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第一篇,雖然很短而且我根本不知道我在打什麼QQQ

太久沒打運沇手感都不見了QQQ

而且我欠太多文了,慢慢還債

 

內容:黑化病態的

 

 

Hope You're Ruined / 冥月MyouTuki

 

車學沇病了。

自從前幾個月發生交通事故之後車學沇已經無法分辨事情的好壞,最重要的是他失去了痛覺。當車學沇摔了當初他和鄭澤運交往百日時買的馬克對杯後,光著腳踩在碎片上足足把鄭澤運嚇得不輕。

自從車學沇病了之後鄭澤運就將自己的工作從公司帶回家,一邊工作一邊照顧著車學沇。而這天,東西摔落在地的聲音讓他從工作中停下了雙手,他慌張地打開房門,卻看見車學沇純白褲管上鮮豔的紅。

他連忙抱住車學沇,不讓他在走任何一步。

 

他原本就皺著的眉頭更緊了,而車學沇連哼一聲都不哼地看著他將腳底板上的碎片拿出,彷彿受傷的不是自己。他嘆了口氣,心想還是得帶車學沇跑一趟醫院,不知道是否有細小的碎片還殘留在肌膚上面。

 

車學沇看著鄭澤運的動作,對著從進房門後一直低著頭不肯看他一眼的鄭澤運說道:「澤運啊,你能感覺到痛嗎?」

鄭澤運手上的動作頓了一下。

「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光著腳踩在碎片上面嗎?」他多希望鄭澤運罵他唸他,也不希望鄭澤運這樣沉默不語,「因為我想知道我還會不會痛。」

「學沇啊。」鄭澤運還是抬起了頭,用著滿是溺愛又是擔心的眼神看著車學沇。

「我們到此為止吧,」這次換他低下了頭不再看著鄭澤運的表情,「我怕我最後會毀了你。」

 

車學沇以為沒了痛覺就不會心痛,但痛覺只是奪走他的淚水,讓他日後漸漸忘了怎麼哭泣。

儘管車學沇說要結束他們的感情,但鄭澤運並沒有這樣做。就彷彿當初車學沇付出的那麼多,他現在要回報似的。車學沇給他多少,他就多一倍給車學沇。

 

 

冰冷刺痛感後是溫暖的。

鄭澤運看著眼前的車學沇,「沒關係的。」他伸出顫抖的雙手握住在腹部上拿著刀刺向他的雙手。

一句沒關係讓車學沇清醒過來,他睜著自己好看的雙眸,嘴上咿咿嗚嗚地發不出完整的句子,「澤運啊……澤運啊……」

露出車學沇喜歡的笑容,他溫柔地掰開車學沇依舊握著刀柄的雙手,一手摀住車學沇的雙眼,一手握上刀柄,忍著痛將刺入腹部的刀拔出。

刀子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就像那天車學沇摔碎馬克杯的聲音。鄭澤運突然意識到,原來那天才是開始,現在正是結束的時候。

他粗喘著氣息,上前抱住車學沇,他想再給車學沇一個吻,可是張口就會吐出鮮血讓他打消了念頭,他只能用擁抱去懷念著車學沇過往的溫柔。

「澤運啊……」

嗚咽的聲音讓鄭澤運知道車學沇哭了,他沒太多力氣,只能靠著車學沇的肩膀用著氣音說:「沒關係,學沇啊,沒關係……」

車學沇說過他怕會毀了自己,但只有鄭澤運知道,是車學沇救贖了自己。車學沇沒有毀了自己,反而是自己毀了車學沇,而現在是他放開車學沇的時候了。

 

車學沇以為自己失去了淚水,但在失去鄭澤運這天,他才知道自己還是會哭,還是會痛。

但已經沒有人會安慰他了,回應他的只有逐漸冰冷的身軀以及鮮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te 的頭像
Kate

Is.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