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 Say.

此BLOG文章大部分為BL,不適者請勿點擊觀看。
此BLOG所有文章不提供轉載。
請尊重每個作家寫出來的文章,請不要拿去第二次創作當成自己的作品。

 

這幾章可以搭配這首歌↑

 

7% 黑色是他的保護色,請不要奪走他最後的依靠。

 

 

 

越接近傍晚,馬賽的氣溫逐漸降低。Sam拿著車學淵的大衣遞給他,他回絕了,說:「放旁邊就好。」

Sam見狀對著車學淵說著要記得穿上,免得著涼,「我去幫哥弄杯熱茶。」然後就跑回模特兒休息的地方幫車學淵弄了杯熱茶。

車學淵他沒有抬頭,他想借著馬賽傍晚的低溫和冷風可以讓他冷靜一些,現在他真得很需要。

手指復摸著單眼的螢幕,那裏頭的畫面是鄭澤雲的個人照。

他突然想起以前他也常常會偷拍鄭澤雲,然後像個要到糖的孩子一樣看著手機螢幕傻笑。

輕笑一聲。

車學淵,你根本就沒變啊,就跟以前一樣只要看著照片就幸福了,真是渺小的滿足感。

關掉單眼電源,螢幕在一瞬間黑了。

他抬起頭看著被染成酒紅色的馬賽天空,沉重地吐出了一口夾帶白煙的氣。

「沉著些啊車學淵。」

 

 

他本想拒絕和大家一起共餐,但是李鴻賓拉著他的手搖晃著說:「學淵哥我有好多話想跟你說,就一起吃嘛!」

不管是七年前的他還是現在的他,他都無法對著李鴻賓那完美的笑容說些殘忍拒絕的話語。

笑容對他來說是死穴,彷彿有魔咒一樣。一個笑容就會讓他在不知不覺中深入其中忘了原本的含意。

「好。」

牽動著嘴角露出些笑容,在李鴻賓看不見的角度他握緊了左手的拳頭。

只是一頓晚餐,車學淵對自己說他可以撐過去的。這麼多年來他也都這樣地撐過去的。

他可以的。

 

 

 

法國餐廳裡,服務生服務態度好的無話可說。當然連同餐點也是會讓你餓一下才會送到你面前。

李鴻賓坐在車學淵旁邊,而鄭澤雲坐在李鴻賓旁邊。他慶幸著鄭澤雲不是坐在他旁邊。

「學淵哥。」

他隱約查覺李鴻賓沒提起七年前的事情,「嗯、我再聽。」

「我可以問哥一件事嗎?」

李鴻賓把視線移開了車學淵的臉龐,往他後方看過去。他嗯了一聲,然後看到鄭澤雲因為無聊而擺弄著桌上的餐巾。

彷彿把所有勇氣都拿來說出這句話般,「學淵哥這幾年過的好嗎?」

他看見鄭澤雲的手抖了一下,確確實實的。

他眨了眼把視線移回,看著李鴻賓的雙眼說:「一半好一半不好。」他說的有一半是實話,雖然不好的部分占了三分之二。

「七年前哥就這樣突然……」

服務生端上來的餐點打斷了李鴻賓的話,車學淵此刻很感激服務生,畢竟他現在不想回答這個問題,「拍了一天的照片也餓了吧,先吃吧。」

他朝著李鴻賓淡淡地笑了,然後假裝沒看見著鄭澤雲的視線。

看著自己前方的餐點,他突然食之無味,現在的他很想喝酒讓自己可以麻痺,短暫的也好。

 

 

晚餐後回到飯店,他這次拒絕了李鴻賓想繼續下去的話題說了:「今天拍攝大家都累了,好好休息明天還有一天。」後回到了房間。

洗了個熱水澡後喝著紅酒看著不知道是哪部法國浪漫電影,他覺得煩悶。抓起手機看了眼時間,十點四十九分。他關掉電視走出房門來到的飯店大廳一旁的沙發休息區。

 

 

黑色毛衣黑色長褲搭上深褐色的船夫鞋,車學淵把自己縮在大廳的黑色沙發上。

不知從合時開始,黑色已經是他的保護色了。他已經不是那年那個喜歡鮮豔顏色的車學淵了。

歪著頭把玩著手上的手機,點開了電話簿裡頭的常用連絡資訊頁,手指在那唯一一人的號碼上猶豫不決。

然後深呼吸,手指按下,撥出。嘟聲大約時幾秒後被接起。

帶點微怒的含糊聲,『你這小子知道現在韓國這邊是幾點……』

「準哥。」

車學淵輕輕地喚了一聲,扎扎實實地讓電話另一頭的李準震住了聲音。車學淵極少會喊李準一聲哥。

除非是逼不得已的時候,就如同現在。

『做、做什麼!』大概是太久沒聽到車學淵喊他一聲哥,李準有一種衝動想立刻掛上電話,『我可沒什麼好處給你!』

「我要提早結束假期,等我這邊拍攝結束之後我會先回英國的分公司接一些工作,之後我就回韓國。」

李準在電話那頭嘆了一口氣,『學淵啊,你這又是怎麼了?』稀稀疏疏的聲音傳了過來,大概是拉開棉被坐起身子,「好不容易得到的長假怎麼說結束就結束,如果是因為這次拍攝工做的關係哥跟你道歉。」

「不是的,不是準哥的原因。而是我覺得長假放的太久也就想的越多。」他輕微握緊了手機,「我現在需要讓自己忙碌起來。」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時間有些長的讓車學淵以為國際電話斷了線,直到他再次聽到李準又嘆了一口氣。

『好吧,那如果有什麼事情就打電話給我。』李準本來想對車學淵說別再是他這邊凌晨時刻打電話過來,但是他想了想還是沒有說出口。

「我知道了,吵到準哥睡覺了。」

『沒事,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掛了啊。』

「準哥晚安。」

掛上電話,讓螢幕轉黑。

把自己更往沙發裡面縮,正閉起眼睛想要休息一會時,他身旁的沙發陷了下去。

他睜開眼,轉頭過去。穿著淡藍色襯衫的鄭澤雲正無表情的看著他。他帶點慌張的想要起身之於鄭澤雲一把抓住車學淵的手腕,不輕不重的彷彿被握住了心臟一樣

「我們談談。」他被鄭澤雲的話語給震住,忘了要立刻甩開被握住的手。

看著鄭澤雲的雙眼,有些盲目。

自從遇見鄭澤雲之後,車學淵覺得自己再也沒有以往的沉穩。

談談?是要談七年前他的不告而別還是談他對他們的態度?他不想談,真的。

現在他的情況就彷彿身處在黑暗中的房間裡,鄭澤雲打開了門帶著陽光照進房間,他拼命的躲著光線,窩在角落捂著臉內心無聲的吶喊。

他、只剩下這片黑暗可以讓他自由的呼吸和依靠。

所以能放過他好嗎?放過他最後可以安靜地舔著傷口的依靠好嗎?

放過因為忌妒而醜陋的自己。

 

 

 

 

 

後記.

決定讓車學淵的公司代表有了名字,也就是MBLAQ的李準客串,畢竟這篇文的標題就是MBLAQ的歌曲名啊~

 

 這章有點長,大概是想擺脫車學淵不想承認他是車學淵還有一直不敢正面面對鄭澤雲,這樣

另外因為查了時差的關係所以晚了一個小時貼出來

法國和台灣的時差冬季是-7

也就是如果台灣時間為傍晚12點,那麼法國的時間就是下午5

韓國和台灣的時差差一小時這個我就不用說了吧

 

所以這章設定車學淵在馬賽打電話給李準,時間是馬賽傍晚時間10點多

那麼在韓國的李準他的時間就是凌晨4點多

其實國外有分夏季和冬季的時差,我抓個大概大家就別太講究了(抹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s.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AKA
  • 耶~我是頭香!
    好期待好期待~~
    鄭澤雲親下去!!(瘋了XDDDD
    Kate加油啊
  • 親下去wwwww
    這樣進展不會太快嗎www

    Kate 於 2014/11/03 16: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