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一個多小時小草稿 這篇我寫的很開心
前段想表達楊潘要分開的心痛
後段想表達的事分開只是純屬虛構 是假象 從未發生過的事
應該看的出誰是誰吧…?
順序是 阿潘→總威→阿潘→總威→阿潘→總威→楊潘 (你夠了
 
其實也是聽了小美的<純屬虛構>這首歌想到的靈感
前面寫的很開心一度想要悲傷的結尾
結果還是改了,改的很奇怪 (我撞牆
總之就是這樣>_Oy

 

 

 

 

關了燈的房間,只剩下電腦螢幕的白光。
在黑暗的空間裡顯得刺眼。
擺在一旁的透明杯,裡頭的水氣只剩下最後一氣泡。
往上、然後消失。
凌晨兩點三十六分。
額外聽的清楚掛在客廳牆上時鐘滴答走的秒針聲音,以及廚房洗手台上的水龍頭滴落下來的水滴聲。
很靜、彷彿全世界只剩下自己還沒睡。
很沉、電腦螢幕上對話視窗的字句敲在他心很陳很痛。
撐著額頭,一滴淚落到了他的腿上。

 


敲打著鍵盤,搭搭搭的、打出來的字句一下的送出。
掛再窗上的風鈴被晚風吹出一首首清脆的旋律。
可惜此刻聽起來卻是那麼的心疼。
放在一旁的手機震動了起來,發出藍光,然後震動停止藍光熄滅。
他依舊沒有勇氣去看是誰打來的。
很慢、漸漸的敲打鍵盤的速度慢了下來,因為對方還沒有回應。
很痛、那在身體裡左上方的位子正在刺痛著。
放下雙手,他皺著眉低下了頭。

 


疲憊的左手與酸楚的雙眼。
合起每天晚上都在寫的日記本,放下手中的筆,歸位。
不願在多看一眼電腦螢幕內的東西,他直接關了螢幕開關。
連還掛在上頭沒有離線的MSN他也不想管了。
明天打開螢幕會有很多留言吧。
他想。
轉身、揉了眉心,舒展。
躺上床,他希望今晚不要失眠。

 


沒有鬆開過的沒頭與停下敲打鍵盤的雙手。
早已停下刷著網頁的右手,等待著對方回應。
嘆了口氣,他起身往廚房走去倒了杯水。
這房子裡,現在他只聽的到室內拖鞋摩擦著地板的聲音。
心裡卻是想著對方回話了沒,他拿著裝好水的杯子走回房間。
然而,MSN對話框閃出橘色的光。
回應了。
大騙子。
當他看到這三個字,很苦澀的笑了。這時或許要讓對方罵個痛快。
所以他選擇了關上電腦螢幕,等早上再來看那些留言。
躺上床之前他希望自己睡的著。

 

 


窗外照進來的陽光,刺眼的讓他瞇著眼睛起床。
還好沒有失眠。
想到自己昨晚未關機的電腦,直嚷嚷的應該關機這樣多浪費電之類的話。
提起腳步走過去。
「咦?」
打開螢幕才發現電腦是關機的狀態,又檢查了電源,一樣的,電腦是關機的。
他很努力的想,自個昨晚是關掉螢幕才去睡的。
「奇怪了…」
昨晚到底發生了哪些事他現在完全想不起來。
 

 

習慣的,早在一定的時間起床。
他讓自己坐在床上發呆了幾分鐘才下床。
走過電腦旁邊才意識到昨晚最後的回應,打開電腦螢幕。
「咦?」
沒有。對話視窗不見了。
他搔搔頭。
記得昨晚關上螢幕之前還有看到最後的回應怎麼不見了,連同MSN也離線了。
然後他想起昨晚有人打電話給他他卻沒接。
伸手拿起了手機,查看。
 

未接來電 1通
點開。
裕文


『喂。』
「裕文,你昨天晚上打給我有什麼事?」
『咦?我有打給你?』
「我這邊有顯示呢。」
『抱歉宗緯,我不記得打給你要做什麼了,可能昨天我太累了做了什麼事都不知道。』
「這樣啊,反正我這通電話都打了,晚上有沒有空我們一起吃個飯。」
『嗯…可是我今天有通告,應該很快就結束了。』
「沒關係,那晚點我再傳簡訊跟你說要去哪吃。」
『嗯、好。』

 


一夜之間。
消失了什麼,什麼補了回來。
是夢?是現實?
還是純屬虛構。
在這一瞬間彷彿都不重要了。

 

END.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