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 Say.

此BLOG文章大部分為BL,不適者請勿點擊觀看。
此BLOG所有文章不提供轉載。
請尊重每個作家寫出來的文章,請不要拿去第二次創作當成自己的作品。

我果然要心情不好才能打出這種文章(?

本來打算寫在文章裡面當小片段,可是怕會有些混亂,又加上找到適合的歌和標題就當做小番外吧!

Miss這邊代表的不是小姐喔wwwww

 

 

Miss, Miss And Miss.

 

車學淵無消無息第四天。

以往他恨不得車學淵可以不要在他身邊打轉煩他,可如今沒了那煩人的身影,他卻覺得空空盪盪的。就彷彿沒有魚缸裡面沒有空氣可以呼吸的金魚一樣,缺了氧。

期間他問過了所有人車學淵的行蹤,給他的答案依舊是沒有。

他不清楚為什麼自己內心會這麼的慌張,就彷彿那珍貴的玩具被搶走一樣。就彷彿到了手的氣球一個不注意鬆了手,氣球就往天空裡飄去。

 

他抬頭看了天空。沒有雲的天空如此的乾淨卻又彷彿少了些點綴。就彷彿安靜的自己身邊沒了吵鬧的車學淵來平衡一樣。

一架剛起飛的飛機飛天空拉回了鄭澤雲的思緒。他低下頭看了手腕上的手錶,時間顯示著他的休息時間即將結束。

他拿起了西裝褲口袋裡的手機,再一次打了電話給車學淵,一樣地等待機械性女聲說完她的台詞,他留了一段話給車學淵。

你在哪裡?為什麼都不見人影?有點擔心你,還有沒有你吵鬧的聲音很不習慣。

然後他掛上了電話,唯獨那一句沒有說出口。

呀、這幾天來有點想你。

 

車學淵,I miss you。

 

====

 

Hurts, Hurts And Hurts.

 

搬離了公寓,隔天他去了那一直想挖腳他過去的公司。見了公司的代表。

他沒表情地說了:「我不拍有笑容的人。」

接著一切的程序彷彿失了憶一樣沒印象,直到他看著手中的機票。那是一張三天後飛往英國的機票。

「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突然答應過來我們公司,但你現在的狀況很不好,我看你先到英國的分公司適應一下,順便轉換一下心情。」

車學淵聽著代表的這句話,他差點就要當場落淚了。

「你不說我也不會問,誰沒有過去呢。你有我當然也有。」代表輕輕地拍了拍車學淵的肩,「去了英國如果不想回來也沒關係。」

他終於露出了這兩天來唯一的笑容,雖然笑容中有些苦澀。

 

 

車學淵看著窗外已飛離地面的韓國土地,心一陣陣地抽痛。眼角不知不覺已經濕了。

他想,或許是他自己不夠堅強,才無法讓自己看清事實。明明早已知道的事情卻對自己說了謊騙了自己,明明事實擺在眼前卻還要假裝沒看見讓自己不在意。

但這次他真得無法不去在意。

他就彷彿那好久沒有人轉動的老舊音樂盒上的玩偶,生了鏽、破了角、沒了聲音,漸漸地也就沒人回去注意到他真正的想法。

他咬著下嘴唇,讓自己不要因為這樣而哭出來。

姐姐曾經對他說自己的幸福要自己去掌握,別硬是當著對方的向日葵,苦苦等待你心中的太陽回頭看到你。這樣你根本不知道除了你眼中的太陽外,或許也有人把你當成他的太陽。

他那時後懵懵懂懂的不明白姐姐的話語。

如今他懂了。

只是他向著自己的太陽太久太久了,久到水分都已經快乾枯。

他在最後一滴水分蒸發前,硬生生地拔起了向日葵,離開了那不會回頭的太陽身邊。轉身之於、最後一滴水分滴落,還未碰到地就蒸發。如同他那還未說出口的愛戀就這樣灰飛煙滅隨風而逝。

他帶著乾枯的向日葵離開了韓國。那乾枯的向日葵就如同的他那顆已死的愛戀的心。

他不恨任何人,他恨他自己,恨自己的軟弱,恨自己讓自己心痛。

 

鄭澤雲,I Hurts。

, , ,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enyo chang
  • 我被虐的...心好痛(捶心肝
    但最近好喜歡虐愛或相愛相殺喔,05也看完了,但隔了有段時間,有點忘了前半段,找時間來複習一下 :P
  • 過來我摸摸(怎樣#
    其實我很喜歡虐文,但是無法寫得太虐,大多都是惆悵的虐感(????
    你可以慢慢複習沒關係www

    Kate 於 2014/11/02 00: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