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啊...這章真的寫得有些亂OTLLLLLL

中間的時後本來還想讓另一團出現,可是想想會越拖越長所以就砍掉了......

然後寫著寫著發現鄭澤雲的職位根本就不是企劃部部長這麼簡單啊!!!!!!!!!!!(崩潰

就當他是個BUG吧....當鄭澤雲跟朴孝信是堂兄弟關係吧(?????

 

 

02.

歌曲後遺症:戴著耳機讓旋律如流水般滑過耳內;卻會在某首歌的開頭想起你。

 

 

鄭澤雲有個習慣,他喜歡在工作的時候戴上耳機聽著音樂,下班等公車時候也會戴著耳機聽音樂。應該說他無時無刻都在聽著音樂。

他沒有固定聽哪位藝人的音樂,他偏好抒情歌。隨意的撥放著音樂頻道推薦的歌曲,偶爾聽到喜歡的歌還會記下歌名。

音樂頻道播放著一首接著一首的抒情歌,切換下一首,開頭的旋律以及歌詞吸引他。他看了眼縮到電腦螢幕右下角的音樂播放程式網頁,記下了歌曲名以及演唱者。

一股男性淡香水突然撲鼻而來,他視線移開電腦螢幕,看見李宰煥站在他的辦公桌前面皺著臉欲言又止的。

他拉下右邊的耳機,說:「又怎麼了?」

自從他提出了雜誌主題後,李宰煥彷彿受到重創似的一直苦著臉。他沒問、也不想問。

「澤雲哥……因為雜誌主題提出的時間太突然,再加上首爾時裝週是這幾天所以請不到模特兒,如果等這禮拜首爾時裝週結束再請模特兒來拍雜誌照的話……怕到時候雜誌出版時間會過於緊迫而必須要延後……」李宰煥膽顫心驚地說著。

他本以為鄭澤雲會在時裝週前幾個禮拜提出這次雜誌的主題,沒想到卻拖到了現在,再加上卡到首爾時裝周展,根本請不到模特兒。

鄭澤雲也拉下左邊的耳機,讓音樂暫時離開他。看來他只顧著想主題卻忘了重要的事情,他看著李宰煥腦戴一轉,「這期就請一些素人模特兒吧,畢竟雜誌延後可不好。」

「但是……」

「BOSS那邊我會跟他說明原因的。你把這消息傳給攝影部門和服裝部門,看能不能找到些素人模特兒。」他拿起一旁的手機邊說著。

「好,我現在就去。」下一秒李宰煥跨步走出企劃部。

鄭澤雲翻著手機通訊錄,打給了遠在巴黎的朴孝信。

 

 

李宰煥把消息傳給攝影部門和服裝部門後,大家都遍地哀鴻,突然臨時要找些素人模特兒還是有些困難。

午飯時間,公司餐廳的一桌。

李宰煥在一旁聯絡著有參予過他們雜誌拍攝的素人模特兒,看多少有沒有些可以幫忙拍攝。而李鴻賓和金元植則是一邊吃漢堡一邊討論這次拍攝的大致主題、服裝、燈光之類的。

車學淵嚼著薯條,對著在一旁焦頭爛額的李宰煥說:「宰煥啊,是不是只要身高夠、符合這次拍攝主題的人就可以了?」

「嗯。」李宰煥頭都沒有抬的回答著。

「我想我找的到人。」車學淵對著抬頭看著他的李宰煥露出笑容,「住我隔壁的孩子很適合這次的主題,要不我明天帶他過來讓你們看看,如果不適合也沒關係。」

一旁的李鴻賓把口中的食物吞下,問:「哥你有對方的照片嗎?」

「嗯、有。」車學淵喝了口柳橙汁,拿起擺放在一旁的手機點開相簿。

「我以為這期雜誌會走冷都男風格,沒想到卻是暖都男風格。虧我都看好幾套服裝了。」金元植嘆了口氣,「如果是冷都男風格我還打算冒著生命危險去問企劃部的組長看能不能嘗試拍一下,雖然我覺得大概成功率是0%……唉、可惜企劃部組長真的很適合當模特兒呢……」金元植搖了下頭,咬下手中的漢堡。讓一旁的李鴻賓輕笑,他可是很贊成金元植說的話。服裝部門和攝影部門可是很會看人的。

「是嗎?」車學淵漫不經心地回答,「找到了、就是這孩子。」車學淵把手機螢幕轉向他們。

「這孩子的笑容很適合這期的主題。」李鴻賓看著螢幕內的笑容也跟著勾起嘴角,「哥明天就麻煩你把這孩子帶過來了。」

關掉螢幕,把手機放回原位,「好,這孩子這幾天一直嚷嚷著要賺些零用錢,我想他應該願意。」

「哥!有你真好!!」李宰煥抓著車學淵的手臂猛蹭著。

「呀、少來了!哪次不是這樣說。」車學淵邊笑邊推開李宰煥的頭,「快吃中餐吧,都冷了。」

還有三個禮拜雜誌就要出版了,車學淵想、他或許可以幫些忙。

 

 

隔天,早上十點多。攝影棚已經開始拍攝這次雜誌的主題。李鴻賓對著站在布景前的素人模特兒按著快門。金元植則是對著一旁的模特兒整理衣服。

「Ravi啊,人我帶來了。」車學淵快步走向金元植。

金元植看著車學淵身後的人,嗯、比他高一些,「鴻賓,可以過來一下嗎?」

鴻賓回應了一聲,又拍了幾張,對著他眼前的模特兒說聲休息一下。拿著相機走向金元植和車學淵。

「你們好,我是學淵哥的鄰居,我叫韓相赫。」隨即露出鄰家男孩的笑容。

「嗯……通過,Ravi帶……相赫是吧,帶相赫去換衣服吧,下一位就換他。」李鴻賓對著韓相赫露出親切的笑容

「相赫啊,好好做可別讓我失望喔。」車學淵轉頭對著韓相赫打氣。

「我會努力的。」

看著韓相赫認真的臉,車學淵溺愛的笑了笑。一旁的李鴻賓看著車學淵的笑容突然想起這次雜誌的主題。

李鴻賓對著金元植說了些話後,「學淵哥也一起去換衣服吧。」

「咦?為什麼我也要?」疑惑。

「學淵哥就幫幫宰煥哥吧。」金元植推著車學淵走向休息室,韓相赫跟在後頭。

直到被換了衣服的車學淵還反應不過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鄭澤雲站在角落看著拍攝。他其實不會擔心李鴻賓所找的素人模特兒,也不會擔心金元植的服裝品位。

自從與在巴黎的朴孝信通過電話後,鄭澤雲本以為朴孝信會因為模特兒的關係而延後出版。沒想到結果卻出乎他意料。

朴孝信聽了鄭澤云的分析之後,本來他是不太同意找些素人模特兒,但是鄭澤雲說,「這期的主題我覺得找些素人模特兒會比較適合。」朴孝信想了想,也是,專業模特兒大多都有自己的風格。一口答應讓鄭澤雲全盤負責。

從思考中脫出,鄭澤雲再次看了拍攝,他總覺得好像少了些什麼,但是卻想不起來。

陽光、笑容,彷彿要再多些什麼才對……

靈光一閃,鄭澤雲對著一旁的李宰煥說著:「去叫攝影棚的音效師放點音樂,這樣模特兒會比較放鬆。」

李宰煥點了頭,要跑走時鄭澤雲又叫住他。

「抒情歌。」

李宰煥露出傻傻的笑容,說聲好,便去尋找音效師。

鄭澤雲想,或許、他只想藉著歌曲以及攝影室的黃燈光,想起那位有著冬日暖陽笑容的人。

 

 

 

, , ,
創作者介紹

Is.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