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 Say.

此BLOG文章大部分為BL,不適者請勿點擊觀看。
此BLOG所有文章不提供轉載。
請尊重每個作家寫出來的文章,請不要拿去第二次創作當成自己的作品。

這篇是李在煥中心,標題猶豫了很久 本來想標上 煥/沇 但是這樣對不起鄭澤運(?

所以改成了 運沇/煥          

 

最近和小夥伴一直聊到煥尼,說著煥尼看著學沇的眼神中充滿愛

小夥伴說車學沇在說話的時候煥尼常常會看著他,說不定煥尼真得很喜歡學沇QQQQ只是他沒有說出來而已QQQ

雖然很心疼然後我KN又吃的下,但身為90飯的我只能讓煥尼當個旁觀者啊!!!!因為太心疼所以寫了煥尼眼中的90

 

另外標題的Blue不是藍天,而是憂鬱喔。

我真覺得我有病居然聽著輕快的歌打出煥尼的苦戀文(嗯?

而且我最近一直都是英文標題到底是怎麼了?????

 

 

 

灰藍色的天空,看起來如此的憂鬱;灰白色的雲朵,看起來彷彿是承載了許多雨水而笨重;毛茸茸純白色的耳罩掛在脖頸上搔的他耳垂以及臉頰非常的癢,濟州島的海風刮著他的臉另他皺起了好看的臉。

直到冰雹打中他的後腦勺他才意識過來他又看著車學沇發起呆來了;為了掩飾尷尬,他發出怪叫聲朝著車子的方向跑去,卻在車學沇的身後停了下來。

N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想要引起對方的注意又再次的發出怪聲,只是這次的音量稍微小了一些。

車學沇聽到李在煥的怪叫聲,發出溺愛的笑聲,可以從笑聲聽出來車學沇此刻很開心;李在煥聽著車學沇的笑聲露出了傻瓜笑容,也跟著呵呵幾聲,對方順了順他那被海風吹亂的瀏海說:看來我們在煥冷到都在傻笑了。

他依舊呵呵呵的笑著。

 

 

悄悄地在鏡頭後面咬著牙忍痛,用手揉著因撞擊而疼痛的地方。

嘴裡說著:不痛,我沒事。但是從馬背上摔下來且屁股著地說不痛根本是假的,但因為正在錄製節目他也只能忍著那心臟彷彿要從口中跳出來的驚恐感對著工作人員說著他沒事,因為衣服很厚所以沒有受傷。

他其實很害怕,不是因為從馬背上摔下來而害怕,而是害怕馬兒因為驚慌而亂跑也讓其他的馬匹根著驚慌而不受控制。

為了不讓其他人受傷他放棄了騎馬,李在煥拿起了小型攝影機開始拍著;嘴裡說著說想拍大夥騎馬的樣子,但是卻是再保護著其他人,可以在事發狀況前早一步阻止。

雖然心臟還是噗通噗通跳地飛快,但是情緒穩了許多;其實真正讓他緊張情緒穩定下來的是車學沇那一聲聲:

在煥啊,沒事吧?沒受傷吧?

在煥啊,真的沒事嗎?會痛要說出來喔。

在煥啊,你的馬去哪裡了?怎麼不騎馬了?是不是心裡受傷了,嗯?

啊、他們學沇哥就是個溫暖的代表。他聽著這些話心都暖了起來,雖然還是很氣那匹馬。

 

他拿起小型攝影機,小跑步著跟在後頭;很可惜兩條腿要追過四條腿是非常有難度的,但是他依舊沒有停下腳步。

透過攝影機的螢幕,看著車學沇的側臉,他可以感受到心臟噗通噗通地跳動的非常快;當然,李在煥還以為這心跳是跑步引起的。

「在煥啊。」車學沇微微彎下身子對著一直跟在他旁邊的李在煥喊了一聲。

李在煥看了眼螢幕後抬頭,「N哥怎麼了嗎?」

「你先把攝影機關掉。」

雖然不懂車學沇到底要做什麼,他還是把攝影機的電源給關掉了。

「對不起,如果不是哥說要來濟州島也不會發生這種事情。」

他瞪大了雙眼,「哥說什麼!我玩得很開心啊,而且我也沒受傷,真的!因為外套很厚所以完全沒受傷。」說完給了車學沇一個笑容。

「真的嗎?」

「真的真的!」說著還在原地跳了幾下給車學沇看。

車學沇彷彿放心下來,原本皺著的眉頭也都鬆開來了。

他不喜歡看著車學沇苦著臉。雖然他很喜歡看著車學沇不說話或者不笑時那嘴角凹陷的痕跡,雖然他很喜歡但他也不願意看著車學沇不笑的臉龐;他們學沇哥可是最適合把笑容掛在臉上的。

「怎麼了?」

「啊、澤運。」車學沇拉了拉韁繩好讓馬匹可以不要一直蠢蠢欲動想要行走,「在問在煥有沒有受傷。」

「沒事吧?」

「嗯,沒事!」

遠處的工作人員大生呼喊著他們,李在煥才發現他們已經偏離航道有些距離了,小跑步跑到車學沇和鄭澤運的前頭,用著倒退走路拍著他們。

他知道,車學沇和鄭澤運之間有著他融入不進去的氛圍。

 

車學沇和鄭澤運拉了韁繩讓馬匹掉頭,輕輕地踢了下馬肚,馬兒跨出了步伐,用著小跑步進行著。

「在煥啊快跟上。」伴隨著笑聲。

他打開了攝影機的電源,拍下了綠油油的山坡地以及在草皮上騎著馬的車學沇和鄭澤運的身影;對自己拍的畫面很滿意後,他也趕緊加快腳步。

海風吹過,因跑步而熱起來的身體一點也不感覺到寒冷;就像一陣暖風般吹散了他的憂愁、他的鬱悶、他的不愉快。

灰藍色的天空在此看起來就像是濟州島獨有的天空顏色,而灰白色的雲朵就彷彿有自己色彩不與其他雲朵一樣。

而他的心情也拋開了鬱悶轉為開心且有一些些激動,他好想在這片草原上翻滾著大吼大叫告訴所有人他現在的心情。

停下奔跑著的腳步,他抬頭看著天空,給了天空一個非常好看的笑容。

他真的好喜歡好喜歡車學沇,即使他不會仔細去思考這是愛情還是宛如親情的友情,因為他知道車學沇和鄭澤運之間的相處氛圍是他融入不了的。

即使是這樣也沒關係;因為只要車學沇開心他就開心,只要車學沇喜歡他就喜歡,他想一輩子站在車學沇的身邊看著他,站在他身邊小心翼翼地守護著。

只要車學沇喊著他的名字他就非常滿足了。

在煥啊,在煥啊,在煥啊……

彷彿唱歌般似的,輕輕唸唸。

 

「在煥啊,快點過來!」

「喔!」再次跨出腳步跑向車學沇。

 

即使是Blue Sky也不能阻止他的心情,因為看著車學沇他的憂鬱就可以一歡而散了。

只要看著車學沇,這樣他就滿足了,非常的滿足。

 

 

, , , , ,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零
  • 且讓我再哭哭嗚嗚嗚嗚我覺得好憂鬱喔QQ
    煥尼對不起QQQQQQQQQQQQQQ(?
  • j我真的沒有虐煥尼啊QQQQQQQQQQQQ

    Kate 於 2015/02/23 21:54 回覆

  • 現實 習慣
  • 這樣的煥尼好讓人心疼呀~
    沒關係~小爀會來安慰你的~
    XDD
  • 煥尼真的很常這樣看學沇QQQQQ

    Kate 於 2015/02/24 20: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