄭澤雲看著紫陽花不知為何覺得紫陽花很適合車學淵。
對著紫陽花拍了幾張照片,他滿足的看了看,選了一張傳送給車學淵。
不到十秒鐘,對方傳來了回應。
『唉咕、我們澤雲該不會是孤單想我了吧,直說嘛~呵呵,後天記得來車站接我喔!』
鄭澤雲突然有點後悔傳了圖片給車學淵,他只是想分享一下照片為何會被曲解成他「孤單了」這種意思……
他果然不能主動聯絡車學淵……

 

07.圖書館窗邊書架後
鄭澤雲喜歡在下午沒有課的時候偶到去一趟圖書館待著,找著資料或者看看書。他喜歡坐在有窗戶旁邊的位子看書。
「澤雲吶……」正找著資料時,鄭澤雲聽到車學淵的聲音、一開始他還以為是換聽,可當他看書架後那黑的發亮的雙眼、以及露出半顆頭的車學淵之後,他証實他的耳朵沒問題。
雙眼看著車學淵,這時候的車學淵已經慢慢讀的懂鄭澤雲眼神中的意思。
「澤雲雷達。」笑著蹭蹭蹭到鄭澤雲的旁邊。
「怎麼了?」繞過車學淵往窗戶邊的位子走去,拉開椅子坐下。
「啊、鴻賓和元植說晚上想請我們吃飯。」因為是雙人座的位子,所以車學淵只能坐在鄭澤雲對面。
「嗯。」

車學淵很少來圖書館,好奇的左看看右看看這邊摸摸那邊摸摸,又因為太過無聊所以坐回位子。
忍不住打破沉默,「澤雲啊、還要很久嗎?」
「嗯。」手上沒有停過的翻著書找資料。
「喔……」他只好撐起下巴對著窗戶外的景色發呆。
合上書本,鄭澤雲伸了個懶腰、活動一下有點僵硬的身體。往前一看,是不知道什麼時後睡著的車學淵。
他用左手撐起下巴,看著熟睡中的車學淵一會之後,輕輕拍了對方的頭,「走了。」
「嗯?喔……」迷迷糊糊的起身,邊揉著眼睛邊跟上鄭澤雲。

 

08.素描簿
車學淵有時候會對某些事情執著起來,這是鄭澤雲認識車學淵一年左右之後才發現的事情。
香蕉牛奶除外,一年四季的車學淵對於香蕉牛奶總是很執著,而且是很瘋狂。
說說最近的車學淵,他開始迷上素描,說什麼他同社團有一位學弟很會素描,所以他也想試試看素描。

某天,車學淵興高采烈的拿著素描本給鄭澤雲看。
鄭澤雲一打開來看,差點要把整本素描本往車學淵的腦袋上用力砸下去,他只能說車學淵真的沒有畫素描的天份。
之後,那本素描簿被鄭澤雲拿來墊泡麵用了。

 

09.碎花窗簾
車學淵的房間接近全白,鄭澤雲總是說「這樣顯得你更黑」,車學淵就會氣憤的朝著鄭澤雲猛砍脖子。
車學淵說他房間的窗戶沒有窗簾,只有風鈴感覺怪孤單的。
假日他拉著不想出門的鄭澤雲一起去了家具店挑窗簾,鄭澤雲坐在可以試坐的沙發上看著前方挑窗簾的車學淵。
鄭澤雲皺著眉頭沒有耐性的說:「快點。」兩個大男人一起來家具店挑窗簾怎麼看都覺得奇怪,鄭澤雲可不想被誤會。
「好啦!」車學淵也感受到鄭澤雲的不耐煩,誰叫他挑了半小時還沒決定好,「澤雲啊、你覺得藍色好還是鵝黃色好?」
起身,「這個。」那是個由白轉天藍色漸層的碎花窗簾。
車學淵嚷嚷著說他想要單一顏色,這樣看著比較順眼,可是眼神卻還是看著鄭澤雲挑選的窗簾。
最後車學淵還是選了鄭澤雲挑的碎花窗簾,也不知道為什麼越看越順眼。

 

10.蟲鳴
挑完窗簾,他們去了趟超市買了些東西準備回去吃。
路過一段有著許多大樹的樹道,樹上的蟬此起彼落的鳴叫著。
「哇、這聲音真是大發。澤雲你說是不是。」車學淵抬著頭看著,手上的哈密瓜雪糕有些融化。
吞下自己手中的最後一口雪糕,說:「嗯……跟你一樣吵。」
回神,「呀!!!」
鄭澤雲身手矯健的閃過車學淵的飛腿攻擊。

 

 

 

1-10 END.

 

, , , ,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橙羽
  • 呵呵
    鄭澤雲真虧你能忍住不把那幅錶了框的畫拿下來XDD
  • 他大概沒仔細看過吧(??????????

    Kate 於 2014/08/05 23: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