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悲文小段子4,但因為是原本我就想寫的題材所以搞成有點長(?

內容指定先不公佈,等寫完再說

明明靈感很多但卻很難打出來,why~

The Romance Is Over/刺刺

 

熱情的、心癢癢的、還很迫切的,還會讓人嚇一跳的。原來活著就是這樣的,我感覺到了。──鄭澤運

 

這是連續兩個禮拜每天鄭澤運都看見對方又點了杯熱奶茶從下午坐到打烊前一個小時,每當鄭澤運想上前告知即將打烊時,他會看見對方起身衝出咖啡店,帶著笑容飛撲到另一個人身上。

鄭澤運看著眼前的景象,他沒有談過感情,所以他不懂這種等到心中的那個人之後的心情是怎樣的感覺。

收起那見底的杯子洗淨後,結束了一天的辛苦。

 

每天在下午看見對方已經是鄭澤運的習慣了,而今天他望向那個彷彿是對方專屬的位子依舊是空著時,他思考了一會要不要問店裡的工讀生是否有看見對方。但隨即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畢竟對方不是他的誰。

工讀生已經下班了,剩下收尾的工作由鄭澤運來接手,他是這家咖啡店的老闆,他寧願自己辛苦點,也不希望自己的員工太晚回家。

他邊輕哼著歌曲邊拖著地,卻發現還有客人留在店內。椅子是工讀生拿起放在桌上的,他想,或許是工讀生急著下班忘了告訴他還有客人還沒走。他站起身子定眼一看,是那名常客。

對方靠著椅背低著頭,鄭澤運以為對方睡著了,他用指尖敲了桌面,「我們已經打烊了。」卻聽見一聲聲嗚咽聲。

他更靠近一點,確定聲音是對方所發出來的。

「那個……」

當指尖要碰觸對方肩膀的同時,他的手被往下拉,一瞬間他跌坐在地上背對著對方,就在同時肩上落下了重量。脖頸處被對方的髮絲給弄得搔癢難耐,他動了動自己的肩膀卻引來對方哽咽的聲線,「一下下就好……拜託……」

對方沒有放開抓住鄭澤運的手,對方微微顫抖的手傳到鄭澤運的掌心。

就這樣,對方在鄭澤運的肩上哭泣了整整半小時。

 

鄭澤運倒了杯熱水給還在吸鼻子的對方,「還好嗎?」

對方彷彿害羞似地一直沒抬頭,只點著頭回應,鄭澤運從一開始到現在都是看著對方的頭頂。他索性彎下腰,直勾勾地看著對方。

對方接受到視線也抬一看,「……謝謝。」接過那杯水。

鄭澤運看了碗上的錶,「已經很晚了,需要送你回去嗎?」說著脫下自己的褐色圍裙。

對方慌張地搖晃著頭,連忙說了好幾聲謝謝,起身就要往門口走去,在他要握上門把的時候被鄭澤運叫住。

「穿上吧,外頭冷。」鄭澤運遞出自己的外套,當然他又聽到了好幾句謝謝。

對方緊抓著他的外套,在推出門前轉身給鄭澤運作個禮貌性的行禮,然後推門跑著離開。

 

呵,是個可愛的人呢。

鄭澤運看著對方離開的背影笑了笑。

他也是著魔了就這麼將自己唯一一件外套給對方穿,看來要讓冷空氣打醒他的莫名其妙舉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te 的頭像
Kate

Is.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