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in x Ezra  現代AU

本子完售,所以釋出文章。

 



 

///

 

 

好,時間地點你決定。 C

 

這星期六,下午一點,地點是你常去的那間咖啡店。 E

 

好,那我們要怎麼確認對方? C

 

我們約在店裡的角落位子,如果誰先到了就讓後到的人上前詢問,你覺得如何? E

 

為了避免發生位子上坐的不是你也不是我這種突發狀況,我們是不是到時候用簡訊確認一下呢? C

 

好主意!你真貼心。 E

 

多謝誇獎,我很期待這次的見面。 C

 

我也一樣! E

 

 

 

這大概是今年年底最棒的驚喜了,Ezra看著手機的訊息忍著不讓自己放聲尖叫,這真的是──天吶!他都不知道該怎麼組織語言了。

 

 

 

對方是Ezra在同志交友網站上主動去認識的,他只知道對方是個四十歲的熟男,在紐約市中那棟最高的大樓裡面上班,任職的部門是什麼對方保密不說,但說真的他並不在意,在交友網站太真實會讓人覺得虛假,反而留著一些神秘感卻讓人想更加地去認識。

 

但Ezra卻不是因為那些神秘感,反而是對方的名字──Colin

 

這名字纏了他大學四年,一直揮之不去,他知道這種找備胎的心態實在是不理智的,對對方也不公平,但他不管這麼多了。他們不像那些一認識就約炮的同志,期間他們也只是交談,聊每日發生的事情,很瑣碎很平凡的事。

 

 

 

Ezra喜歡男人傳給他的訊息,文字間流露出對他的寵溺,就彷彿他們是戀人一般,雖然他們還只是朋友或者說網友。他也曾經幻想過對方會是怎樣的人,會是個帶著厚眼鏡,一副就像是每天下班會回到公寓讓自己陷入沙發,吃著比薩喝著啤酒有著啤酒肚的中年微禿男?又或者是個瀏海整齊地梳著三七分油頭,穿著不合身的咖啡色大西裝,襪子總是不一樣顏色款式的不注重外表瘦巴巴的古板男?

 

他想過很多很多種Colin的模樣,但最後的畫面還是換成了那位Colin,放在他內心四年的Colin,高挑、帥氣、溫柔,穿著居家服也像是在走秀一樣,噢、他可沒有偷看過,他只是碰巧經過對方的家,剛好看到對方出門到超市買一些日常用品。

 

噢!他當然沒有跟蹤對方到超市好嗎!他也只是順道去超市買了罐汽水而已──他真的沒有跟蹤!!!

 

咳、他離題了。總之,他無時無刻不去想,希望這個Colin就是那個Colin。

 

他總在周末睡前這樣祈禱著。

 

 

 

        

 

 

 

現在對Ezra來說是非常緊張的一刻,他比約定提早了半小時到達咖啡廳。

 

他是慌慌張張地衝進咖啡廳,看見那角落的位子上還是空著時鬆了一口氣,畢竟他還沒做好心理準備突然看見Colin,尤其是現在,因為他亂糟糟的髮型簡直就是一大敗筆。

 

他邊走向櫃檯邊用手梳順頭髮,替自己點了跟現在心情同樣甜蜜的熱可可,結完帳,他拿著裝有熱可可的馬克杯走到靠近門邊的位子上坐下,而不是坐在他與Colin約定的位子上。咖啡廳有著一大面的玻璃,可以看見外頭的景象,他之所以選著這個地方不僅僅是Colin常來的店,也是那位Colin常來的店。

 

他捧起馬克杯喝著甜甜的熱可可,伴隨雀躍的心情,腳尖不時地拍打著地板來表示自己內心的激動。

 

再十五分鐘,再過十五分鐘就可以看見Colin了。

 

他在心中排演過許多場景,比如見到了Colin本人之後該用什麼表情聊著什麼話題──

 

假如對方是個微禿有著啤酒肚的男人,那麼他們的話題可以從周末夜間劇場開始聊起,又或者脫口秀之類的。

 

假如對方是個很會打扮但卻不適合自己風格的男人,那麼他們可以從服飾和穿搭聊起。

 

他想了很多,也因為這樣而有點失眠,總歸是自己太過緊張了,畢竟他與Colin沒有聊過彼此的職業和興趣,他們每天簡訊內容也總是當日所發生的有趣事。

 

 

 

Ezra吹著熱可可上頭的泡泡,覺得自己對約Colin出來好像有些興奮過頭了。

 

他的朋友曾經說過他是容易陷入戀愛的人,也容易被傷得深。他對每段戀情都是認真的,可不知為什麼總會遇上一些只想玩玩的人,他也因為這樣好幾次找朋友訴苦喝酒。

 

他希望Colin不是這樣的人。

 

 

 

正當Ezra還處於在有些沮喪當中,此時咖啡廳的玻璃門被推開,門上的風鈴也因這樣發出清脆的聲響,他順著聲音來源抬頭往那個方向看去。

 

那是一位穿著鐵灰色西裝的男人,手上提著公事包,另一手掛著黑色大衣,男人是用掛著大衣的那雙手抓握著玻璃門手把推開門。Ezra看著對方走進咖啡店,往櫃台走去點了杯飲品,之後拿著飲品朝著他們指定的位子坐了下來。

 

 

 

好吧,現在對Ezra來說根本不是驚喜,根本是超級驚嚇。當Ezra看清楚對方之後才發現對方居然是Colin Farrell,是那位他暗戀四年一直在他心上的Colin Farrell。

 

 

 

        

 

 

 

上帝啊,您沒開玩笑吧?

 

Ezra很想將自己的臉埋進已經涼了的可可裡面讓自己清醒,當然那是不可能的。

 

有可能這位Colin只是碰巧坐在那個位子上面,並不是他的網友Colin,對、一定是這樣的。

 

Ezra這般想著,他真的非常希望不是,又非常希望對方是他的網友,天吶這簡直是世紀上最難的選擇題了──

 

然而手機在口袋裡頭震動了一下,嚇了他一跳,他低著頭用著眼角偷偷觀察著對方,對方將手機擺在桌上,而從自己的公事包拿出了文件。

 

Ezra還不敢肯定對方是不是他的網友,他將手機從口袋裡頭拿了出來,點開了螢幕。

 

 

 

我已經在位子上了。 C

 

 

 

天吶,這不是夢吧!

 

真的是他,那位──Colin Farrell,噢、他可以感受到自己的指尖在顫抖。

 

Ezra用力地閉上雙眼再睜開伴隨著深呼吸,時間都到了,總不能讓對方等太久對吧Ezra!總該要面對的。

 

他鼓起了勇氣,起身跨出腳步邁向對方。

 

 

 

        

 

 

 

「嗨,」噢、他的聲音沙啞得可以,「那個、我是Ezra。」

 

男人將視線移開自己手上的文件,往Ezra的方向看,而後露出衝擊Ezra心臟的笑容,「你好,我是Colin,Colin Farrell。」男人伸出手朝著自己前方的位子做了個請的手勢。

 

他拉開椅子坐了下來,尷尬地摸著自己的鬢角,「我知道你,只是,呃、該怎麼說……我真的沒有想到會是你。」

 

「我和你想像的不太一樣?」

 

「不是的──」他過度緊張而大動作地將椅子往後退,木製椅子摩擦著磁磚地板發出了刺耳的聲音,「天吶,我覺得我現在有些尷尬,這不是你的問題,真的!」

 

「沒事。」Colin笑著將桌上的文件收進公事包。

 

他們的對話很短暫,沒幾分鐘Ezra開始感覺不自在,眼神一直避開Colin,他想說點什麼話題,可是腦袋卻在此刻當了機,完全無法騰出一絲空間讓他思考彼此之間有興趣的話題。

 

Colin發現狀況後忍著不笑出聲,他抿了抿嘴唇讓自己嘴角不要上揚得太過分,「劇團還待得習慣嗎?」看著Ezra還沒清楚他所說的是什麼,Colin提醒了他,「你簡訊裡說的,不是幾個禮拜前進入了新的劇團?如何,還習慣嗎?」

 

「啊、很習慣,只不過我是新人,所以目前只能做做雜事。」他都忘了Colin也是表演藝術系出身的,他們有著相同的話題。

 

「一開始都是這樣,不過我相信你可以很快就拿到角色的。」

 

「等我拿到角色我一定第一個告訴你!」只要說到劇團,Ezra的話匣子就停不下來,「如果我能在下次演出拿到一個小角色,你願意來看我們劇團的表演嗎?」

 

「我很樂意。」Colin拿起馬克杯,笑著喝了口裏頭的咖啡。

 

 

 

他與Colin在咖啡廳聊到夜幕降臨,Colin邀請他一同晚餐,不過Ezra婉拒了,他很想跟Colin一起享用晚餐,可是他的肚子裡面有著太多的熱可可還有甜點,他實在是沒胃口再去吃任何的食物了,再加上他這幾個小時都處於緊繃的狀態下,他需要休息、深呼吸一下。

 

 

 

        

 

 

 

與Colin第一次短暫見面之後,Ezra在這天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他手機裏頭的訊息,他必須確認他與Colin是真的有交談過,而不是他幻想出來的。

 

「Ezra!你又神遊到哪裡去了?」

 

「Emma,抱歉妳剛說什麼?」他被Emma推了一下。

 

「昨天有見到你的網友嗎?要不跟我說說看?」

 

「天吶Emma,妳什麼時候這麼八卦了?」

 

「女孩天生就愛聽八卦。」

 

Emma是他劇團的朋友,比他早進入劇團半年,照理說Emma是他的前輩,可是卻沒有前輩的架子,反而將他當成閨蜜,沒錯、就是閨蜜。

 

Emma用手肘推了他一下,「Come on!Ezra,你不會這麼小氣吧?」

 

「我跟妳提過Colin Farrell對吧,」Emma點了頭給予回應,「我的網友就是他。」

 

Emm露出驚訝的表情,「我的天吶!Ezra!」

 

「沒錯Emma!我的祈禱奏效了!」他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嘴角了。

 

「現在你可得一五一十地全部說出來,」Emma湊到Ezra身旁,緊抓著他的手臂,「從你對他一見鍾情開始。」

 

他理了理思緒,「在大學入學典禮上校方邀請他來演出Twelfth Night奧西諾,那時候我還以為他是系上的前輩,沒想到卻是已經畢業的校友,而且也退出劇團轉跑道了。但妳知道的,演戲彷彿就一直殘留在他的身體裡面,沒有因為歲月而生疏。」

 

「你現在簡直就像個小迷弟。」

 

「後來我去找了各種版本的奧西諾,不過我還是最喜歡他演的奧西諾,雖然是個公爵,可是Colin演出來的感覺多了一些──活潑,嗯……對、活潑。」

 

Emma瞇起雙眼,「你想說的不是這個吧。」

 

「妳知道的,那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我相信妳看到也會覺得當時Colin演得非常可愛!」他對Emma露出了笑容。

 

她寵溺地輕捏對方的臉頰,「好吧,我想你剛才也沒聽見老師公布了什麼事情。」

 

「什麼事情?」

 

「為了配合情人節的到來,劇團在下個月中要在市中心的劇場出演『A Midsummer Night's Dream』。」

 

「莎士比亞的名劇,天吶,我愛死這齣劇了!Emma告訴我,妳得到哪個角色?」他捧著自己的臉頰宛如已沉醉在這齣戲裡面,「別說妳沒得到角色,我才不相信那種話。是赫米婭還是提泰妮婭?」

 

Ezra一直覺得Emma很適合演那種氣質出眾的角色,只可惜Emma搖了頭表示他所說的兩名角色都不是她出演。

 

「難道是希波呂忒?」

 

Emma嘆了口氣,「是海麗娜。」

 

「海麗娜不好嗎?」好吧,他聽到的時候愣了大概三秒,嗯、差不多就三秒。

 

「不管拿到什麼角色我都會盡全力去演,但我不能認同她因為單戀狄米特律斯而背叛自己的好友赫米婭。」Emma把自己的臉埋進手掌裡,聲音悶悶地從縫隙間透出來。

 

「親愛的Emma,這只是一齣戲,不是真的。而且海麗娜是個有特色的女子,我相信由妳來詮釋會是個不一樣的海麗娜。」

 

……Ezra,你真是我的好閨蜜。」她抱住Ezra,「還有,你第一次出演的角色是帕克。」

 

「什麼──!」Ezra愣了好幾秒才發出媲美尖叫的驚訝聲,讓Emma忍不住打了他好幾下。

 

 

 

        

 

 

 

Emma對著他說:「想去就現在去,不然幾天後開始排練你就沒時間見上你的男神了。」

 

他感謝地在Emma臉頰上留下個親吻,抓起自己的包轉身就往外衝。

 

他現在就想化身成真正的帕克,用著精靈飛快的速度跑到Colin身邊,迫不及待地想跟Colin分享他的喜悅。

 

 

 

嗨、Colin,是我,你下班後方便跟我見上一面嗎? E

 

 

 

他在等人行道轉綠燈之前傳了訊息給對方,他的腳步無法停下來一直原地踏步。因為亢奮、因為情緒高昂他忘了自己沒有穿上冬天該有的厚外套,只剩下一件厚帽T,但現在的他還無法察覺自己沒穿上外套這件事。

 

 

 

當然可以,不過可能需要一點時間。 C

 

沒關係,我在咖啡廳等你。 E

 

好的。 C

 

 

 

        

 

 

 

「天吶、Ezra!」

 

Colin到達咖啡廳的時候已經是晚間八點半,比他預期下班時間晚了兩個小時。當他看到Ezra的時候,對方並不是待在咖啡廳裏面喝著熱飲,反而是在外頭吹著冷風,並且已經凍得全身發抖。

 

Colin快步走向Ezra,並且將自己的大衣脫了下來披在Ezra身上,「你怎麼不進去咖啡廳等著?」

 

「因為我怕待在裡面會忍不住跟店員說這個好消息,我說過,當我即將出演第一個角色的時候會第一個讓你知道!」

 

Colin看著Ezra燦爛的表情,他覺得自己的紳士外表就要崩裂了。

 

他是多麼想將Ezra摟在懷裡,然後說著他一直想說出口的情話,讓Ezra知道他很喜歡他。

 

 

 

是誰陷得越來越深,他們並不清楚,他們只知道對方比自己來得重要多了。

 

 

 

        

 

 

 

今天的排演輪到Ezra當值購物專員,他必須買齊劇團中大家所需要的東西(那些東西總是離不開吃的,咖啡、碳酸汽水、當然還有最重要的食物),排演的人員加上他至少也有三十位,就算吃的可以叫外賣送過來,但是大夥想喝的東西不一樣,他就必須要跑一趟超市還有咖啡廳。

 

沒辦法,這是劇團成員必經的過程。

 

他現在有點後悔拒絕了Emma將自己的愛車借給他的好意。這一整個購物車的東西他要怎麼帶回劇場啊?

 

他邊推著購物車邊苦惱著,恰巧看見正在結帳區的Colin。對方穿著休閒裝、外頭搭上大衣用著單邊肩膀夾住手機,正在講電話,手上拿出卡來結帳,這樣的畫面讓Ezra一度以為是自己的幻覺。

 

他用力捏了自己的手臂,疼痛讓他知道這是真實,他一邊往前一邊思考著該用什麼開場白來打招呼。在他正要打招呼的時候對方發現了他,並且伸出空著的那隻手向他打招呼。

 

Colin結束通話,將手機放回大衣口袋,「你怎麼買這麼多東西?準備要開派對?」Colin看著那滿滿一車的東西。

 

「噢、不是的,這些是劇團成員的東西,我們今天在排演。」

 

「原來真的在排演啊。」

 

「嗯?」

 

Colin露出苦笑,「沒事,我還以為你因為上次見面我對你做的事情有所抗拒,所以一直拒絕我的邀請。」

 

上次他與Colin見面是在寒冷的夜晚,Colin將自己的大衣脫下披在他身上,並且用自己手掌的溫度來溫暖他已凍紅的雙頰。

 

離那天也經過一個禮拜了。

 

「需要幫忙嗎?」

 

「嗯?啊、可以嗎?」不知道為什麼,每次他碰到Colin的時候總是會出糗。

 

 

 

        

 

 

 

Ezra很不會挑起話題,所以當Colin開口問他需要幫忙的時候他其實有些猶豫,但他別無他法,如果拒絕了Colin的幫助怕會讓對方誤會,他不想Colin誤會他。

 

他將原本看著窗外的視線移到了副駕駛座前方的玻璃上(他還是沒有勇氣看著Colin,在當他要問一些問題時總是想避開對方的眼神)。

 

「你結婚了嗎?……呃、抱歉,我好像問錯問題了……」Ezra對於自己脫口說出來的問題感到羞愧,如果已經結婚了那麼還會上同志交友網站嗎?

 

「我離過婚。」

 

「咦?!」

 

「短暫的四個月婚姻。」

 

「為什麼?你看上去是那麼地好……

 

「那也只限於現在,以前的我的個性大概可以說是放蕩不羈,不過都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他挑了眉,「時間總是會沖刷一切不是嗎。」

 

「那你……

 

「你想問我為什麼離婚是吧?」

 

Ezra被猜中心思瞬間整張臉通紅了起來,Colin笑了出來。

 

「結婚第一個月我與我前妻發現彼此比起當夫妻更適合當朋友,但也因為我們剛新婚,正處於磨合期,想說或許過幾個月後就會好了,但實際上並沒有。期間我們也深入交談了許多次,最終還是決定分手,和平地。」

 

「抱歉,我只是想多了解你而已。」

 

「沒事的Ezra,」他拍了拍Ezra的肩膀,「不過……你不回劇場真的沒事嗎?」

 

Ezra順著Colin指的方向看去,正是他排演的地方,「啊!」他開了車門下車,轉而到後車廂要拿東西,Colin也跟著下車替Ezra打開了後車箱,「謝謝你的幫忙。」

 

Colin替他拿了兩袋,送到了劇場門口便不再進去,「我很期待你詮釋的帕克。」

 

 

 

        

 

 

 

A Midsummer Night's Dream』出演的日期訂在二月十四日晚間七點開場,據說是刻意安排的。

 

Ezra因此有些失落,他本來想在那天約Colin出去,現在卻因為要演出而計畫破滅。

 

 

 

我已經在位子上了。 C

 

 

 

Ezra頂著裝扮好的妝容在開場前看著訊息,Colin說著跟他們第一次見面之前相同的話。

 

他很喜歡Colin,從大學入學典禮開始就喜歡著,即使他明白這樣的單戀是沒有結果的,但他還是在周末的時候禱告,非常的虔誠地禱告。

 

所以當他看見Colin的時候他真的覺得他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因為他的願望實現了。

 

不過當一個願望實現之後,他又更加貪婪地想要下一個願望。

 

可是這次他不敢許願,也不敢在周末睡前禱告,他怕如果這一切都是假象,那麼他該如何面對。

 

「帕克,準備上場。」劇場總指揮拿著腳本在一旁說道。

 

他站在舞台右側布簾的後面,現在他是帕克,那個如風一般快速、森林中的搗蛋鬼、無畏無懼的小精靈帕克。

 

舞台的光線打在正中央然後散開,第二幕第一場開始──

 

精靈之王奧布朗從左邊進場,走向正中間,在燈光的照耀下發出渾厚的聲音:「帕克!」

 

他抬起頭,露出笑容,用著蹦跳的方式出場。

 

 

 

        

 

 

 

舞台劇圓滿落幕,在謝幕的時候全體人員站上舞台鞠躬表示感謝,他原本想在此時尋找Colin的身影,可礙於舞台燈光太刺眼,他無法看清楚台下的人。

 

然而布幕再次降下,他也回到後台換下帕克的服裝以及卸掉臉上的妝容。

 

 

 

慶功宴結束也將近午夜,Ezra正盡全力跑著。

 

中途他收到了Colin的簡訊,他換裝卸妝之後被大夥拉著一起去慶功,根本無法拿出手機來看Colin傳了什麼。等到大夥將第一杯酒喝下之後他才有空閒躲到一旁。

 

 

 

恭喜你,第一次出演成功。帕克讓我印象深刻。C

 

 

 

訊息是一個小時前傳來的,他看著現場的狀況著急地無法做出決定。

 

Emma在此刻推了他一把,「去吧。」

 

他看著卸了妝之後依舊美麗的Emma,向對方道聲謝後悄悄地溜走。

 

他不確定Colin是否還在他們第一次相見的咖啡廳,他也不確定Colin是否還在等他,他也沒問,他想將這百分之五十的機率做賭注,如果他跑到了咖啡廳,Colin如果在那,那麼、他就要將自己內心的想法全數說出。

 

 

 

上帝是眷顧他的。

 

他看見靠在路燈下的Colin,對方手上拿著咖啡外帶杯,他知道那杯咖啡早已經從熱轉涼了。

 

Colin看著他停下來,笑而不語。

 

「Colin Farrell。」他喘著氣,好讓自己平穩一下呼吸,並且藉著剛才下肚的那杯酒來壯膽。他覺得如果自己再不做點什麼、不說點什麼,他將會被這種心情給淹死。

 

他第一次連名帶姓地叫著對方,對方沒有訝異也沒有生氣,而是露出了笑容。Ezra看著對方,深呼吸壓下內心想退縮的情緒,「你、你能陪我過情人節嗎?」

 

Colin抬起手看著手錶,「再十分鐘今天就要過了。」

 

Ezra拿出手機看著上頭的時間,已經從五十分跳到五十一分,離二月十四日結束只剩下九分鐘,他發出難過的嗚咽聲。

 

「情人節雖然要過了,但往後的情人節我可以陪你一起過。」

 

本在哀傷情緒當中的Ezra聽見對方後面的話語,整個人傻愣愣地看著對方。

 

「Ezra?」

 

……再說一次。」

 

「什麼?」

 

「你剛才的話,再說一次。」

 

「我喜歡你,跟你喜歡我一樣。」

 

他當著Colin狠狠地捏了自己的臉頰,這個舉動反而逗笑了Colin。

 

「這不是夢,」Colin捧起他的臉頰,在Ezra捏過的地方上落下一吻,「這是你努力的獎勵,還有、情人節快樂。」

 

Ezra摸著臉頰,他總覺得這一切來得太突然,彷彿下一秒街角會出現攝影機和節目主持人,對著他說這是一場惡作劇。

 

「這不是夢?」

 

「不是夢,Ezra,現在閉起你的雙眼。」

 

 

 

接著,他嚐到了Colin嘴唇上特有的咖啡味,那是一種苦澀之後回甘的味道。

 

跟一般初戀那種酸甜滋味的吻是不一樣的,這個充滿著甜蜜卻不膩的吻,是戀愛的味道、愛情的味道。

 

 

 

至於之後他們怎樣,可以從Emma那得知。

 

Emma說,她再也不想從Ezra口中聽到有關Colin還有他們的事情,一個字都不想。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te 的頭像
Kate

Is.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