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管我寫什麼,我寫著都亂了,事情發生順序不知道有無錯誤就當作沒這回事吧(等等

被胡霍給逼出一篇凱歌我也是醉了

在朋友中喊著說要撸一篇凱歌,然後又對不起華哥所以只好讓華哥當個和事佬(?

朋友又說怎不讓袁弘出來,我整個大爆笑,現在是ALL胡嗎wwww只能說我對老袁不熟呀抱歉老袁(

然而我卻讓東哥的名字出場了我wwwwww

 

個性可能OOC注意(?),後面爛尾了抱歉(跪著哭

最後面粗體的部分是kkwhgg說的那句話///

 

 

 

 

北海道的冬季。

霍建華與胡歌一同拍攝《時尚芭莎》的雜誌照,這廂他們這歇著。在偌大的落地窗旁的餐桌,他們面對面地喝著手中的熱茶。

工作人員紛紛跑出去拍著雪景,獨留他們倆在餐廳聊著天。

 

「最近你和王凱如何?」

霍建華一個問題差點讓胡歌到口的熱茶給噴了出來,他壓抑著差點被嗆著的感覺吞嚥下那口茶,慌慌張張地用著袖子擦拭嘴角滲出的茶水。

「說啥呢華哥!」他壓著聲音說道。

「瞞什麼,我老早就知道了。」霍建華笑著又喝了口茶。

胡歌瞪大雙眼一臉不可置信,他朝著左右看去,然而拉著椅子更靠近桌緣,「華哥咋知道的?」

「你一喝酒就全都告訴我了,從你們誰先開始告白,還有你們的第一次……」霍建華的話還沒說完便被胡歌給摀住了嘴,他轉動了眼珠子,卻看見胡歌滿臉通紅地咬著下嘴唇。

霍建華見狀不免在心底偷笑了一番。雖說胡歌跟他很熟,但說到底還是個純情大男孩。

「什、什麼第一次!」胡歌羞愧地直用氣音撕扯著喉嚨。

他拉下胡歌的手,「接吻啊,不然你想去哪啦?」霍建華明知道胡歌臉薄,卻總愛在私底下這般鬧他。

胡歌噘著嘴,支支吾吾地倒是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他一口喝光了熱茶,看著胡歌那宛如京劇變臉的表情一張換著一張實在精彩。

「我說老胡,我跟你聊這件事情不是要你否認自己隱藏起來的情感。我也知道你最近因為誹聞的事情傷透腦筋。」

霍建華摸著已經微涼的杯緣,真想再倒一杯熱茶暖暖指尖。前些天王凱打了通電話給他,他才真正確信胡歌和王凱正在一起,戀人般那種。他本以為當初胡歌喝醉酒打電話給他說了一大串英文說他和王凱在一起是玩笑話,酒後胡話那種,又想起他在接受採訪的時候隔空跟胡歌告白,說了五年之約,想必是王凱誤會後又得知他與胡歌要一同前往北海道拍攝《時尚芭莎》的雜誌照,才提起勇氣向他說了他們在一起的事。

說真的,霍建華得知的時候確實有點驚訝,但明眼人都看的出來,真以為那些小動作沒人知道。霍建華笑著這兩大男孩實在是太小看這年頭的粉絲了。

想起王凱那腰板直挺挺地樣子搭上他在電話裡提起勇氣說明真相,他不得不佩服王凱,能有這般勇氣要說耿直還是蠢呢?就當作他是個正直的孩子罷了。

胡歌低著頭不敢直視霍建華。

「老胡我問你,你見我因為知道你和王凱在一起之後這幾天有疏遠你嗎?」胡歌猛地搖晃著頭給予回應,「我都敢說出五年之約了還怕不知道你和男人在一起,你操太多心了。」

「但是……」

「沒事,我沒有向其他人說起,再說、我也不是那種愛八卦的人。」霍建華露出微笑讓胡歌鬆了口氣,「我也知道在我們這圈子能得到一份真心很難,你和王凱有什麼誤會就說明白解釋清楚。」

「喔……」胡歌把杯子捧到嘴邊,「我是知道我喝醉了會說英文,但我不記得我會打電話呀。」

「放心,我估計你那喝醉酒後含糊的英文也沒幾個人聽得懂,但你給誰說了我就不清楚了。」

「……那你怎麼聽得懂?」雙眼眨巴眨巴地。

「王凱後來跟我坦白的啊。」

這下胡歌真把口中的茶給噴了出來。

「他……他……」

「他全都說了,就在上禮拜。」

霍建華還是站了起身,他走向一旁的吧檯拿過那一壺熱茶,卻見整個餐廳只剩下他與胡歌兩。人說別人家的孩子特別可愛,那麼現在是別人家的雪特別好看是嗎?怎麼全部的工作人員都在外頭了連攝影師也在外頭。

「他大概是看了新聞,」霍建華往自己的茶杯裡倒了九分滿的熱茶後把茶壺擱在他們倆中間,「五年之約,還有你那煙霧彈的誹聞。你可能覺得沒什麼,但王凱卻很煩惱。」

「他煩惱什麼,惱的應該是我啊。」胡歌有點氣呼呼地把茶給乾了後又自行倒上一杯。

霍建華嘆笑著搖著頭,「獅子座的男人愛面子,自尊心強,如果不是王凱糾結許久他怎麼會向我坦白。別以為獅子男看似強大,那只是外表。」

「華哥你什麼時候這麼懂星座了?」

「說認真的,別打岔!」霍建華嘖了一聲便讓胡歌那想要轉移話題的小表情給收了回去,「王凱對你好大家都看的出來,你自己也說過王凱很照顧你,那麼現在你們卻因為一點誤會而不說清楚,王凱打電話給你你不接,給你微信你不回不讀,這麼僵著你開心嗎?」

「不是我不想說呀華哥,而是凱哥他實在是有理說不清啊。」這下胡歌扎扎實實地皺緊了眉頭,「我都跟他說明白都是誤會他卻不相信我有什麼辦法!」

「你怎麼解釋的?」

「我說五年之約只是開玩笑,我們倆是好哥們,然後那個女的也只是碰巧遇上的,我倆根本沒什麼,都是狗仔亂寫一通。」

「就這樣?」

「就這樣。」

霍建華仰著頭翻了下白眼,就這麼解釋難怪王凱會頻頻打電話給他,打到最後居然求他當和事佬,他居然也答應了大概是因為那天的紅酒太烈他醉了吧。不然這種苦差事他怎想搭上一手。

要說胡歌太天真還是王凱太耿直?他只能說他們倆都蠢,蠢到誤會清了還以為一方不原諒自己一方還生自己的氣。

在愛情裡的人們總會盲目這句話果然沒錯,他可扎扎實實地看到例子了。

 

「你現在打電話給王凱。」他這和事佬實在是不想再和事下去了,快狠準才是正確的選擇。

「現在?不要,為啥我要打電話給他。」

「那換我打電話給東哥。」

胡歌倒抽一口氣,「華哥你怎能這樣對我!」

「你這是打不打?」語落,他拿起口袋裡的手機,刷開了靳東的電話,手指與通話鍵相隔幾公分。

「華哥不帶這樣逼人的啊!」胡歌憋著臉彷彿要急哭了。

霍建華和靳東不熟,也就一面之緣,也沒聊上幾句,同是老幹部的他們很少有相同話題,也就聊聊對方的戲,然而在青島拍戲的時候過去探個班,也就這般熟。

霍建華會拿靳東出來壓胡歌,那也是因為他知道胡歌真把靳東當大哥看待,多的是尊重,靳東的話胡歌不敢不聽,然而如果他真把這件事情告訴靳東,依靳東的老幹部作風,大概也就會抓住他們倆,要他們跪著說個清楚明白。他不知道靳東會不會這樣,但他總覺得百分之九十九會發生這種事情。

「兩條路給你選,你打給王凱或者我打給東哥。」說真的他也不想這樣威脅人,但現在惱的人是他啊──

「別!我打,我打就是了……」

胡歌整個肩膀都垂了下來,從口袋拿出手機,熟練地滑開、點下、撥出。

 

///

 

一小時的時差,不多,可以當作是自己時間快了或慢了那樣。

當胡歌撥通了王凱的電話後,響了好幾通正當胡歌以為王凱正忙著沒法接電話,那頭的嘟聲瞬間斷了,傳入耳中的是王凱那充滿磁性的聲線。

胡歌他最不喜歡和王凱通電話了,因為王凱的聲音只要傳近耳裡總會讓他不清楚自己要說些什麼。

『歌歌?』

胡歌睜著雙眼看向霍建華,對方一個機靈,便知道意思,「你們好好說,我先出去看雪了。」霍建華起身,憋著想爆笑的心情快步走離餐廳。

『歌歌怎麼了?』

胡歌對於王凱現在的聲音實在是又恨又愛,「你怎麼都跟華哥說了。」

『啊?』王凱愣了會才明白胡歌的意思,『我找不到人可說了,如果跟大哥說大哥會打死我的。』

聽著王凱委屈的聲音,胡歌噗哧笑了出來,「的確,大哥他肯定打死你的。」

『所以啦,歌歌啊……你別生氣了,是我不好,你別再不接我電話也不要不回我微信了好嗎?』

「誰生你的氣了,是你自己賭氣好嗎,我都跟你說清楚了那些只是誤會只是傳聞,你根本聽不進去。」

『好好好,都是我不好,歌歌啊,我們別冷戰了好嗎,嗯?』

「說幾句好聽的我就原諒你。」

『你想聽什麼?』

「隨便什麼都好,」指尖繪畫著杯緣,透露出期待的心情,「我可不要聽那些老掉牙的情話,我可是會掛電話的。」

『我想想……』

胡歌拿起杯子輕啄一小口茶水,聽著電話那頭細微地翻閱紙張聲音,想著對方是不是正在拍戲的休息期間,他這樣打電話過去不就打擾到對方了。正開口想對王凱說他們可以晚點聊,等下戲了在通電話也行,那些話卻被王凱的一句話給硬生生地堵在喉嚨,那一瞬間,他整張臉彷彿燒開的水壺通紅了起來,咬著下嘴唇喉嚨裡發出嗚嗚的聲音,迅速地把電話拿離耳朵邊,按下了結束通話鍵,把手機丟在一旁,自顧自地尖叫出來。

但,一旁的手機響起了鈴聲,胡歌看了眼來電顯示後刷開接聽──

「我現在不想跟你說話,你犯規!」

然而又按下了結束通話鍵,令王凱在海峽的另一邊看著手機納悶著他又做錯了什麼事情,卻只能發著一條條微信給胡歌。

胡歌掩著臉,他知道他現在的臉通紅的很,但他很慶幸此刻在餐廳只有他一人。

他覺得自己的心底彷彿被蜜糖填的滿滿的,身體都暖了許多彷彿要燒起來似地,他只要想起王凱所說的那句話就覺得自己會溺死在幸福裡。

 

 

霍建華悄悄地探頭觀看裡頭的狀況,看著胡歌把臉埋在雙手中耳朵通紅地發出尖叫聲,他想事情總是順利落幕了。這情人節都還沒到就這般虐單身人士,實在兇殘,看樣子回去之後該約王凱出來吃他一頓來當作答謝了。霍建華這般想的。

但、他們倆遇上了對方,這千萬分之一的機會,這對他們倆可以說是幸運吧。

霍建華露出笑容後,轉身跨步走向雪地。

 

能在這千萬分之一中遇見你,你就是我的幸運。

 

,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