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Eggs Benedict

 

Bucky一直覺得他鄰居的生活作息規律地跟士兵一樣。

凌晨五點多天空才微亮,剛洗完澡的他就可以聽到對門鄰居的落鎖聲,鑰匙碰撞鑰匙那聲音清脆地彷彿咖啡廳手推門上方的風鈴聲,然後是極為放輕的腳步,下樓。

Bucky通常這時間就可以得知現在是幾點幾分,然後把自己摔進床鋪,睡去。

是的,通常都是這樣。但是今天不管身體再怎麼累Bucky卻覺得他精神非常地好。

Bucky看著窗外的景色已經開始漸漸泛白,他呻吟一聲後翻了個身,拿起床頭櫃上的手機點開螢幕『06:13』,手機的亮光和時間刺痛他的雙眼。他已經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至少一個多小時了。期間他還聽到他對門的鄰居已經出門了。

Damn it……」踢了踢被子。腦袋思考著要繼續躺著還是起身吃點東西。

接著他起身走向浴室。沒錯、他選擇了要吃點東西餵飽他的肚子之後再躺回床上睡覺。

 

拉開了冰箱門,他皺著眉頭才想起這幾天忘了去趟超市。空空蕩蕩的冰箱裏面有著家庭號牛奶,以及一兩顆蛋、三片火腿和半條土司,還有些瓶瓶罐罐的調味料。

他不是不會料理。只是每天下班回到家倒頭就睡,睜開眼睛後都已經下午了。所以他會選擇外出吃中餐或者買回公寓吃,吃完通常都會發一下呆或者看電視,之後到了準備要工作的時間點前他會提早出門吃個晚餐或者去酒吧解決。所以他基本上是用不到廚房。

他決定做個Eggs Benedict來墊墊胃,然而殘酷的是、他發現他沒有馬芬麵包或者是貝果,他只有半條白吐司,他嘆了口氣後把半條白吐司拿出來放在餐桌上,還有蛋和火腿。頓時間冰箱空得有些淒涼。

準備開始製作荷蘭醬時,他再度受到打擊。他、沒有製作荷蘭醬的材料。拉開冰箱,拿起一旁Sam上次留下的TABASCO。反正都是沾醬大概沒多大的差別吧,他想。

後來證實他錯了,TABASCO辣得讓他喝掉了750C.C的牛奶。

舌頭麻辣得讓他決定,今天或者明天要去趟超市,必須地。

 

***

 

Bucky他吃完辣得要命的Eggs Benedict之後沒多久就躺在床上不省人事了。直到下午兩點多口渴再度讓他醒了過來。他看了眼手機,離上班還有段時間,他決定先去一趟超市。

走出公寓大門往對面走去就是超市,Bucky正猶豫著要提著購物籃還是推著購物車而煩惱,最後他選擇了購物車。

購物車的車輪滾動在超市的瓷磚地板上發出了極輕微的聲響,Bucky站在生鮮區挑選著蔬菜以及肉類。當一個人住在外面的時候開銷真的要特別注意,一個不小心就會花過頭。

挑選完食材後正準備前往櫃台結帳,他突然想到冰箱裡的牛奶好像喝完了,把推車轉個方向後往乳製品區走去。

 

***

 

Bucky望著長長的樓梯,他每次購物完都要痛恨自己住在六樓的事實。雖然平時也是這麼爬上爬下,但是可沒有今天的兩手重物。

Bucky會住在這棟公寓是因為Sam的介紹,一方面是離市區遠卻離他工作的酒吧很近,房租便宜這是最重要的,而且超市就在公寓對街很方便。另一方面是Bucky一直想快點存錢買台哈雷重機,復古又帥氣。他已經迫不及待想騎著哈雷重機去兜風了。

從他入住第一天他就注意到公寓門口旁的那輛哈雷重機。他每天下班回家都會帶著欣賞的眼光看著它。

剛剛回來的時候他看見那台重機沒有放在公寓外頭,大概是被重機主人給騎出門了,他有些失望地嘆了口氣。他決定下次有機會要來認識一下這位住戶。

Bucky喘口氣,抬頭一看還有三個樓層,天吶、看來他要多運動了。

 

***

 

Bucky覺得他們酒吧的老闆有一些奇怪的習慣,像是喝酒喝HIGH的時候喜歡摔玻璃杯,每喝完一杯就摔一個。導致他每個月都要進一些玻璃杯來放,真不知道他們老闆這樣到底是賺錢還是賠錢。

他們老闆有著一身人人都羨慕的健壯好身材、一頭閃亮及肩的金髮以及碧藍雙眼。還有著北歐神話奧丁之子的名字『Thor』。

另一個奇怪的習慣,就是總會在開店一個多小時後自行下班。Bucky有一次跟Sam聊到這件事情,Sam說:

「那是BOSS的習慣了,說什麼家裡有個弟弟總要等他回家才肯睡覺。」Sam摸了摸下巴上的鬍子,「但是我猜BOSS口中的弟弟應該是他兒子,大概、我也不確定。」

「是嗎……Bucky擦著玻璃杯把這疑惑暫時畫下句點。

 

Sam比他更早來酒吧工作,算是他的前輩。但熟識之後Bucky覺得Sam沒有前輩的架子,反而更像朋友般。偶爾Sam會開開 Bucky的玩笑,偶爾會一起和他觀察來酒吧的客人,順便給他們取了些綽號。

Bucky你看今天乾巴巴小子不是帶著他的草莓女神或者小狗狗曲棍球隊長來,反而是帶了個粗獷的狼人,喔、那狼人有著可愛的兔牙呢,哈哈哈!」

Bucky他沒有跟Sam說他口中的兔牙狼人是他的表弟,而且還是位警探。直到表弟跟他打招呼之後,Sam臉上的表情可以讓Bucky笑上一個禮拜了。

 

***

 

凌晨兩點十六分,最後一桌客人離開後,他和Sam開始做今晚最後的清理工作,當然他們老闆早就離開了。在Bucky清點完他們老闆今天到底摔了多少個杯子後和正在拖地的Sam說聲他去後頭點算杯子還夠不夠用。

Sam帶點幸災樂禍的表情說:「所以、BOSS今天摔了多少個杯子?」

「十五個……

「哇喔!破紀錄了呢!」說完繼續他剛才未唱完的B-BOX

Bucky覺得他的老闆今天很反常,在酒吧待上至少有三、四個小時不說,連喝酒摔杯子的數量都比平常多上半倍。平常他們老闆儘管再怎麼喝都只會上達五杯左右,今天卻一口氣喝了十杯以上,而且每杯都還是烈酒。

喝酒就算了,還每喝一杯就喊著:「My brother~」、「Loki……」、「哥哥是愛你的啊~」諸如此類,還有很多他沒說出口,總要給他們老闆留點顏面吧。

Bucky用手指揉了揉太陽穴,希望這樣能減輕他的煩惱,有個不按牌理出牌的老闆已經夠頭痛了,還會三不五時給他製造麻煩。

他重重地嘆了口氣,希望儲備用的杯子數量還夠,不然他得需要提早進貨了。

回到公寓後,Bucky簡單地洗了個澡把頭髮擦乾後躺在床上,正當睡意敵不過叫囂的肌肉痠痛時,迷濛之間好像也聽見對門鄰居依舊準時地出門了。

 

,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