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覺得鄭澤運的角度很難寫,所以還是很短,為什麼靈感很多卻打不出來呢QQQQ

下次出現這系列就是番外正篇的時候了,看看我拖了多久OTL

 

 

每一分鐘對設計師來說都是特別重要的。

在服裝周的時候鄭澤運總是在後台馬不停蹄地交代助理那些模特兒負責那些服裝,一套接過一套從沒停過。他本身是個喜歡慢步調的人,但接觸到服裝業之後就再也無法這麼做。唯一只有在車學沇身旁才能感受到這種久違的緩慢時刻。

只是現在也感受不到了。

 

「嗯,沒錯,有事情再打給我。」

鄭澤運掛掉電話後躺在飯店的床上,身旁散落著許多A4大小的紙張。他伸出左手揉著自己的太陽穴,讓自己舒緩一些。

明天就是巴黎時裝周,鄭澤運抽空回飯店梳洗一番後接到了助理的緊急電話,他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原來只是其中一位模特兒水土不服生病了,他要助理臨時在找模特兒。交代後沒有重要的事情他便掛上電話。

伸手弄亂了自己一頭未乾的頭髮,他換件衣服穿上大衣便出了飯店。

 

戴起耳機,阻絕了外來的聲音,只讓音樂在他的腦海裡流動,他只要一個人靜下來的時候總是聽著同一首歌,車學沇所唱的電視劇主題曲。他能克制自己不去找車學沇,但卻無法停止懷念對方,他忙到無法看著車學演出演的電視劇,他只能聽著對方的聲音來懷念,即使只是短短的台詞、即使是一首歌,因為他是多麼地想念車學沇。

在路口等著綠燈,腳上打著拍子,陽光刺眼地讓鄭澤運瞇起了雙眼,光線卻沒打壞他的心情,反而安撫了剛才在飯店些微的煩躁感。

他總覺得今天會發生什麼事情,是好的、帶點意外驚喜的那種。

 

他來到飯店附近的咖啡廳,要進門時看見一群人站在門外嘰嘰喳喳地聊著天,聽見自己的母語頓時覺得格外的親切。他撇了一眼,沒有多想地走進了店內。門上的鈴鐺聲讓櫃台的店員抬起頭對著他露出笑容,他摘掉耳機,點了杯無糖的熱拿鐵後將耳機放在自己的領口。

拿了咖啡往門口走去,往外頭一看,那群韓國人已經離開了,他推開門往右邊走去,這時他聽見了本該出現在耳機裡面的聲音,他驚覺自己沒有戴著耳機,那麼歌聲又是從何而來?

轉過頭要看去的同時吹起一陣風,灰塵就這麼跑進了鄭澤運的眼裡,他吃痛地閉上雙眼,手掌在雙眼前阻隔著風。等待風小同時他撥了撥自己的雙眼,在定眼一看,那頭已經沒人了。

他笑著搖著頭,對自己說,大概是真的太想念車學沇才會出現了幻聽吧。

此時手機再度響起,他看了來電顯示嘆了口氣,看來想要鬆一口氣是沒辦法了,跨出腳步的同時接起了電話。

 

本已沒有交集的兩人卻在一分之差的同時擦身而過,本已結束感情的兩人卻在巴黎這個浪漫國度再次牽起緣分,本已不去關注對方的兩人卻無法克制自己不去思念對方而跳動的心。

在鄭澤運開門的同時與車學沇聽到的關門聲同時,他們注定再次牽起緣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te 的頭像
Kate

Is.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