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不小心摔進去Block  B了//////  李敃赫真的太過分了QQQQQ這款(?)男人怎麼可以不愛呢QQQQ

雖然小夥伴聽到我擔李敃赫的時候都表示訝異,why!!!!!!!!!!!

 

看了許多團綜一直腦補安宰孝嘴唇上的傷口不單純(安:你才不單純

這種小短篇段子以後應該會很多...吧?(不負責任

 

李敃赫不知道幾次看到安宰孝的嘴唇上充滿著一個又一個的小傷口,那都是安宰孝自己咬出來的。

即使成員們再怎麼提醒他,他還是改不了咬嘴唇這個習慣;通常都會在咬出鐵鏽味後才驚覺自己又犯了老毛病了才舔舔嘴唇把唇上的些許紅色異體給往嘴裡帶。

「你這樣我根本沒辦法上唇妝啊。」化妝師姐姐忍不住抱怨了一番。

傷口是鮮嫩的紅色,粉裸色唇膏根本蓋不住,反而會更加明顯。

「那就不要上啊~」安宰孝帶點撒嬌說道,他希望這樣可以減少些被罵的理由。

「呀、你這樣不行啊……」

「我下次不會了這次就原諒我吧,嗯?」朝著化妝師姐姐扭著肩膀撒嬌。

在一旁本來低頭刷著手機的李敃赫被這段話給吸引住而抬頭往安宰孝的方向看過去,卻在看到安宰孝唇上那明顯的傷口而皺起了眉毛。

這次的傷口比往常的來的要大,也因為傷口太大安宰孝一直舔著唇上的血液。

李敃赫很生氣,但是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這麼生氣。

 

 

「安宰孝。」

李敃赫叫出走出待機室往化妝室方向走去的安宰孝。

「嗯?」轉頭後連視線都還沒對上,李敃赫便抓著他的後頸往他的方向帶,「做什麼,你……」等到對焦之後他只看到李敃赫的眼睫毛。

那是個親吻,而且是濕潤的親吻。

李敃赫含住安宰孝的嘴唇,時而用舌尖劃過安宰孝唇上的傷口。

「唔!」突如其來的親吻再加上唾液刺激了傷口讓安宰孝發出了彷彿呻吟的驚呼聲。

就這個驚呼聲讓李敃赫的舌頭得以進攻到安宰孝的嘴裏面,用舌頭勾起纏繞安宰孝的舌頭,彷彿早已忘記他本來的目的,只想享受親吻安宰孝。

直到安宰孝快呼吸不順輕推了李敃赫的胸膛對方才肯離開自己的雙唇。

李敃赫看著滿臉通紅的安宰孝,用舌尖舔了自己的嘴角說:「下次如果再出現傷口我看一次親一次,懂嗎?」

安宰孝只能微張著嘴點頭回應李敃赫。

 

絕對不可以惹敃赫哥生氣,不然敏赫哥會爆走。

嘻嘻,不知道我咬破嘴唇我們泰欥哥會不會親親我舔舔我呢? 

──By躲在轉角正也想去廁所然後就正大光明的露出半顆頭偷看完整部戲的表志勳

 

你想得美。

──By光速從表志勳後頭走過去的金有權開始感嘆他們忙內的思想歪了

 

 

, ,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