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US‧文區‧08年跨年活動

這是蓮文區的活動,文區規定配對,寫手挑選配對
我好像選了五篇

昨天才把最後一篇給結束 (龜速)

這系列文章可能會感覺怪怪的XD
因為我都照著感覺在打的... 有些打的好混 (現在才知道###)
 
總之,希望喜歡^^
 

 


五篇名字:

1. 無法成立的愛_強特
2. The night Chicago Died_藝特
3. 總在我身旁_源范
4. 非童話似的幸福_源旭
5. 甜味空氣_神兔


By kate 08/03/08 更改

 

 

我們倆的愛情是不被允許的,不管在哪裡、都是不允許的…

他、朴正洙,是當今的天朝太子。
他、金英云,是當今聖上開拓領土的功臣。

他們的愛戀是段悲劇。
  
###

楨佄一進門就單腳跪在地上拜見,「參見太子,不知太子招見楨佄有何事?」
「楨佄我有事想拜託你…」
「太子言重了,只要是楨佄能做到的一定會幫忙。」
「你一定可以做到的,先請起來吧。」
「謝太子。」起身,「請太子吩咐,要讓楨佄所做的事情。」
「這次的突伐能否請你幫我照顧英云。」
「這…」
「楨佄,我拜託你了。」正洙跪下。
「屬下不敢當,請太子快快請起。」楨佄拉了正洙。
「你不答應我就不起來。」
「屬下答應便是,請太子快快請起。」
  
扶起正洙,楨佄看見正洙臉上那絕美的笑容和眼角的淚痕。
美的讓人心疼心痛。
  
從自己的腰帶上解開錦囊,「這個麻煩請你交給英云。拜託你了。」
「屬下遵命。」楨佄接過錦囊。
「沒事了,你可以退下了。」
「是的,太子。」
  
待楨佄一走,正洙低著頭流著淚,小小聲的說著:「謝謝。」

###

「母后、孩兒不想娶妻。」眼神堅定。
  
『啪───』
  
「反了,通通反了。」
「母后…妳聽我說…」手捂著紅腫的臉頰,眼眶泛著淚光。
「來人,把太子軟禁起來,沒有我的命令不准放太子出來,直到太子娶妻。」
「母后,請讓我解釋…母后…」
  
雙手被人架住,正洙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母后氣沖沖的離開,自己卻什麼解釋都沒辦法做。
 
###
 
夜深人靜,正洙想逃離這裏。
奴婢送來的飯菜他一口都吃不下。
  
「太子,請你吃點,不然奴婢可是要挨罵的。」
「殜兒,妳說、我做錯了嗎?」眼神看向遠方。
「這…奴婢不知道…」
「算了…」嘆口氣。「殜兒,妳知道嗎、我一直一直很想離開皇宮,很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太子…」
「妳下去吧,我要自己一個人靜一靜。」
殜兒猶豫一會,「可是這飯…」
「我會吃的,下去吧。」
「是的,太子。」
  
拉開門,退出、然後帶上門。
正洙從腰間拿出一小瓶藥罐。
他笑了,笑容是那麼的美、那麼的淒涼。
  
「願來生再相遇。」
  
仰頭把藥罐裡面的東西一口飲盡。
  
『吭啷───』
  
藥罐摔落到地,碎開。就像他對英云的愛狠狠的被人撕開、損燬一樣。
正洙跌落在地,嘴角還是上揚的。
在閉眼之前,那眼神像是得到了解脫…
 
###
 
楨佄把正洙的錦囊交給了英云。
英云接過,打開錦囊。裡面有張紙條,英云拿起紙條,打開來看。
  
心像是摔落到地上,被揚起的塵土給掩埋。
  
英云忘了他身在戰場,身旁的敵人多的是,可是他卻看著正洙給他的紙條,抖著手。
  
「將軍小心!」一旁楨佄殺了正要偷襲英云的敵人。
「正洙…」英云癡癡的看著前方。
「將軍?」
  
皺眉,眼裡佈滿血絲。
發紅的眼,那是嗜血之人的眼,充滿絕望且憤怒。
  
「將軍!」來不只阻止,英云發狂的衝了出去。
  
「啊─────」
  
嘶吼著、怒吼著,英云的絕望、傷心、怒氣全部發洩在敵人的身上。見一個殺一個。
馬兒跑過的地方揚起沙塵,看不清楚視線,英云的眼也被淚水給填滿。
  
許久,敵人撤退。
在一旁的楨佄看英云冷靜下來,便上前詢問。

「將軍…」楨佄小心翼翼的問著。「我們打勝戰了。」
  
士兵的歡呼聲跟英云的失魂落魄簡直是極大的差異。
  
「將軍…」
「你們回去吧。」
「那將軍你呢?」
「回去跟聖上稟報說,金英云離開了,不會再回去。」
「將軍…」
「照我的話去做,日後我會打信給聖上跟他說明原因的…」
「屬下遵命…那、將軍接下來有何打算。」楨佄知道英云的性個,一但決定了就不會改變。
「隱姓埋名過一生吧…」
  
楨佄知道,他知道自己的將軍愛著當今的太子,他也知道當今的太子一樣的也愛著他們的將軍。
只是…這段愛戀是不能被允許的。
只能默默的讓那些道德理論侵蝕自己的心。
不能大聲說出愛意,不能再眾目睽睽之下擁抱對方,不能、不能的…
  
「那、將軍何時起身。」
「今晚。」
  


沙漠的風無情的吹起沙子,讓英云乾澀的眼因吹進了沙子。
眨眼、溼潤。

「楨佄告訴各位弟兄,說我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不會再回來了。」
「是…」往自己懷中拿出個皮囊。「將軍,這給你。」
「你這是…」那重量和那聲音,是銀兩。
「帶點在身邊也比較好,將軍你就收下吧。算是我給你鑑別的禮物…」
「謝了,兄弟。以後軍中的事情就拜託你了。」
 
  
夜晚。
英云悄悄的騎著馬離開軍營。楨佄目送英云的離開,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他眼前。

夜晚沙漠之風像是狂吼著瘋狂的吹起沙子。  
英云的手緊緊的握者錦囊,那錦囊裡面有正洙最後給他的字條。

英云,別了。
今生無法在一起,只盼來世,我們再次相遇,你會等我嗎?

「正洙,我會的。」


END.

創作者介紹

Is.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