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 Say.

此BLOG文章大部分為BL,不適者請勿點擊觀看。
此BLOG所有文章不提供轉載。
請尊重每個作家寫出來的文章,請不要拿去第二次創作當成自己的作品。

之前興起的噗浪點文活動,先發發悲文小段子,甜文小段子的部分已經都快變成短篇了所以等我寫完再貼(?

如果還想點文的親也是可以,請到噗浪上點文吧^^ BLOG是不接受點文的←#

悲文小段子點文請走 http://www.plurk.com/p/kvzni3

甜文小段子點文請走 http://www.plurk.com/p/kw71ba

由衷希望甜文不要再讓我寫肉了OTL 小夥伴點文都點肉讓我又愛又恨(?

 

那麼以下放上兩則悲文小段子!!

 

 

 

內容:

車學沇是鄭澤運的小三,但是鄭澤運有老婆了。

然後車學沇長期忍受之後最終決定離開,但是換鄭澤運離不開車學沇想要去追回他。

但是車學沇雖然非常心痛但是還是決定離開他!!

 

第三者/阿燃

 

每一次的親吻都彷彿像是初嘗禁果般,每一次的做愛都彷彿像是在挑戰尺度般。

但他沒辦法克制自己,他身不由己;即使背負著那難聽的第三者的名稱他也不在意。

從第一眼看見鄭澤運的時候他就已經深陷其中了,也忽略了鄭澤運左手無名指上的婚戒;就像被愛情沖昏了頭,渾渾沌沌地什麼也都看不清。

直到女方找上門來。

她說:希望你可以和澤運一直這樣下去。

車學沇愣了,他以為他可以聽到更難聽的話語,沒想到卻是如此的另他不可置信。

她又說:我和澤運討論過了,所以沒關係。

討論過?沒關係?

車學沇被這句話給砸的生愣,所以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他開始有些憤怒,感覺自己彷彿被蒙在鼓裡,感覺自己彷彿被關在透明的大玻璃箱裡,被外頭的人們嘲笑著他的愚蠢和無知;還自以為什麼都知道地幸福著。

「所以、鄭總跟妳說過我和他的事情了?」

女方淡淡的一笑,很淡很淡而且帶點苦澀,「是的。」然而她溫柔地撫摸右手無名指上發著亮光的戒指,「我不會插手你和澤運的事情,所以請他跟繼續在一起,這是我的請求。」

「……為什麼?」

「嗯?」

「照道理來說不是要拆散我們嗎?為什麼又拜託我繼續跟鄭澤運在一起。」語氣帶點憤怒地讓車學沇自己也察覺不出來。

「沒有為什麼,因為我愛他,而你也愛他。」

因為我愛他。

這句話如同刀刃一般刺進車學沇的心,就如同女方那發著亮光的戒指一樣刺痛了他的雙眼。

等到他回過神來他早已離開了咖啡廳回到了公司,而他又跟面前的鄭澤運偷偷地在總經理辦公室的辦公桌上親吻、愛撫和做愛。

那是第一次車學沇覺得自己真的是不知廉恥的第三者,別人婚姻的破壞者。

那次是第一次在鄭澤運的衝刺下痛哭失聲。

 

是的、他是懦夫。

所以他繼續跟鄭澤運在一起,繼續跟鄭澤運親吻和做愛,只是好像少了些什麼。大概是初戀的悸動吧,車學沇說著嘲笑著自己。

他還是很愛鄭澤運,好幾次他開口提過要結束這段不應該的感情,但是鄭澤運總會在下一刻親吻上他的嘴,接下來的事情他也無法完整地說出一句話。

 

聽著飯店浴室裡面傳出水聲,他忍著腰痛起身穿起了皺的難看的襯衫和褲子,也不管後庭內的濁液會不會弄髒褲子;然後他在凌亂的紅色床單上留下了白色的離職單,靜悄悄地離開了房間。

也靜悄悄地離開了鄭澤運的世界。

因為我愛你,所以我離開。

 

 

 

***

 

 

 

內容:

可不可以寫一個人過得很幸福(有對象或有家庭小孩),而另一人卻獨自默默喜歡他守護他,做他最好的朋友卻永遠不可能在一起的情況?如果結局是某個人掛掉也可以。

 

當你告訴我/

 

當鄭澤運像車學沇介紹他身邊的人是他的愛人時,車學沇覺得自己的世界正在崩塌中。

但他還是掛著笑容向對方打招呼握手,他可以感覺到嘴角皮下的神經是如此的緊繃僵硬;他不是真心想笑著向對方說很高興認識你。

「最好的朋友。」鄭澤運對著對方這樣介紹他。

車學沇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嘴角真的僵住了。

 

幾個月下來鄭澤運比以前來的要多話些,如果是以前,車學沇會很高興鄭澤運話開始多了,但是現在他很懷念以前那惜字如金的鄭澤運。

起碼鄭澤運會聽著他說話而不是他現在聽著鄭澤運說著他們之間的事情以及最近發生的事情。

他好想開口對著鄭澤運說:澤運啊,你怎麼不問問我最近過得如何?

但、他始終沒有開口,那一整天都沒有;有的只是掛在臉上苦澀的笑容。

 

車學沇沒有告訴鄭澤運,前陣子他會突然地頭暈、反胃,而且一天內會發生好幾次。

所以他去做了檢查。當他拿到自己的診斷證明書時,取代著是瞬間紅了的眼眶和發抖的雙唇。

車學沇他坐在逃生口的樓梯上靠著牆壁痛哭了許久;牆上的逃生警示燈裡的燈泡彷彿快壞了一閃一閃地,有一下沒一下地映照出車學眼的影子,被昏暗燈光拉長的影子是如此的孤獨。

而手上的診斷證明書上的字已經被抓皺到無法看清楚了。

 

當你告訴我你很幸福的時候,我一直期待著你會反問一句我過得好不好。

 

 

 

 

, , , ,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鬼爵
  • 車學沇似乎都處在獨自舔舐傷口的角色
    還要強顏歡笑的看著鄭澤運
    不論因為太愛而離開或祝福
    都只有他一個人....
  • 車學沇真的很適合這種角色啊QQQQ
    虐他會心痛但是不虐很可惜(喂#

    Kate 於 2015/05/28 22:18 回覆

  • leotaekwoon
  • 瞬間虐哭OAQ
    最後一句戳淚點了...
    因為自己也曾經這麼想過ToT
  • 不哭不哭(拍
    其實那句話在脆弱的時候說出口真的很戳淚點....

    Kate 於 2015/05/28 22: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