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根據,只是幻想(?

很短,它本來是糖,但是後來卻變成玻璃做的糖,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寫到後面我寫不下去了所以快速的直接結尾(欸喂#

 

*錯字別理它

*圈地自萌

*勿擾真人

 

 

 

 

他們久久見上一面,跟以往的情侶相處方式很不相同,其他情侶是擁抱後來個法式深吻,而他們卻是擁抱後感覺著對方那帶點激動的心跳已經溫熱的體溫,聽著彼此沈穩的呼吸聲。

彷彿是已過了熱戀期轉為穩定期那種。

 

當初愛的熱烈時,胡歌總會伸出手從後頭抱住王凱的腰際,對方總會微微側著頭停下手上的動作低聲溫柔的問著:「怎麼了」

「就只想抱著。」

「但我怕弄濕你。」一個大男人洗著碗總是會不熟練地把水噴的到處都是。

胡歌不回答,手上的力量更緊了些,彷彿要把自己給深深地烙印在王凱的背上,因為他們相處的時光很短。

 

王凱總會不經意地摸著胡歌的後頸以及耳垂,胡歌總會敏感地縮起脖子,用手拍開王凱的手。但卻在幾秒後王凱又撫摸上了,彷彿要把自己的體溫給印在胡歌的肌膚上。

「哎、別弄。」

「都是我的為什麼我不能弄?」

臉頓時漲紅,「你你你你胡說什麼!」

王凱也就笑笑的捧過胡歌的臉,在他的唇上輕啄一下,然後把對方擁入懷中,吸取他身上的淡淡香味,彷彿因為這樣就可以讓自己充滿了能量,那樣地無可自拔。

 

熱戀時他們宛如初戀的小情侶一般,嘻笑打鬧樣樣都來,每晚慰問的訊息不斷。可他們終究是成年人,終究是公眾人物,即使他們正在熱戀也要如同平靜的湖水一樣沒有波紋沒有起伏,對著媒體說著謊,說著還是單身。就因為他們是演員,因為他們是王凱和胡歌。

 

他們的愛情可以很濃烈也可以很平淡。

要說他們的愛如同海上暴風雨中的船那樣,就覺得太過了,因為他們的表面相處看起來就如同向日葵與太陽那樣,看似很遠但卻密不可分;要說他們的愛如同微風拂過柳樹的枝葉那樣,又覺得太輕柔,因為他們的內心就如同夏季茂密的樹枝中,看似平靜但蟬聲此起彼落的吱叫著那般吵鬧。

他們的愛情就如同香精蠟燭一般,愛的熱烈時散發出甜美的香味,愛的冷卻時散發出熄滅的焦味。燭苗隨著風吹草動搖擺著,風一大就立即熄滅,如同他們那愛的隱密的情一樣,只要被發覺一點點蛛絲馬跡,他們就斷的一乾二淨。

但,他們的依舊愛的很深。

 

///

 

每一次的小爭吵,總會有十來天的冷戰,他們慣性地互相折磨對方,慣性地只當對方是朋友,可真真切切地卻不是這樣。

 

《獵場》的拍攝接近尾聲,劇組馬不停蹄地趕著戲,胡歌也因為有時候一來兩三天沒有睡眠的熬著拍戲。胡歌看著助理在他的休息位子旁的桌上擺著香精蠟燭,他拿起打火機點燃了燭芯,火光慢慢往上竄。他握上蠟燭的杯緣,動了動杯子,燭苗隨著動作搖晃著,他看著燭苗一會後閉上雙眼,他不清楚是燭苗的火花晃的他雙眸暈眩還是因為缺乏睡眠而頭暈目眩。

他突然好想念王凱,突然有種衝動想靠著他寬闊的背,從後頭凝聽對方沉穩的心跳聲。

 

《放棄我,抓緊我》的拍攝也如火如荼地進行著,連著好幾天的外景,王凱冷的臉部都開始沒了表情,也確幸他演的角色可以不用擺弄太多表情。看著一旁的助理一手一個暖暖包,不停地搓弄著,彷彿這樣可以讓熱度傳遍整身。

他想念起胡歌了,想起對方那容易冰冷的雙手,他想用自己的雙手握上對方的手好好地替對方暖了暖,然後再把對方拉近懷中,好好的抱上一抱。

 

 

他們總在小小的爭吵後的幾天,互相傳著訊息慰問著對方今日可好,有時候是王凱開頭,有時候是胡歌,彷彿沒一回事一樣,又回到了當初。

這天胡歌提早結束了拍攝,他滑開了微信,傳了訊息給王凱。

──我想你了。

他看著畫面發呆,等著對方的回訊,確怎知等到對方的來電,他沒有猶豫地點下了通話。

『我也想你了。』

他緩緩地閉上雙眼,就這麼聽著王凱的聲音讓胡歌覺得安心,「還在拍戲?」

『嗯、還有兩場戲。』

「多穿點,別冷到了。」

『你也是。』

他們就這樣無語的通話,直到胡歌聽見王凱那頭要開始趕拍著戲,才不捨地開口說:「去吧。」

『好,你早點休息。』

胡歌「嗯」了一聲後掛上電話,他把耳機移到臉頰邊,機身的熱度溫暖著他的臉頰,彷彿就像王凱正用著手掌貼著他的臉頰一樣,暖著他。

 

他們沒有甜膩的情話,只有溫暖的關心。

他們是戀人、是情侶,即使不再像初戀那樣的膩在一起,但他們依舊愛著對方,可望著對方的擁抱。

因為彼此的不將就、不放手,卻也只能這樣慢慢地互相折磨著彼此的心直到世界崩塌為止。

,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