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寫文中一度因為70年代的服裝而崩潰(幹) 所以服裝半AU(X  

Gaby的服裝是參考夢露(很熟逆)的服裝,因為很可愛就覺得Gaby穿也很可愛呼呼////

故事背景也可以算是半AU了,不太清楚美國的大學有沒有舞會,但是高中是有的

 

 

 

 

Come And Get Your Love

Illya/Solo

 

 

誇張、荒唐。

Illya對於他們的U.N.C.L.E.的團隊最近執行的任務實在是太過於荒唐,他真想拿起他的消音槍抵著他們的指揮官Waverly的腦袋,但也只是想而已。

他們收到的新任務就是某間大學裡面的交換學生,實際上就是讓他們去實習……呃、應該說是體驗一下大學生的感覺,Waverly是這麼說的。

Illya只是皺皺眉頭,看了眼Gaby後又看了眼SoloGaby扮演大學生沒問題,因為娃娃臉讓她看起來還像是個學生,而他自己應該勉強行的過,但是Solo呢……?

「他適合嗎?」Illya看著Waverly,用大拇指指了身旁的Solo

Solo勾起一邊嘴角,對於Illya的質疑感到無奈且好笑,「哈、笑話,說臥底我可是比你在行啊,Red peril。」

「喔、是嗎?」他轉頭看著Solo,「那要不要讓我崇拜一下,Cowboy。」

「你就拭目以待。」

 

他們脫下了西裝和露背洋裝,換上了舒適且輕鬆的服裝,適合他們扮演大學生的服裝。

Gaby綁起了馬尾,讓微捲的髮尾隨著晃動更加有動感,服裝也從露背洋裝換成了粉橘色長毛衣和白色吊帶短褲,小麥色的肌膚在燈光下彷彿閃著亮光。

Solo則是穿著白色素面T恤牛仔褲,還有牛仔外套,也把原本都梳成由頭的頭髮給弄亂了幾分,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小上好幾歲。

他則是穿著藍白線條襯衫和白色西裝褲,這套服裝讓他非常地不舒服,他一度想戴上自己的貝雷帽,但是被Gaby阻止了,因為她說────這樣不搭。

「混搭也很時尚。」

Illya,把你的貝雷帽從你頭上拿下來放回去行李箱,現在、立刻、馬上!」

然後他就放回去了,他感覺得出來如果他不把貝雷帽放下的話,Gaby下一秒就會不顧形象地爬到他身上(還好Gaby穿的是褲裝,而不是裙裝和睡衣)把他的貝雷帽扯下來然後丟掉──或者是拿起剪刀剪開它。

 

大學生的舞會,不就是喝喝酒精汽水、聊天、之後情投意合就到個隱密的地方來上一發或者兩發。

真是糜爛。

Napoleon Solo一樣糜爛。

「嘿、Peril你的想法我都聽到了,別像著怨夫一樣坐在那邊,少一臉『Gaby沒有約我跳舞』的表情好嗎。」Solo拿著紅色塑膠杯走了過來,頭髮沒有髮油固定而不受控制地一直垂在額頭上,讓Solo好幾次都得用手指把頭髮給梳上去。

Illya右手肘靠著桌子,而手掌撐起他的下巴,一雙大長腿交疊著;他抬起眼怒瞪Solo恰巧看到對方梳頭髮的動作,心底罵了聲難聽的後又把視線放回Gaby的方向。

OK,不提Gaby。」Solo也得承認,剛剛看到Gaby和不認識的男士靠的相近地在跳舞他也很生氣,Gaby對他來說就像是妹妹般存在,不容許任何人接近,「不跳舞,那麼去喝酒。」

「我不喝酒。」

「我的天吶,你真是我看過最單調無趣的男人了,Peril。」

「你也是讓我看過最光彩奪目的男人了,Cowboy。」

「我就當作你在讚美我了。」

Bitch。」

 

他們停止調侃對方,看著Gaby朝著他們的方向跑過來,臉頰上些微紅通通地顯示著Gaby喝了些小酒,讓Gaby看上去就如同純真的少女。

Illya你怎麼都坐著,你必須起身參與這個活動。」Gaby綁著高馬尾正俏皮地隨著她的舞姿左右搖晃,她牽起Illya的雙手,就如同先前那次。

「可是我不喜歡。」嘴上雖然這樣說著,但是還是離開了位子上。

「別忘了你現在是大學生啊,跳一支舞不會怎樣的,要我教你嗎?」她眨著那宛如晚霞般美麗的雙瞳,雙手拉開距離準備大展身手。

「不!」Illya抽開雙手,伸出右手食指擋在他與Gaby的中間,彷彿要抵擋住些什麼,「呃、我的意思是沒關係,我就在旁邊看著就好。」他可沒忘記先前那次本來只是跳舞,接著他就被賞了兩巴掌,再接著他們就開始摔起角來了。

「噢、你這種態度還真像老頭子。」Gaby皺了皺鼻子,看起來又可愛幾分。

「親愛的,妳忘了嗎?他的確是老頭子。」Solo靠近Gaby低語,然後呵呵地笑著。

Illya只能把怒氣憋著,他可不想在Gaby面前失去理智,但他又能怎樣,他本身就沒有舞蹈細胞,跳起舞來就僵硬地彷彿雙腳被釘在地上,而上半身只能像是忘了上油的發條娃娃般卡著無法動;所以他不喜歡跳舞,因為他也不會跳。

「那如我我邀請你呢?」Gaby把頭微微地歪了一邊看著Illya露出小狗般地眼神。

喔,天吶。Illya在心底大叫,他敢肯定Gaby醉了,而且是心情好的那種醉了,因為她沒吵著要玩摔角。

Waverly說偶爾也要讓我們放鬆一下,所以這次讓我們臥底在這所大學。」背景音樂又換了一首,Gaby的身體已經隨著旋律開始輕微擺動,「拜託~」

「……好吧。」他投降。

 

Gaby把他拉到了舞會場地的中心,音樂是輕快的,可以讓人心情整個愉快起來的那種旋律;Gaby牽著他的雙手開始左右搖晃,他只能注視著自己的腳不要去踩到Gaby

Solo又拿過一杯酒精汽水,說:「既然舞蹈你都跳了,那麼酒也該喝了。」他高舉紅色塑膠杯在Illya眼前晃動著。

Illya看著那杯有著鮮紅色外表的塑膠杯以及裡面的金黃色液體的酒精汽水,紅色和在金黃色酒精汽水裡面上升然後爆裂的氣泡,就如同Solo這個人一樣。

熱情、閃耀且抓不住。

如紅般的熱情、金黃色般的閃耀、氣泡般的一碰就破的神祕感。

Napoleon Solo給他的感覺一直以來都是熱情閃耀,但又神秘;實際上了解過後他也只是個平凡人,有著不平凡身分的平凡人。

 

他爽快地接過了那杯酒,一口氣乾了它,Gaby在一旁直拍手,嚷嚷著說續杯,Solo不客氣地遞上了自己手上那杯,有著粉紅色液體的酒精汽水。

他看了眼後不疑有他,喝了。

下一秒傳來Solo的大笑聲,他在過了約兩三秒才明白Solo到底為什麼要大笑。

媽的,Napoleon Solo這該死的傢伙居然弄來辣椒水混在酒精汽水裡面。Illya乾咳著,想把那嗆辣感給咳出來。

Illya上當了!」Gaby拍手大笑著眼淚都給逼出來了。

「你們套好的?!」不知道Solo是放了多少辣椒水,他覺得自己的喉嚨都要燒起來了。

YES。」Solo拋下這句話後準備拔腿就跑。

Illya把紅色塑膠杯往Solo的方向丟過去,然後跟著追上去,全力追擊;只留下Gaby在原地,用眼神跟著他們跑來跑去的身影邊笑著。

 

 

END

, ,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