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 Say.

此BLOG文章大部分為BL,不適者請勿點擊觀看。
此BLOG所有文章不提供轉載。
請尊重每個作家寫出來的文章,請不要拿去第二次創作當成自己的作品。

 

車學沇總會躲在棉被裡面隔絕寒意,但是越是發冷的雙手和雙腳告知了他這個方法是無效的;但是他還是依舊會這麼做,因為他覺得被棉被包圍著就彷彿被鄭澤運抱著一樣,好像下一秒鄭澤運會拉開棉被躦進來然後抱住他。

他常這樣幻想著,但是總會在醒過來後看著空蕩蕩的另一邊發呆了許久。

他總會在天快亮的時候醒過來,然後看了時間後重重地嘆了口氣認命的起床;持續兩三年早起趕拍戲的作息讓車學沇的生理時鐘準時得很,沒有因長假的關係而放鬆身體。

車學沇跟公司提出長假的要求,公司也看車學沇近幾年沒有間斷的一直拍戲,索性給了車學沇長假。經紀人也問了他為什麼想放長假,他雲淡風輕地說了他只是有點累。接著閉緊雙唇什麼話都不回答了。

一方面是車學沇發現他自己已經無法跟著劇本的情緒走,要開心地笑的場面他只覺得嘴角沉重地勾不起來,內心也堵的厲害;一方面是他覺得他是不是該放棄演戲這條路,演了許多年都只是個小配角,緊接著新人演員一年比一年還多,後輩都已經當上男主角了他卻還是個配角。他不是個自負自棄的人,可是當在演藝圈待久了別人眼中的訊息即使不用口說出來他大多都能猜到八成。

自己有自信不代表別人會看得見。

 

 

 

鄭澤運搭了晚間九點多的飛機飛回韓國,他在機上十二個多小時都無法闔眼,焦躁的一直啃咬著手指,值班的空姐一度過來關切。

自從開始往國外發展之後,鄭澤運幾乎都很忙,如有幾天的休息時間他寧願拿來補眠或者在國外的街頭散步尋找靈感。

鄭澤運是在國內的服裝展遇見了已經出道當演員的車學沇,一開始鄭澤運只覺得對方有著好看的笑容,並沒有多在意;或許是因為工作的關係,鄭澤運很常遇見車學沇,久而久之他們也慢慢熟了起來。慢慢的了解車學沇這個人、慢慢的有著不一樣的心去看車學沇、然後他們就在一起了。他喜歡被車學沇照顧、關心,那是一種想起來都覺得甜蜜的感覺。

可是他卻忽略了車學沇也需要關心也需要照顧。

坐在他身旁乘客也跟他一樣沒有闔眼,看著手上iPad撥放的連續劇,鄭澤運不經意地跟著看了起來,就在下一個畫面他瞪大雙眼。

那是車學沇,笑得開心的車學沇。鄭澤運這才驚覺,他根本沒有看過車學沇演過的戲劇,一部都沒有。即使車學沇嘴裡嚷嚷著要他看他也只是敷衍著說好。

他、突然好思念車學沇,好想趕快見到他。

一下了飛機時間已經是凌晨兩點多了,鄭澤運快步地走出機場招了計程車,直接往他的租屋處去。他根本沒有心思沉醉離開四個多月的家鄉風景裡,他只想快點回到家,快點見到車學沇。

 

 

他在門口做了個深呼吸,腦海跑過了很多個場景。如果車學沇在家他要用怎樣的表情,如果車學沇不在家那怎麼辦?

依舊熟練地按下密碼,然後刷開。

一開門,酒氣撲鼻而來,他皺了皺鼻子,輕聲地喊了一聲沒有得到回應。他關上門拖了鞋走進客廳卻看見車學沇坐在地板上,頭靠著客廳的桌子,桌子上放著好幾罐已空的啤酒。

他脫下大衣走進車學沇,卻看見他沒有穿著室內脫鞋的腳皺起了眉頭。

「學沇。」他輕聲地喊著,雙手也搭上車學沇的肩膀。

車學沇抬起頭來,看了許久才反應過來,「澤運?」

「嗯、是我,我回來了。」鄭澤運扶起車學沇讓他坐在沙發上,也尋回那被踢到一旁的室內脫鞋幫車學沇穿上,「不是說了要穿室內脫鞋怎麼又脫掉。」

「……為什麼?」

鄭澤運不懂車學沇的疑問。

「為什麼突然回來……」他看著自己腳上的室內脫鞋,腳指依舊冰冷地沒有知覺。

「訊息我都看了。」

他緩緩地抬頭看著鄭澤運的臉龐,「那你為什麼不回我?為什麼不打電話給我?」

「你喝醉了,我先扶你去床上躺著。」他拉起車學沇的左手。

「我不要……」甩開鄭澤運的手,抓起那開罐喝了一半的啤酒。

「聽話。」再一次拉起。

「不要!」再一次甩開。

「車學沇!」鄭澤運邊大吼著邊搶走車學沇手上的啤酒罐。

車學沇沒想到那冷漠的鄭澤運會朝著他大吼,一陣委屈直逼而來,眼眶不禁地濕潤了。

鄭澤運嘆了口氣,「你醉了,不要再喝了。」語氣軟了下來卻無法抹去剛才的脾氣。

「鄭澤運你真的很混帳……現在我只是想自己一個人喝酒你為什麼不讓我一個人好好的喝酒!你憑什麼管我!憑什麼不讓我喝酒!你從來都對我不在乎為什麼現在要管我!」抓緊鄭澤運衣領的雙手微微地顫抖著,聲音也跟著哽咽,「情人節我自己一個人過,我生日我自己一個人過,你生日我自己一個人幫你過,聖誕節和跨年也都是我自己一個人過,連交往的紀念日也是我一個人過。」

放開抓緊衣領的雙手,下一秒一推,鄭澤運踉蹌地跌坐在地。

車學沇對著鄭澤運哭喊著:「明明當初是你跟我告白為什麼最後反而是我在維持這段感情!!!」

鄭澤運皺著眉頭,車學沇說的話他無法反駁。

「鄭澤運我要跟你分手。」

鄭澤運瞪大雙眼看著車學沇,那一字一字敲在鄭澤運的心上,很痛。

「你不是最喜歡不裡我嗎?不是嫌我煩嗎?我現在放你自由,以後你再也沒有煩人的電話打擾你了。」

起身搖搖晃晃地走過鄭澤運的身邊,一個後擁抱讓他眼淚不止地往外滑落。

「放開我……」

車學沇很討厭鄭澤運的溫柔,那總是會讓他身陷其中無法自拔;用力掙脫鄭澤運的懷抱,轉身給鄭澤運一個響亮的巴掌。

臉頰火辣得讓鄭澤運微微愣住。這是車學沇第一次對他發脾氣,第一次認真的要跟他分手,第一次想離開他;不由來地他慌張了。

抓住車學沇那還在半空中的手,一個用力往自己的方向拉;再度抱緊車學沇。

「鄭澤運放開我……」車學沇那哭得不能自己的聲音衝擊著鄭澤運的耳膜,那沒有氣力的雙手打著他寬闊的背,彷彿要把所有委屈都給釋放出來。

鄭澤運只能任由車學沇哭泣著打著他,他只能用擁抱來還給車學沇,「對不起……」

 

 

酒醉加上痛哭讓車學沇早沒了力氣和意識,迷迷糊糊地在鄭澤運的懷抱中昏睡過去。鄭澤運把車學沇抱回床上跟著躺在他旁邊,仔細地看著車學沇,他好像真的很久沒有好好地仔細看車學沇的臉龐了,也好久沒有抱著車學沇了。

車學沇嘴裡吐出酒的氣息並沒有讓鄭澤運感到厭惡,反而是甜美。

看著眼角濕潤的車學沇,他一陣心疼,「對不起。」親吻著車學沇的嘴角、臉龐以及嘴唇。

漸漸發白的窗外提醒了鄭澤運天將亮的消息,可是他卻沒有一絲睡意,他此刻只希望車學沇醒來後第一眼可以看到他,然後他會好好地對車學沇道歉,然後他希望他們可以繼續下去。

他可以對車學沇保證,之後沒有未讀訊息和掛電話這些事情。

 

END.

 

 

 

後記.

算時差和飛行時間算到頭大QQQQ

法國飛韓國大概十二個多小時,法國和韓國的時差相差七個小時

所以鄭澤運搭晚上九點多的班機時,在韓國的車學沇的時間是下午兩點多

飛機飛行了十二個多小時到達韓國,時間是凌晨兩三點左右了,我知道有人會看得很混亂

用簡單一點的方法就是用法國時間去算,搭晚上九點多的班機飛十二個小時之後就是早上九點多,這時候剪掉七個鐘頭就是韓國時間了

看不懂就我也沒辦法了QQQQQQ

 

結尾有點爛尾抱歉QQQQQ 我怕寫下去又會是個長篇所以就斷在這了QQQQ

 

 

 

, , , ,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yamapi790220
  • 在這個奇怪的時間點搶頭香(?

    不得不說、這篇、真的、太喜歡了!!!!!!!!!!!!!!(太太冷靜
    我還莫名的超入戲的
    看到學淵一巴掌打在鄭澤雲臉上,也不小心驚呼了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學淵這麼委屈,我也覺得好難過
    有好多心情想為他解釋啊、因為喜歡所以裝成熟、因為喜歡所以不想打擾
    可是人總是習慣的動物,對他好久了他就自然而然的忘記那些本不是應該的
    所以,我真心覺得車學淵那一掌我看了好多(不對#

    而且你沒有斷在這邊
    我還真想本能的敲下文,難怪你剛才會呼喊了
    完全能變成中篇的趨勢
    後面劇情我會自動腦捕的~嘿嘿~
    你們聖誕賀文都結束了,我的還卡兩章TTTTTTTT
    Help Me~~~~(誰理你#
  • 謝謝你喜歡嗚嗚嗚嗚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吵

    學沇就是會讓人心疼嗚嗚嗚嗚(哭ㄆ#
    現在很多人都會因為習慣然而就當成理所當然,久而久之就忘了對方也需要被關心被照顧QQQQ
    那一巴掌我也很爽(ㄍ

    結果大概會有後續或許啦......
    昨天一貼上百度幾乎都問我有沒有後續根本就是逼我QQQQQQ (心軟的人(自己說

    小懿的聖誕賀文加油!!!! 等肉吃(嚼嚼←

    Kate 於 2014/12/29 23:55 回覆

  • LeoN
  • 未讀訊息真的深得我心啊啊啊啊
    拜託出個番外吧~~~~~
    覺得馬麻不能這麼快原諒把拔!
    一定要虐一下鄭雷歐來撫平我平常被他虐的亂七八糟的小心臟XD
  • 謝謝喜歡嗚嗚嗚嗚嗚嗚(又哭#
    番外大概會之後寫QQQQQ
    我也覺得不虐一下鄭澤運對不起我自己(嗯?????

    Kate 於 2014/12/29 23:56 回覆

  • Xiuwen
  • 拜託一定要出個番外啊啊啊啊!!!!!!
    看了我心都癢癢的了~
    親的文筆真的爆好~都可以出書了#
  • 大家都叫我出番外我真的QQQQQQQQQ
    謝謝喜歡嗚嗚嗚嗚

    Kate 於 2014/12/29 23:57 回覆

  • 雙生2min
  • 看完整個心好痛
    快哭出來了.....
  • 不哭不哭~

    Kate 於 2015/04/16 23: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