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的最順利的一篇,這邊是後遺症的番外。

當初跟RR借了雪櫻的題材,雖然不是關東地區而是關西地區的近畿,但因為我去過奈良所以只能以這些地方來寫了

雖然標題和我內容沒什麼關係,本來有要寫相關的但是最後走向就這樣了←

 

後遺症系列大概就這樣結束了(吧←?

 

 ///

 

「為什麼企劃部的出差我也要去?」車學沇一臉納悶地看著弟弟們,「我是編輯部的啊,不是一點關係都沒有嗎?」

李在煥捶了車學沇的胸口一下,那模樣讓李弘彬和金元植都皺起了臉,一臉嫌棄的模樣,「唉呦,哥~你不去還有誰去啊。你想想,如果我們都去了,到時候主題決定了我們不是還要提早飛回來準備東西,那如果你和澤運哥一起去,在日本決定了主題打個電話或者傳個訊息給我們,我們就可以馬上著手準備,你們再飛回來剛剛好啊。」

「……好像也是。」

當初李在煥苦著一臉跑到服裝部找金元植,而剛好李弘彬也在,他為了不跟鄭澤運一起出差所以請了兩個弟弟幫他出主意,而受罪者最後落在了車學沇身上,後者還不明白自己被推入火坑中。

李弘彬和金元植對於李在煥唬車學沇的理由實在是無法不翻白眼,但對於他們的學沇哥單純到這個程度也忍不住搖了頭。

他們公司有這兩個天真的人真不知道是福還是禍。

 

///

 

鄭澤運在機場看到車學沇拉著行李箱靠近自己的時候確實被嚇了一跳,他明明是交代李在煥一同陪他去日本,怎麼現在換成了車學沇。

「在煥說他有事情,所以拜託我陪澤運去。」車學沇看著鄭澤運還愣在那,伸出手在他眼前晃著,「澤運?」

「先登機再說。」他連忙回神,帶著車學沇先去掛行李。

在等出境的時候他拿出手機來問候李在煥,李在煥當然不會背叛弟弟們,當然就把自己真的有事這個謊給頂了出來,最終就是得到了每天加班到鄭澤運回去為止。李在煥在電話那頭又苦著一張臉,明明是淡季,主題都還沒定下來為什麼他要加班,而當然李在煥依舊沒膽子把這句話回給鄭澤運。回應了一聲決定自己每天準時下班,反正鄭澤運在日本也不會知道。

 

「澤運怎麼了嗎?」

車學沇排在他的後頭探出頭來,「沒事,交代了一下工作而已。」

「是說澤運啊,如果有需要我幫忙的要說喔,不然感覺你是來出差我是來度假的,這樣我會過意不去。」

他看著車學沇皺著眉頭一臉愧疚的模樣,忍著不伸手抹平他他的眉頭,淡淡地說:「好。」

 

鄭澤運讓了靠窗的位子給車學沇,是因為他想看對方在飛機起飛後的表情。

怎麼知道車學沇坐定之後,打了個呵欠說自己昨晚整理行李整理到太晚,又怕睡過頭所以沒睡好。

「那你先睡一下,到日本還要兩三個小時。」

「我等飛機起飛後再睡。」

當然,車學沇還沒等到飛機起飛的時候就已經睡著了,連起飛那刻的波動都沒能吵醒他,飛機就這樣平穩地上空飛行。車學沇累的直接靠在鄭澤運的肩上繼續熟睡,在左肩感受到重量的時,鄭澤運的視線從前方的螢幕上回神,微微側頭看著熟睡的車學沇勾起嘴角。

鄭澤運就這樣讓車學沇枕著他的肩膀睡覺,沒有叫醒他,反而在飛機餐前叫醒了車學沇,車學沇一臉惺忪地看看外頭一片白,再看看鄭澤運。

「已經在雲上面了。」知道車學沇想說什麼,他回答,「等等降落也可以看。」

車學沇沒有因為這樣而沮喪,畢竟沒看到還有回程。

滿足地吃完飛機餐,看著鄭澤運又向空姐要了杯咖啡的眼神被捕捉到了,鄭澤運問:「要一杯嗎?」

他搖頭,「我怕晚上睡不著還是不要好了。」

結束了這段插曲,沒多久他們抵達了關西機場,出了機艙門時還是被低溫給冷地抖了下身體。

順利地出境,拿回行李,接下來就是搭車回飯店準備開始三天的出差時間。

鄭澤運快步拉著行李走在前方,發現車學沇還沒跟上來他停下腳步轉頭去看,發現車學沇站在後方的人群中左右來回晃著。

「學沇啊,」他朝著車學沇的方向喊了喊,「這裡。」舉起手揮了揮。

車學沇看見了趕緊拉著行李跑到鄭澤運身旁,「我差點以為我被丟在這裡了。」車學沇臉上的驚恐還沒有退去。

「跟緊我。」然後再度配合著車學沇的速度跨出腳步。

 

他們順利地搭上了JR來到了奈良,到達奈良入住飯店的時候已經是傍晚六點多了,公司安排的飯店是有著塌塌米的和式飯店。一推開門的同時鄭澤運看到鋪在一起的兩張床舖以及一旁的矮桌子。

鄭澤運整個人都不好了,但車學沇沒表示什麼他也就沒多說了。

放下行李,他們一同外出吃晚餐,畢竟這間飯店只提供早餐的部分。鄭澤運在車上的同時搜尋了飯店附近的餐館,他看著手機上的地圖問著車學沇:「壽司?」

車學沇一臉為難,「我不吃生的……」

鄭澤運停下腳步,看著車學沇思考了一會,「那吃拉麵可以嗎?」

車學沇乖巧地點頭。

晚餐他們吃了熱騰騰的拉麵,要回飯店時還順道去了商店買了喝的。

 

///

 

洗澡不是讓鄭澤運苦惱的地方,飯店有溫泉可以泡,當然也有許多獨間的淋浴間。他選擇了淋浴間將自己一身的寒氣給洗掉。穿上飯店的日式浴袍,拿出自己的筆電開始連接上網工作。

車學沇洗完澡進房門就看到鄭澤運坐在矮桌前工作,他湊了過去看了眼螢幕,說:「這是下期雜誌的主題嗎?」

「不是,只是平常要處裡的東西。」

車學沇無趣地回應了一聲,繼續擦著自己半乾的頭髮。細小的水珠噴到了鄭澤運的臉頰上,他側頭過去看,而當他看到車學沇穿著日式浴袍時,鄭澤運才覺得自己非常的不好,各種方面。

車學沇不像他會在浴袍裡面多穿一件衣服,反而車學沇是直接洗完澡就穿著浴袍。他輕咳一下,說句把頭髮吹乾比較不會感冒後,假裝鎮定地坐著手上的工作。

他趁著車學沇打開吹風機吹頭髮的同時讓自己鎮定下來。

 

吹完頭髮的車學沇躺在床鋪上,整個人都縮在棉被裡頭正玩著手機,手痠了就停下來,看著鄭澤運的背影,「澤運啊,要十二點了。」

「我這個快弄好了,你先睡。」

車學沇用著充滿睡意的聲音回應了鄭澤運,然後把手機放在一旁拉起棉被,「我先睡了,澤運晚安。」

實際上鄭澤運根本沒在工作,他反而不知道該怎麼跟車學沇單獨相處,尤其是在剛才的情況下後,他只能假裝自己很忙碌。

等到聽到平穩地呼吸聲後,鄭澤運關上了筆電的電源,關了電燈。拉開自己的被子,對著一旁熟睡的車學沇說聲:「晚安。」

邊看著車學沇的睡顏邊睡去。

 

///

 

由於平常工作的關係,鄭澤運和車學沇都會準時起床,雙方的手機鈴聲同時響起他們便同時抓起手機關掉鬧鐘。鄭澤運撐起自己的身體讓自己清醒,車學沇則是躲在棉被裡面哼哼幾聲,他們互相道早安的聲音也是含糊地。

梳洗一番後,飯店人員送來了和式早餐,他們邊吃邊討論著今天的地點。鄭澤運看著地圖決定地點,車學沇看著天氣溫度決定要穿什麼。

整裝完畢後他們出飯店搭起電車往地點而去。

搭上電車的時候正好在快早上八點,人潮都已經退去。

在電車上,車學沇彷彿像個出遊的小孩,看著車窗外閃過的景色,而鄭澤運彷彿手機中毒般一刻都不肯將自己的視線離開手機上。

 

到達地點時,剛好不是假日人潮也很少,他們隨意走動,畢竟只是出來找下期雜誌的靈感。

反倒是車學沇完全忘了自己當初是陪同出差,當自己出來遊玩了。到達東大寺的時候,車學沇興高采烈地想買鹿仙貝餵那些鹿時被鄭澤運阻止了。

鄭澤運淡淡地說:「會被咬屁股的。」

車學沇還在納悶為什麼時,聽見其他遊客的尖叫聲,他看見一名外國女子被一群鹿給包圍著,有幾隻鹿因為沒吃到仙貝而咬著對方的屁股。

「你看吧。」鄭澤運拍下車學沇要掏錢包的動作。

「還是看看就好……」

 

他們走完東大寺又繞去春日大社,上春日大社要爬一段山路,車學沇也因為這樣出了薄汗,他脫掉自己的大衣掛在手上,跟著鄭澤運的步伐繼續走。但他也沒因為這樣就失了興致,畢竟前往春日大社的這條路可以非常地棒。

但沒多久還是疲勞大過興致,鄭澤運看著車學沇沒說話地接過車學沇的外套,拉著他的手,往前走。

爬完這一段還有一段,全程車學沇都低著頭避免自己踩到鹿大便,終於到了春日大社,車學沇就找個地方坐下來喘口氣。

「還可以嗎?」

車學沇沒有回答地點頭,他決定回國之後要定期運動。

「等等下山往另一個方向會比較輕鬆。」鄭澤運安撫了車學沇,「要參拜嗎?」

車學沇還是點著頭,來到神社當然要走一趟參拜一次。

 

在鄭澤運還在參拜的同時,他走到了一旁買了給弟弟們的平安御守當作禮物。鄭澤運參拜完也靠了過來,車學沇把其中一個只帶給鄭澤運。

「給你的,禮物。」他舉起自己手上的紙袋,「我也有。」

他看了眼紙袋裡頭的御守,「謝謝。」笑了笑將御守收回自己的口袋。

 

稍作休息後他們便下山。

下山的速度比上山快,車學沇想拿回自己的上衣,畢竟讓鄭澤運一直拿著很不好意思,卻被鄭澤運說著注意腳下而打發掉了。

車學沇以為自己踩到鹿大便了,一臉驚恐地往自己腳上看,聽見鄭澤運笑出聲音他便知道鄭澤運騙他。一臉羞憤地提起手就要往鄭澤運的肩膀上打下去,鄭澤運的聲音再次讓他停下了動作,他隨著鄭澤運所說地往前方看,等到車學沇定眼一看時被驚艷了。

那是滿滿的櫻花樹。

一整排,佔據了兩旁,地上滿滿是落下的櫻花花瓣,整條路都是粉紅色的。

「澤運澤運,是櫻花!」

車學沇高興地忘了疲乏也忘了剛才鄭澤運騙他的事情,直接往前衝,像個孩子般,鄭澤運看著車學沇的樣子也露出的笑容,沒停下腳步地跟在蹦跳的車學沇後面。

 

就在此刻吹起了風,櫻花樹上的櫻花禁不起風吹便開始落下,就像下雪一樣。

車學沇仰頭看著這樣的場景,而鄭澤運看著在櫻雪當中的車學沇。

 

///

 

最終,鄭澤運傳了訊息回去給李在煥,要他們開始準備下一期雜誌的主題,隨著訊息還附上幾張照片,指定說要類似這樣的風格。

李在煥在下午茶的時候叫上了李弘彬和金元植一起去公司附近的咖啡廳,這樣就可以省去說兩次主題的煩惱。而當他點開照片的同時,李弘彬和金元植同時發出慘叫聲,唯獨李在煥一臉納悶地看著他們。

「在煥哥你不覺得很刺眼嗎?」這是金元植摀著眼睛說的。

「我覺得我要瞎了。」這是李弘彬趴在桌子上說的。

「什麼啊!?」李在煥對於兩個弟弟奇怪的反應覺得自己有一種被排擠的感覺,他不開心地丟下手機往甜點櫥窗方向走去,他現在不開心所以可以吃兩個蛋糕。

李弘彬望著李在煥的背影,「在煥哥怎麼可以這麼遲鈍啊……」

那幾張照片是鄭澤運親手拍下來的。

是站在櫻花樹下的車學沇,飄著雪櫻,穿著跟櫻花同色系的粉色毛衣的車學沇一臉笑得燦爛,照片都是在車學沇不經意的情況下被拍出來的。

每張照片散發出一種溺愛的氣息,滿滿地散發出戀愛的味道。

「澤運哥是把這次出差當作談戀愛的旅行嗎,我覺得每張照片都散發出戀愛的感覺。」

「是單戀的臭酸味吧。」李弘彬這計回馬槍刺得漂亮。

 

///

 

多日後李在煥忍不住偷偷跟李弘彬和金元植抱怨他們企劃部部長鄭澤運根本假公濟私,這次的主題分明私心過重。一看就是適合車學沇的主題。

李弘彬一臉看開地拍著李在煥的肩膀說:「哥,你現在才看明白嗎……」

「什麼意思?」他看著身旁的兩位弟弟。

「澤運哥從暖男主題開始就是了。」金元植放下原子彈等級砲彈重重地砸在李在煥的腦袋上。

李在煥張大嘴巴說不出話來。

「我以為哥你知道澤運哥對學沇哥有意思,所以才會一直推學沇哥陪澤運哥去日本出差,那時候我和元植都挺訝異你這麼上道,沒想到你的本意只是想讓自己放幾天的假期。」

李在煥愣了許久,才大聲地發出媲美歌劇男高音的尖叫聲,「什麼──!」

 

李弘彬和金元植再次替他們公司有一位對愛情遲鈍的同事、一位對周遭遲鈍的同事感到擔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s.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