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淡淡的(?

本來打算睡姿和口罩親吻都分開來各寫一篇但是後來就這樣了

睡姿是好幾天前想到的,口罩親吻是今天上班前邊騎車邊想到的

比起嘴對嘴親吻,隔著口罩的親吻感覺更加甜蜜//////

 

 

Forever Love

 

 

近年來常跑海外活動的他們讓鄭澤運發現了車學沇的一個小習慣。

那就是車學沇住在海外的飯店總是睡得不是很安穩,車學沇總會曲起身體側躺著睡、而且都是壓著心臟的那邊。

他能理解那種睡在自己不熟悉的地方的感受,所以好幾次鄭澤運總會偷偷地在車學沇睡去之後爬上對方的床,然後把對方拉到自己的懷裡讓對方可以靠著自己的胸口或者肩膀,不再壓著心臟側躺睡;即使犧牲了左手的自由收到麻痺一晚的代價他也願意。

然後再騰出一隻手牽起車學沇的手,十指緊握,直到天亮。

 

每次接受海外節目訪問總會接到同樣的問題:這次的房間分配?

「這次我和弘彬一間房間。」車學沇笑著說。李弘彬只能苦著笑臉回應,得到了車學沇悄悄地戳著他的腰做為不想住同一間房間的報復。

但節目組他們不知道,鄭澤運總會跟弟弟們換房間,所以每次的房間分配總是他和車學沇一間;永遠都是他和車學沇一間,剩下的就讓弟弟們自己決定。

通常只要鄭澤運走進房間,車學沇一看到總會對著他問說原本的室友呢?

「跟我換了。」提著行李箱走到車學沇的旁邊坐下。

每次每次車學沇總會聽到這樣的回答,然後又開始碎唸弟弟們總是不想跟他同一間房間;但車學沇總是不知道其實每次都是鄭澤運跟他們換房間,而不是弟弟們跟鄭澤運換房間。

 

「澤運換你了。」

他嗯了一聲後往浴室門口看去,穿著短袖短褲用著毛巾擦拭著濕頭髮的車學沇看起來又彷彿小了好幾歲;他拿起了一旁的衣物與車學沇擦身而過進了浴室,在關起浴室的門之前他聽到了吹風機的聲音。

等到再次走出浴室時,車學沇早已吹乾了頭髮縮在被窩裡睡去。

他放輕了聲音,卻忽略了吹風機發出來的噪音,胡亂的吹了一通,頭髮半乾地用著毛巾把剩下的水分給擦乾。

關起吹風機後,車學沇在床上嗚吟一聲翻了個身,彷彿睡得不太安穩。

鄭澤運走向車學沇的床鋪旁,一看,又壓著心臟睡了。

拉開被子,他躦進了車學沇的被窩,把他的身子扳正;就跟著以往一樣,伸出左手充當枕頭給對方,然後讓對方靠著自己的胸口。

總不會忘記的,在額頭上落下一吻,以及一聲:「晚安。」

 

鄭澤運帶著口罩,喉嚨輕微搔癢地讓他覺得自己彷彿快感冒了,車學沇得知原來是鄭澤運沒有把頭髮吹乾而著涼了。

「是為了怕吵醒我所以不敢用吹風機太久對吧。」車學沇那雙水靈靈的大眼揪著鄭澤運看,彷彿這樣就可以套出話來。

鄭澤運很慶幸自己現在帶著口罩,因為車學沇總是看著他的眼神和嘴角就猜出他的心思。眼神可以掩蓋,但是嘴角可是無法掩蓋;所以只要他挪開了眼神車學沇就看不出他的心思。

「澤運啊。」

放輕音量的聲線拉回了他的視線,他只看到車學沇過近的臉龐模糊之後又清晰,以及嘴唇被撞擊了一下。

「謝謝你。」

之後是車學沇的笑容,以及紅透的耳朵讓他知道車學沇害羞了。

那是個隔著口罩的親吻。

看著替他圍起圍巾的車學沇,他啊果然很愛車學沇,而且會永遠都愛著車學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s.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